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鹿鼎记 > 小说正文 【0373 有点热情过头的吴二公子】
    毕竟在大义面前,个人是渺小的。

    至于赵金凤,韦宝觉得也不算辜负,毕竟还没有正式定亲。

    虽然口头契约也是契约,说过的话,泼出去的水。

    但真的无法两全其美的话,韦宝觉得可以试着跟赵克虎商量,看看是不是能让赵金凤做妾。

    让赵金凤做妾,似乎比让吴雪霞做妾的阻力小的多。

    韦宝和赵金凤接触的少,有好感归有好感,好感还没有大到非爱的死去活来不可。

    韦宝是相信一见钟情的,但又没有将一见钟情看的有多重,很矛盾的一个人。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毫无头绪。

    韦宝只能回家继续补觉。

    现在唯一让韦宝觉得舒服的地方,不是物质上的丰硕,除了不能上网玩游戏,没有海量的影视剧和小说看之外,韦宝在大明的物质生活已经全面超越现代无数倍了。

    让韦宝真正感觉舒服的,是自由,在韦家庄,现在即便是韦达康和黄滢,也不会干涉他的自由,真的是没人管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在现代,是韦宝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感觉。

    韦宝忽然觉得生命能得到自由,真的是一种享受。

    抽了根烟,迷迷糊糊睡到了中午,韦宝的精力便全都补回来了。

    韦家庄四特酒的确品质优良,事后不上头,没有后遗反应。

    “公子。”王秋雅在屋外轻声道。

    韦宝皱了皱眉头,他睡觉的时候,一般王秋雅是不来打断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进来。”

    王秋雅进屋:“吴公子来人催几遍了,让您中午去他那儿喝酒,我几次都把人打发回去,现在吴公子亲自来了,在外面等着。”

    韦宝一汗,不知道吴三辅又要干什么,昨我马上来,让他就在我们这边吃吧。”韦宝道。

    王秋雅称是,然后到门口让其他女秘书去照办,她则回来服侍韦宝简单洗漱一番。

    “你觉得吴公子这个人怎么样?”韦宝忽然问道。

    王秋雅微笑道:“挺好玩的一个人,就是似乎对公子有点热情过了头。”

    韦宝神采奕奕的到大厅去见吴三辅,笑道:“吴公子呀,你也不是很好酒,不用顿顿都喝吧?而且,你要喝酒,有的是人陪,不用每顿都找我吧?”

    “你当我真找你喝酒呀?是有事商量。”吴三辅便将吴雪霞拒绝婚事的事情,告诉了韦宝。

    韦宝脸上有点挂不住,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吴三辅安排的,不是他凑上去撩吴雪霞,但被人拒绝,总是不舒服:“三辅大哥呀,你这是给我找气受嘛,我本无意惹你妹子,你看看,我之前没有说错吧?吴雪霞不喜欢我,你非要将我们两个往一块凑。”

    韦宝在不舒服之余,还有些失落。

    虽然不确定吴雪霞对自己的感觉如何,但是韦宝一贯自我感觉不错,在现代虽然没有几次感情经历,但每次开头都是很顺遂的,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

    这才来古代几个月,已经被打两次枪了。

    之前王秋雅拒婚,现在又是吴雪霞拒绝。

    “韦老弟呀,你也别太灰心。”吴三辅道。

    “等等,三辅大哥,这话得改改,我灰心啥啊?我也没有要招惹你妹妹,咱们就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吧。”韦宝勉强笑道。

    “发生过就是发生过,怎么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吴三辅不乐意了,“兄弟,为了你这事,我也算卷进去了,现在若是你不向我家提亲,等于是你没有看上我妹子啊。”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吴雪霞不同意吗?是她没有看上我呀。”韦宝弄糊涂了。

    “那是我私下问她的,我估计她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吴三辅道:“除非是她亲口拒绝你,或者你向我家提亲,我家拒绝你,才算是把面子扳回来。”

    韦宝大汗:“三辅大哥,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吴雪霞要面子,你家要面子,合着我就不要面子了?我向你家提亲,然后被拒绝,不是给我整个韦家庄抹黑吗?以后我们还怎么抬起头做人?凭什么呀?”

    “若是不然,雪霞的性子,肯定受不了这种气,肯定要对我爹说,你不怕后果吗?”吴三辅板着脸道,“你就这么白白和我妹妹睡了一觉呀?”

