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仙枝 > 小说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古怪蚕茧
    ……

    邬小毕缓缓闭上了眼。她真的没办法再出价了,四万灵石已是极限,更别说现在价格飙升到五万。她不可能为了三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把自己往后的修真之路都搭上,灵石必须留着竞拍残诀!

    三个女修见此,已明了。

    “姐,怎么办?”其中一女惊慌道。

    一直站在最前面的女修并未回应妹妹的话,而是仰着头,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她虽双手被覆,但脚上依然可以行动。只见她微微朝前迈出一步,朝着邬小毕的方向深深鞠了一个躬。

    三女鼎炉的拍卖过程一波三折,但最后的结果,却并无意外,三个貌美女修依旧落入了猥琐胖子之手。

    五万灵石买仨鼎炉?便是纯阴之体的鼎炉也就这个价吧!众人纯粹当做一场笑话来看。

    拍卖师之后又陆续推出了几件拍品,有拳头大小的法宝材料千岁寒铁,有能提升结丹几率的段金丹……现场的气氛一浪高过一浪,最后这几样东西才是真正的宝物,金丹期的修士也纷纷从假寐中醒来,参与到竞争当中。

    “请诸位静一静,接下来,将请出本场拍卖会,第一环节的最后一件拍品。”

    说着,他便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玉盒。

    “这是一本功法残诀,乃是从一支南上的商行手里收购,据说,是得自一古修遗墓。残诀并不完整,但缺失的部分不多,至少能修炼到金丹后期。而根据我城鉴定大师团的鉴定。这本残诀功法的年代十分悠久,有可能是太古之物。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并不能作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残诀至少是一本上古时期的功法……”

    闻言,邬小毕心潮澎湃。五灵仙诀乃是太古遗卷,里面的文字皆是太古文,所以那些鉴定师看不出来也是正常事。

    “现在,我便把功法残诀展现给诸位观看。一刻钟后,开始竞拍。”

    说完,他就取出一方宝镜,镜面对着残卷一照。半空中即刻出现一片巨大影像。正是那残卷模样。

    残卷被轻轻翻开,一页、两页、三页……仅仅翻了五页后,空中的影像便缓缓消失。

    若台上有人认得此功法,那么便是只翻一页也足够了。邬小毕得了仙石传承,对太古的文字了如指掌。遂这残卷一翻开,她便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五灵仙诀。不过是一本用太古文字撰写的上古功法而已。

    邬小毕有些失望,盼了这么久,倒头来还是一场空!

    邬小毕没有参与残诀的竞拍。不过,这并不妨碍残诀的价格飙升,从一开始的五千灵石,一路飙升到十五万。最终被一金丹初期的修士拍走。

    要知道。并不是人人都像邬小毕一样拥有太古功法,所以,便是一本上古的功法。那也是难能可贵的。

    上半场的拍卖会已经结束,换了个拍卖师后。下半场继续进行。

    下半场推出的拍品全是修士寄卖之物,由拍卖会代为主持拍卖。所以说。下半场出现的拍品虽种类繁多,但质量却良莠不齐,东西买得值不值、好不好,全凭买家自己判断,拍卖场概不负责。

    下半场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仅仅拍出了几件东西,其他的拍品大都流拍。倒不是说所有东西都没人看得上,只是这第二环节与第一环节略微有不同,有些拍品是不换灵石的,而是要换一些指定的物品。

    “下面要请出的这几件拍品,来头可不小~”说着,拍卖师猛然掀开红布,露出了拍卖台上的三件东西。

    分别是一枚拳头大的蚕茧,一块旧色玉简以及一张长长画卷。

    三样东西均没有一丝宝光与灵气,众人看得不知所以然,纷纷皱眉。

    “在介绍这三件拍品前,请允许我提起一位古修士——‘百虫尊者’。”

    拍卖师的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一片哗然。百虫尊者?莫非台上那三样东西与百虫尊者有关?!

    邬小毕亦是眼露惊讶。这百虫尊者乃是万年前的元婴修士,擅长御兽驱虫之术,手中有三大金丹后期妖兽、十万吮骨飞蝗灵虫。尤其是其法宝“控虫笛”,威力惊人,能反控他人之灵虫。传闻他乃兽坐下,没听明白么?!”

    那群筑基修士咬咬牙,俯首应道:“是。”

    闻言,兽那“百虫谱”的名气最大,可除了兽回来,百虫尊者乃是万年前的修士,便是遗留下什么仙品灵种也早就孵化出来了。到现在还未孵化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物。不过,现场之人也仅唏嘘了几声,便作罢。毕竟谁也没对那蚕茧寄予太大希望,倒是那枚“控虫术”的玉简,引人馋涎。

    可邬小毕心底总觉得有丝不对劲,若只是一个死胎,那百虫尊者为何还留着呢?人家可是元婴后期的大能。什么灵虫没见过啊。

    邬小毕心下暗念口诀,眼中闪过五色灵光。

    “嘶~~”她不由倒吸一口气,竟在那蚕茧内捕捉到了一丝生命的气息,虽说那股气息十分微弱。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但那蚕茧确实是活的!

    也不知里面孕育了什么东西,竟能活万年之久……邬小毕不动声色地收回眼。

    拍卖师没有再多言什么。直接宣布竞拍的开始。事实上,也不需要他再进行渲染和夸耀了。单就一枚“控虫术”的玉简已足引众人痴狂。

    寄卖之人的要求很简单。谁能拿出二品以上的火属性灵物或者是土属性灵物,这三件物品便归他所有。

    二品是个笼统的称呼。泛指筑基期能用上的灵物。

    现场许多修士加入到了竞拍当中。

    “二品低阶矿材火纹晶,十三斤。”

    “二品中阶灵草焰阳花,六株!”

    “高阶法器流星火锤一对,外加淬体专用二品灵液‘溶地浆’五瓶。”

    ……

    参与竞拍的,几乎都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毕竟上述的那些灵物都不是随便能找到的,没有一些底蕴和积累的修士是拿不出来的。

    不仅筑基期修士在开价,便是金丹期的修士也有几人参与其中。

    这时,一个金丹后期的魁梧大汉喊道:“他奶奶的,看看俺这货值不值钱?!”说着,他挖了挖鼻孔,手指在衣衫上擦两下,这才有空摸出两件东西,大咧咧地扔在地上。

    那是一对七阶土驹兽的利爪,和一块胸骨。

    七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金丹修士,其利爪和胸骨便当得两件三品灵物。这价码,已是所有人里最高的了。

    闻言,那些还欲竞价的修士纷纷闭上了嘴巴。三品灵物,很少有人拿得出来。

    在看台的另一边,那群兽那‘土衍火芝’,便是难得的火土双属性灵草,一株灵草的价值就不下于两位金丹修士拿出的宝物。何况人家还拿出了一枚罕见的三翅菱头蛇蛋,从血脉纯度来讲,三翅菱头蛇可要比爆炎鼠要高级许多。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仅是一枚还未孵化的蛇蛋,两者的可比性不大。

    这下可热闹了。两个金丹修士,一个筑基女修,三人都拿出了价值不菲的灵物。所以这露台上的宝贝,最终归属谁人,还真不好说。

    众人纷纷把目光转向了拍卖师。

    拍卖师脸上闪过为难与挣扎……忽然,他面色喜色,闭上眼静立在一旁。

    看那模样,是在与人传音。

    过了片刻,拍卖师睁开了眼,笑道:“恭喜这位道友,这三件拍品属于你了。”

    他拱手作揖的方向,正对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