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海贼之母巢秩序 > 小说正文 第18章 带毒的鱼饵不吃也得吃(第三更)
    走道里的空气有些阴冷,人影贴着墙边慢慢地往里走,墙边贴靠着有些薄薄的灰尘,应该是有阵子没有人居住过。

    “屋子里没人!”人影心中确认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上楼开始,就觉得心里莫名的发寒,总觉得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

    走进一间屋子,伸手在门口的开关摸索了一下,按下去,灯光打开,老旧的瓦斯灯泡发出“滋啦”的声音,淡弱的黄光照耀着能够看见屋子的墙角处是一张铺展被褥的铁板床,他走过去,低头朝床底下看。

    里面是几个灰色的麻布袋子,还有两个木箱子,他伸手抽拖出来,发现还挺沉。

    蹲下身子,解开麻袋上的拴着的绳子,里面的物件就自己掉落在地上发出“嘎嘣”的声音,是一个银质的茶壶,他吞咽了一口吐沫继续朝袋子里看去,里面全都是金银质地的各种金属或者物件。

    “嘶……”

    他双眼一瞬间的失神,有些呆滞的盯着手中的袋子,忽然觉得脊背莫名的涌起一股寒意,他抬头正前方的积灰的窗户上倒映出自己的面孔,在他的面孔后面重叠着一个无声的黑影。

    “有人在背后!”

    头皮瞬间发麻,人影猛然扭头朝后面看去,“哧啦”骨骼和肌肉碎裂被搅碎的声音,他惊骇的发现一截狰狞的骨椎从地面诡异的上钩,径直刺穿自己的喉咙,从背后穿透出去猩红刺目。

    “啊呜……”

    身体被笔直的提起来,背面的窗户上安静的反射着这一幕,尾钩收缩回弹,殷红的鲜血泼洒在窗面上。

    …………………………………………………………………………………………………………

    “斗争路线的错误!”

    斯坦克口中下意识的重复着这句话,并不十分理解这几个词汇串联在一起的深意,但是,他心中仿佛隐约明白了亚尔林的意思。

    “没错,正面去跟海军153支部硬碰硬你们毫无胜算,但是,稍微转个弯就未必没有机会了。”亚尔林说了那么多,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他身子稍稍朝前倾,半截身子都提起来压迫在桌子上,这在谈判学上是十分具有侵略性的肢体动作,表示一方企图完全主导接下来的谈话形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任何坚固的堡垒都会被从内部攻破。”

    斯坦克瞳孔猛然收缩,不待他错愕,亚尔林就语速飞快的衔接上:“在外部和海军153支部抗争无异于螳臂当车,但是,如果你们进入了它的内部呢,甚至你们成为了它的一部分,你们兄弟会本身就成为了海军153支部的一部分呢?”

    斯坦克内心震撼,只觉得亚尔林接下来口中的每一个字都听得他心惊肉跳。

    “让兄弟会的成员一部分成员加入到海军中,一步步从内部蚕食掉海军的权力,最后悄然的完成权力的清洗,甚至达到和蒙卡上校分庭抗礼的地步,到那个时候,谢尔兹镇当然还是海军153支部的,但是不就同样也回到了你们自己手中。”

    斯坦克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匪夷所思的念头,但是…….对方说的似乎不无道理,就像是在黑暗中绝望的等死的时候,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他本能的就想要去抓住,尽管他现在还无法意识到那光芒背后可能是一柄照亮黑暗的火把,也可能是焚烧炙烤整片大地的太阳。

    信息量有些大,斯坦克瞪大眼睛盯着亚尔林,企图看穿对方的目的,他脑海中快速的运转思索,他本能的觉察到背后隐藏的巨大危险,然而,这个念头却像是在一刹那就在他的心里扎根发芽,根本不受他的主观控制。

    他看着面前表情恢复淡然冷漠的海军,突然觉得对方就坐在桌子的对面,距离自己不过5米,但是却好像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暗的迷雾中,让人根本难以看清他的真正面目,却仿佛一条毒蛇阴险而精准的攫住自己的灵魂,挥之不掉。

    是的,从一开始,让这个海军踏入这个房间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斯坦克看似掌握着主动权,但是实际上,所有的权力就已经悄然转移给了对面,而他本人则变成了一名听众,而最可怕的是,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选择,因为,谁知道那个忽然某话的海军会不会就是在指代对方自己。

    这也许就是对方隐晦的暗示威胁!

    不,不是也许,根本就是对方明目张胆的威胁!

    “首领,不能加入海军啊,这些海军没有好东西,这肯定是海军的阴谋。”花格子衬衫男人眼中充斥着血丝,他看着陷入沉默的斯坦克,心中无比着急,他忽然嘶吼一声,“你休想欺骗首领,我杀了你!”

    锋利的匕首凶狠的朝着亚尔林的脖颈刺去,冷冽的恶风让他前面被割破的伤口隐隐作痛,亚尔林侧转身,提膝,抬手,五指绷直如同毒蛇的獠牙,钳住对方的手腕,下拉对住膝盖狠狠砸去。

    咯嘣!

    凄厉的惨叫,匕首掉落在地上,被亚尔林落下的脚掌踩住,花格子衬衫男人半跪在他脚边口中发出嚎叫,他的整个右手腕从中间拗断,血淋淋的骨头劈折成九十度刺穿皮肉,森森的暴露在空气中。

    门口,一众兄弟会的成员闻声杀气腾腾的冲进来,有靠的最近的举刀就要朝亚尔林杀去。

    “都住手!”

    斯坦克怒吼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亚尔林旁边,蹲下身子看了一下花格子衬衫男的惨状,对方这条手腕算是彻底报废了,就算找人接上骨头,也是个残废,他有点恼怒的看着亚尔林道:“你出手太狠毒了!”

    “不,这是仁慈!”亚尔林冷笑一声,毫无惧色的盯着斯坦克,淡淡道:“否则你现在得到的就是一具尸体。”

    斯坦克压下心头的怒意,毕竟从情理上来讲亚尔林只是正当自卫,他挥挥手,旁边的兄弟会成员狠狠的瞪了亚尔林一眼,就将人抬出去。

    亚尔林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房间里重新恢复安静,斯坦克走到门口将门慢慢的合拢,然后看向亚尔林,一字一顿道:“我不相信你是出于好心才来帮助我们兄弟会的,你这么做,自己又能得到什么?”

    亚尔林知道至此斯坦克已经咬住鱼饵,他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反问道:“你说呢?”

    “你…..你想要取代蒙卡上校的位置!”斯坦克死死的盯着亚尔林,像是在盯着一个疯子颤声道:“你是想利用我们兄弟会来帮助你达成自己的目的,最后掌控整个海军153支部,我怎么敢相信你?”

    “第一这就是互利惠惠的交易,我想要取代蒙卡上校,而你同样也有机会蚕食了海军153支部,最后不过是各凭本事;第二你根本没得选,就算是带毒的鱼饵,你也得先吞下去;第三,也就是最后一点,我和蒙卡不一样,我的眼光可不是一个小小的谢尔兹镇能够局限的,这块小镇便是送给你又有何妨!”亚尔林伸出三根手指,眼神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