    韦宝冤枉死了:“大哥,都是你的事情好吗?关我什么事?你别睡觉睡觉的,我可什么都没有做过,连怎么和吴雪霞睡在一起的都不知道。”

    “话是这么说,但若我爹真的知道了,我可不会承认的,我就说是你酒后乱性,非礼了我们家雪霞。”吴三辅道。

    韦宝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哥,你这太不仗义了吧?这不是诬陷我吗?我是那种人吗?”

    “那我能怎么办?我肯定被我爹打死的。还有,我总不能让外人知道,是我把妹妹送上你的床的吧?事情都是在你韦家庄出的,又是在你韦府,怎么说都是你的事。”吴三辅坚持道。

    “……”韦宝被吴三辅弄的彻底无语了。

    “你也不用烦恼,你不是就担心雪霞不喜欢你吗?你这样,你私下找雪霞告白一下,若是她亲口拒绝你,这事就算是抹过去了,她的面子也有了。你是私底下被拒绝的,你的脸也不会丢,怎么样?”吴三辅出主意道:“这总比直接上门提亲要好点吧?你总不会为难了吧?”

    韦宝想到忽然突兀的向吴雪霞告白,便觉得头皮发麻,摇头道:“不行不行,这种话,我说不出口!”

    “那你写个信?”吴三辅退而求其次道。

    “写信更不行!”韦宝直接拒绝:“留下文字东西,将来万一被人利用,一直拿这事说事,比我向吴家提亲被拒绝还烦人。”

    “那你说怎么办?”吴三辅皱了皱眉头:“啊,有了,你有爹娘呀,让你爹娘试探,把雪霞多留下两日。这样,一来你可以看看和我妹妹处着是不是真的不合适,二来,依着我妹妹的性子,即便你不表白,若是她觉着不适合,也会亲口拒绝你的!这事便算是过去了。”

    “那万一她觉得我还不错,答应了呢?”韦宝担心道。

    “你傻了吗?那不更好?雪霞答应了的话,你们就在一起啊,向我家提亲,合了八字之后,找个黄道吉日把喜事办了,皆大欢喜呀。”吴三辅乐呵呵道。

    韦宝捂着嘴巴陷入了思考,过来几秒才道:“她到底是怎么拒绝的啊?”

    “她也没有明着说啥,反正女孩子脸皮薄,不可能直接点头的嘛,这种事情,我一个人起劲有啥用?你要努力呀。”吴三辅避重就轻道。

    “……”韦宝脑门掠过三道黑线,我努力?关我什么事?你这纯属是给我没事找事!

    “就算私底下被我妹妹拒绝了也不丢人。你这样,你想个借口,留我妹子两三辅大哥,你这脑子,但凡用点到科举上,只怕状元也考下来了吧?或者用在官场上,商道上,你成你的事呢!对了,看看你家有没有人过寿,邀请雪霞,这样将雪霞留个两三日,便不成问题了。”

    韦宝扁扁嘴巴:“我,我的寿辰过了,我爹娘的寿辰还没到,我家没人过寿。”

    “让你爹或者你娘,哪个人提前过一次,看看谁的寿辰离得近。”吴三辅道:“这事不必太较真,又不是什么大寿整寿,寻常小生辰,最关键是给我妹子一个留下的借口,她不会计较的。”

    “没有这样的,寿辰还能提前或者是延后?”韦宝道:“不如你过寿吧。”

    “可以啊,我过寿就我过寿!”吴三辅高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我的寿辰正好快到了,提前一个月过也合适。就说你爹娘非要留我在韦家庄过寿,也顺便硬留我妹妹。”

    韦宝抓了抓脖子:“这样也可以?”

    “可以可以,快让人摆酒宴,我随便吃一些,然后回去帮你跟我妹子说。”吴三辅笑着拍了拍韦宝的肩膀。

    “三辅大哥,知道你最该做什么行业吗?”韦宝问道。

    “什么行业?”

