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异蝶碎雨剑 > 小说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匿愤威怒 冤家宜解
    二人这般一轮抢白单打,存心便要在昭宜公主顾欣莹跟前,好要挫挫阴阳二老的锐气。孤阴子为人,素来便已自负得紧,听了这话,怎叫他能沉得住气,当下勃然大怒,手中双头桨在地上猛地一桩,登时石屑纷飞,地上给捅了个大窟窿。

    顾欣莹看见孤阴子的举动,显然大有动手之意。她向来精明,目下审时度势,也深知大慧上人和水灵儿等人的武功,势必要力压孤阴子,此刻若光凭武力解决,实是掏不了好处,当下向孤阴子道:“你不用气恼,不妨先听听这位姑娘提出的条件。”

    胡鹏飞心里却大大不自在,心想:“看目下环境,正是一举消灭他们的好时机,还跟他们谈什么条件?”但他虽心有不忿,却碍于是大慧上人和水灵儿为他们撑开的场面,若非此些人突然出现相助,恐怕铁刀会已冰消瓦解,荡然无存。胡鹏飞只得怒目大瞪,含怒不言。

    方嫄虽江湖经验不足,然人却聪明万分,她在旁看见胡鹏飞的目光,便知他心中所想,便挨至他身旁,低声说道:“胡门主,水姑娘此举必有用意。现在是易如翻掌,只要你们把过,今晚之事,实与本公主无关。而水神帮和南山派结集图谋不轨,意图攻击四湖别庄,本公主也不想再追究。水姑娘想为他们求情,似乎是找错对象了,要问便问涟王府衙的众人吧。」

    水灵儿笑道:「公主由始至终。便把事情卸得乾净利落,便如局外人一般,妹妹我早便当公主你不存在了。而我刚才这番说话,说的是『你们』,却没有指名道姓,自当然不是和公主说了,又何来找错对象之言。」

    顾欣莹知他存心和自己斗嘴,听了也不气恼,只是嘴绽一笑。淡然而过。

    孤阴子听见顾欣莹的说话,自是明白她的心意,旋即高声怒喝:「好呀,我便要你看看。咱们涟王府是否受人要胁的。」接着朗声喝道:「把他们两夥人都劈了。」

    此话一出,骤听船上响起一阵钢刀出鞘之声,水灵儿斜眼望去,见每艘船上的血燕门杀手。齐抽出刀刃,正欲向船上人质动手。他乍见之下,心下猛然一惊。没想到涟王府行事如此狠辣,虽身处不利之地,也绝不妥协,大有死而后已之风。水灵儿当即娇喝一声:「王爷的性命,你们可不要了么?」

    孤阴子和涟王府众人听见,霎时一愕,抬起的兵刃全然停住,一时不感妄动。尤其是孤阴子,当时他气在头上,早把那王爷置之脑后,现忽闻水灵儿此言,立时觉醒,当即把手一举,先示意众人暂时停手,戟指骂道:「你若敢碰王爷一根头毛,便是老夫不和你算帐,当今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任你武功盖世,也难敌千军万马,势把你们粉身碎骨。」

    水灵儿心里自知利弊所在,然而却轻描淡写道:「姑娘我草芥一个,便是身死,如同蚁蛭,不比王爷万金之躯。我就是先将王爷杀了,那又如何,到时皇上就算把我千刀万剐,王爷也不会死而复生,我可说得对么?」

    顾欣莹和孤阴子便是明白这个原因,才不敢挥军直攻方家庄。而水灵儿每当重要关头,总是搬出这杀手,给他制得贴贴服服,一筹莫展。二人每次想到此处,总气得咬牙切齿,气恨难平。

    孤阴子眼看今晚大事将成,把这三夥人一古脑儿全解决掉,岂料水灵儿等人骤然出现,横加阻挠,致功败垂成,心下自有不甘,不由怒道:「这小蹄子你不可得寸进尺,这两夥人聚党营私,夜图不轨,欺君罔上,你要我释放他们,当真是笑话,你若有本事,便过来抢他们回来,本座倒要看看你可有这个能耐。」

    水灵儿心想:「他倘若执拗不放,确也奈何他们不得,若然硬攻硬抢,实难保这人质的性命安全,但如此拖磨下去,终究不是一个辨法,这教我怎生是好!」到了这刻,她一时确实想不出妥善的法子。而大慧上人与胡鹏飞等人,也心有同感,如此没完没了的拖拉着,实不是办法。

    顾欣莹也觉局面渐僵,稍一寻思,遂微微笑道:「瞧来到了此地步,我这个局外人,也该居中说句话了。」

    便再水灵儿正感烦难之际,乍听她的说话,便知已有转机,当下道:「妳且说出来听听,只要妳能应承放了我的朋友,妹妹我或可让开一步。」

    顾欣莹道:「看来这位姑娘今日心意己决,是非要救这两夥人不可了,是么?」

    水灵儿道:「没错,阴阳二老蠹害江湖,滥杀无辜,我等岂能袖手不理,今日便是与妳紏缠到底,我也要救出我这夥朋友。」水灵儿说得斩钉截铁,三家门众听见,顿皆感激,连随高声附和。

    顾欣莹嫣然一笑:“姑娘你果有起死人,肉白骨之志,若蔓买人心这一招,本公主还要多多向你学习下。”

    水灵儿笑而不答,顾欣莹又道:「既然姑娘你如此坚决,那么,今晚也就算了!谁要吃亏倒霉还真不一定!呵呵」

    孤阴子自听见顾欣莹的说话,心知公主此举,心里必定另有计较,想道:「这水灵官武功极高,实是一个人材,莫非公主想把她也收买过来?倘若真的能把她能留下来,再加以厚利引诱,或许能让她动心投效,确增添咱们不少实力。要是她不肯,到时有金灵官和土灵官联合剷除她,这又有何难。更何况,现在金灵官和土灵官估计现在已经得手了,虫小蝶也落在了我们手中,这晚这一番,也不必要大动干戈!且休且止算了!」

    顾欣莹之所以要放走他们,一来便是如孤阴子所想,立意要名利双诱,把她纳为己用。二来却是她已经埋下后手,有土灵官和金灵官坐镇!再想,眼前这三个帮派,若与水灵儿和虫小蝶相比,实有泥云之别,他们的生死,可说是无关痛痒,若要剷除这三夥人,打后的机会多得很。

    而对应众人皆是一愣,水灵儿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反覆思量之后,脸上不露形迹,眉头略为一轩,说道:「公主宽恕百多人的性命,瞧来,是百姓之福!水灵儿也只好谢谢公主了。」

    顾欣莹满意地颔首道:「无妨!本公主也佩服姑娘是个能人,咱们便在此作别了。」话后便向孤阴子做了个眼色。孤阴子当下铁桨一挥,船上数十个杀手看见,立时还刀入鞘,纷纷离开船只,跳上渡头来。

    顾欣莹朝她微微一笑,再不言语,便领着涟王府众人走向大船。水灵儿站在渡头,目送她们开船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