    “你该做媒婆,有你这股子劲儿,和这头脑,不做媒婆可惜了。”韦宝笑道。

    “你小子。”吴三辅不但不怒,反而哈哈大笑,“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我是男的啊,而且我家不缺银子,有谁能请得起我做媒?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个便宜是你塞给我的,我真没有想占!况且你妹子九成九要拒绝。”韦宝淡然道。

    其实正因为猜到吴雪霞会拒绝自己,韦宝才愿意配合吴三辅接着玩下去,也免得像吴三辅说的,吴雪霞带着不悦的情绪回山海关,这事情早晚败露,到时候会牵连吴三辅。

    私底下被吴雪霞拒绝,韦宝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人家只是15岁的少女,好男不跟女斗嘛,不用和女孩子太计较。

    两个人计议周祥,喝酒吃饭之后,便分头行事。

    韦宝将情况对韦达康和黄滢说了,二人虽然还有些糊涂,搞不懂状况,却愿意配合演出,觉得不能让吴大小姐受气,都觉得吴三辅说的有道理,不管成与不成,对韦宝都是好的。

    若是能成,与吴家攀上亲戚,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若是不成,是她吴大小姐自己不要的,也再没有办法怪韦宝,况且是私底下的事,并不宣之于众,不会让韦宝失面子。

    因为之前韦达康和黄滢已经对赵克虎试探过一次了,对这种事轻车熟路,这回只是将对象换了,从赵克虎换成吴雪霞,对方是个小姑娘,应该更容易,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麻烦的是吴三辅这边,好说歹说,吴雪霞硬要走。

    “雪霞,哥对你怎么样?你不帮哥过生辰吗?”吴三辅道:“再说,这不是我请你,是韦宝爹娘请你呀。”

    “二哥,你别再这么将我和韦宝一块凑合了好不好?人家爹娘真的要给你过生辰,还要请我一起吗?”吴雪霞怀疑的侧目:“人家是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过生辰的?况且你的生辰不是还差一个月的吗?”

    “这能有假吗?今,韦公子人家就很上心了,非要给我过生辰。后来他爹娘知道了,都说怎么怎么喜欢你,一定要将你留下来。”吴三辅巧舌如簧道。

    “他爹娘喜欢我?”吴雪霞粉脸羞红。

    “是啊,想必韦公子平日里没有少说你的好话吧?爱屋及乌嘛,儿子喜欢的人,爹娘怎么可能不喜欢?就像你喜欢的人,咱们爹娘也一定会喜欢的。”吴三辅笑道。

    “哥,这些话都是你编出来的吧?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韦宝跟你说的这样?他对谁都有说有笑,唯独每回惹我生气。”吴雪霞翻个白眼。

    “妹子啊,这你就不懂了,哥是过来人,你们这些小男孩小女孩都这样,越是喜欢,就越失措,惹你生气,还不就是为了引起你注意吗?”吴三辅笑眯眯的一副情感专家模样。

    凡事经不住人时常说,反复说,吴雪霞被吴三辅‘苦口婆心’的连番洗脑,也觉得韦宝似乎真的对自己也还行,再说人家爹娘都出面了,就这么走的话,似乎有些不好,只得道:“那你生辰要过几日?”

    “三日!”吴三辅大喜:“今要请你上他们大房吃饭,另外,吃完饭,韦公子还安排了新奇玩意给你看呢。”

    “什么新奇玩意?”吴雪霞成功的被勾起了慾望,到底是小女孩心性,还是好玩贪玩的年纪:“该不会又是听戏吧?山海关也能听,永平府也能听,我什么戏没听过?”

    “绝不是听戏,具体啥玩意,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听戏。”吴三辅呵呵一笑:“反正到晚上你就知道了。韦公子对你还是很有心的,哥要是女孩子,都愿意跟韦公子在一起。”

    吴雪霞做个反胃的表情,“那你跟他在一起吧!呵呵。”

    晚上未至,了其中的关键,范晓琳、徐蕊和王秋雅才知道原来是在做戏,事情的源头是吴二公子撮合,现在是要让吴大小姐将面子圆回去。

    所以三女都在暗暗想着,该如何下点软钉子给吴雪霞,既不能得罪吴雪霞,又能让吴雪霞知道,当韦家的儿媳妇,其实挺不好当的,是没啥意思的。

    吴雪霞很有礼貌的对韦母以婶子相称呼。

    乐得韦母瞬间打消了之前对吴大小姐的顾虑,觉得豪门千金也不像是想象中那么难相处,笑着点头答应:“到底是大家闺秀,到一起去,黄滢偶尔也揷话。

    韦宝与吴雪霞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两个人时不时的互相看一眼,颇有点小嗳昧气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三辅笑道:“小宝啊,你陪雪霞四处转转吧?吃完晚饭,这么好的韦宝有啥新奇花样吗?”吴雪霞道。

    韦宝一汗,吴雪霞以前虽然也总是和自己闹别扭,但不管人前还是人后,一般都称呼自己韦公子,这在韦宝印象中,好像还是吴雪霞对自己直呼其名的吧?

    似乎吴三辅对自己的称呼也变了,本来不是韦公子便是韦兄弟,韦老弟啥的,现在直接变小宝了。

    韦宝对于这种变化,心里还是挺受用的,人都喜欢别人亲近自己,不管对那人观感如何,别人亲近自己,总是会让心里暖暖的,亲情,爱情,友情,这是人活着的三样重要人际关系,缺失了的话,人的生活便失去色彩。

    现代,绝大部分人都缺失了友情,很多少年朋友,在工作之后,便疏远了。

    工作后在社会上认识的朋友,也无法再像当初的少年朋友一样友情纯洁。

    “对呀,小宝,你不是有新奇花样吗?”吴三辅说着,对韦宝挤了挤眼儿。

    韦宝一汗,开始是跟吴三辅说了弄点新花样吸引吴雪霞的,但只是随口说说,他并没有当回事,自然也没有想好。

    有了!

    韦宝忽然想起来,军工署正在研发无烟火葯,不管有没有成功,用在放烟花上,肯定效果不错。

    “小宝,啥花样?我们也去看看,等会我叫上你老疙瘩大伯和志辉叔一起。”韦达康也感兴趣问道。

    韦宝笑道:“等会你们就知道了。”说罢起身,对王秋雅耳语几句,让她叫人到统计署去取来制作烟花的一应器具,把邓大梁和邓二鲜也喊来。

    王秋雅答应着起身。

    韦宝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一定要带一根长铁管,没有铁管,铜管也行。”

    “是。”王秋雅答应着离开。

    “小宝,啥玩意?”吴三辅笑眯眯问道:“还要铁管啊?”

    “等会就知道了。”韦宝微微一笑,有点担心,怕自己弄不出来。

    也不是怕弄不出来,是怕弄得不好看。

    韦宝知道军工署的人大部分会制作爆竹,烟花和爆竹的结构类似,其结构都包含黑火药和药引。

    如果做的跟爆竹差不多,就没啥意思了。

    为了达到好的表演效果,焰火和礼花弹中填充了大量用于发射以及爆炸的火药,一个直径为20厘米的礼花弹在发射后,要上升到大概200米的高空才会爆炸,而这些星星点点覆盖的半径大约可以有80米左右。

    制作烟花的过程中还加入一些发光剂和发色剂能够使烟花放出五彩缤纷的颜色。

    发光剂是金属镁或金属铝的粉末。当这些金属燃烧时,会发出白炽的强光。发色剂其实只不过是一些金属化合物。

    军工署已经有这两种物质的粉末,韦宝刚才也记得让王秋雅叫人送来了。

    金属化合物含有金属离子。当这些金属离子与氧分子发生剧烈反应时,会看到化合物燃烧发放出独特的火焰颜色。

    点燃烟花后,类似以上提到的化学反应引发爆炸,而爆炸过程中所释放出来的能量,绝大部分转化成光能呈现出来。

    制作烟花的过程中加入一些发光剂和发色剂能够使烟花放出五彩缤纷的颜色。

    烟花便是利用金属的这种特性制成的。制作烟花的人经过巧妙的排列,决定燃烧的先后次序。这样,烟花引爆后,便能在漆黑的天空中绽放出鲜艳夺目、五彩缤纷的图案,这就是中学常讲的焰色反应。

    不同种类的金属化合物在燃烧时,会发放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氯化钠和硫酸钠都属于钠的化合物,他们在燃烧时便会发出金黄色火焰。

    同样道理,硝酸钙和碳酸钙在燃烧时会发出砖红色火焰。

    在化学科,常常会运用以上结果来测试物质中所含的金属。

    邓大梁和邓二鲜来的速度很快,不管有多重要的工作正在进行,总裁召唤便是最重要的事情,天大的事也得先放一放。

    吴雪霞似乎与韦母很投缘,乖巧的挽着黄滢的手臂:“婶子,那我们一块儿去看吧。”

    黄滢乐的合不拢嘴,在吴雪霞粉嫩柔软的小手上轻轻地摸了一下:“你们年轻人去看吧,我不太爱闹腾。”

    “很闹腾吗?”吴雪霞问韦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