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归向 > 小说正文 13.6 焦虑的太云,兴冲冲的苏鴷,痴顽的蓬加
    电气历662年12月21日。

    镐都,北陵宫内殿。太云二十七席的公卿大夫聚集在御前,现在御前议案讨论的是轻钧修闵带回来的信息。

    站在轻钧家族自身的利益考虑,这个信息轻钧修闵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带回来的。但情报隐瞒也是万万不可的。这涉及到的利益太广,一时欺瞒,日后事发,轻钧修闵必然万劫不复

    轻钧修闵在返回后,被太云皇帝召入秘见询问了足足四个小时。秘见结束后皇帝连夜召帝国公卿入殿召开了这个会议

    在案桌上,皇帝将资料传到了每一个人面前的显影屏幕上。

    一位位公卿看到,融家在东海站稳脚跟同时掌握了一种延长法脉寿命的技术后,大惊。

    “不可能”,在案桌前,一位将军恍惚地站起来。而在说这句不可能的时候,语气是难以置信和颤抖,他不是抗拒,而是不敢相信。

    “我也认为不可能的,陛下一定要遣人探其究竟。”贯薪(权玺)大声说道。

    胜昭看了看重臣:“如果这是真的,各位认为该如何?”

    他扬起黑锦长袖中的手,指向了大陆沿海地图一点,说道:“那里是帝国鞭长莫及之处。融家,融家,融家。”

    【此时皇帝陛下的语气颇有一番爱恨交加的复杂味道】

    几百年前,朝明深度插手了轻钧和枪焰之间恩怨,而今道:“明年,孤要我军再征伐塞西。”

    话题突然跳跃到了战争上,让在座的诸臣一时间没有转过来弯。

    而一些公卿皱了皱眉头,因为对塞西的征伐原本是定在六年后,现在骤然提前,国家很仓促。

    但是他们很快反应过来为什么要提前。因为蓬芝技术,已经给原计划带来一系列意外了。

    如果修闵带来的消息是真的,那么融家这个家族掀起的技术变革,将在短期内让河源东部各国上位职业的数量大增。

    对太云来说,现在必须要走这一步棋。

    太云诸多公卿现在都听说了。东海沙暴集团的主事人是赵氏弟子,所以在谈事情前,必须要先亮一亮筹码。

    【电气历663年1月4号,在翠屿港港口】

    没有了战争,苏鴷清闲下来,当然苏鴷不会让自己闲多久,一些“奇思妙想”很快驱动苏鴷继续忙碌起来。

    在七号实验基地内,电子工业生产基地中,一个个机械手正在有序的进行操作,偌大的工厂只有几位穿着白色机械服的工作人员在控制生产流程

    在玻璃隔着的控制平台上,融绝宕看着苏鴷抱过来设计图。

    这个设计图上,巨大太阳能光电帆板,锂电池储电系统,高精度镜头,以及耐宇宙辐射的电子芯片。当然外壳会被一层皱巴巴的金箔包裹着。

    融绝宕看了看这个设计图,又抬头看了看苏鴷。

    苏鴷继续灿烂微笑。,说道:“怎么样,我们一起搞一个嘛?”

    融绝宕吸了一口气说道:“很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若不是你提出来,我会丢到碎纸机中。因为这牵涉到的工业技术领域太多了,多得让我感觉到麻烦。”

    苏鴷递给融绝宕的计划书上,除了要建造硕大无比的火箭发射站,建造发射的基站,观察基站,当然,还有海上监测船。——融绝宕很委婉回绝苏鴷:“你这东西现在超出我们的工业能力。”

    苏鴷迅速点了点头,然后快速解释道:“是很麻烦,但是若太云那边答应和我们合作,我们充分利用你们融家在太云的人力,这个大计划还是能搞成的。”

    融绝宕听到这顿了顿后,然后捏了捏下巴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现在我们和太云合作,嗯,没错,如果我们和太云合作,太云不为我们提供一些便利,那么双方合作不稳定。”

    苏鴷看着融绝宕继续怂恿到:“对,而且一旦搞成了这太空卫星网络,我们占据最好的轨道频段,那么就能在几百年内,保证这项技术的霸权哦!”

    融绝宕这是放下报告书反问道:“你现在交计划书给赵宣檄了吗?”

    苏鴷一本正经点头:“对,我已经交了,现在他让我询问一下你,问你支持不支持。”

    融绝宕看着萌笑的苏鴷,眉宇中闪过一丝疑惑。

    在整个沙暴集团,谁不知道赵宣檄对苏鴷的信任,苏鴷要干的事情,赵宣檄很少有阻止的。而赵宣檄没有第一时间支持的事情,这其中,很可能是有……

    融绝宕脑袋中快速浮现出苏鴷前面的话。

    他心里恍然,遂看着苏鴷问道:“你刚刚是说,搞这些项目需要用太云地区的人力,那么,也自然是要派一个人过去组织。”

    苏鴷脸上僵硬了,‘被你发现了’的表情,左顾言它道:“那个,那个,我想到西边看看,顺便看看,你们西边的融家那边,还有没有可用的人才。”

    融绝宕一脸不为所动,盯着苏鴷眼睛问道:“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劝说赵宣檄,对吗?”

    不住点头的苏鴷,讨好的笑着说道:“你看,那个,我帮你家族,那么你帮我去跟赵宣檄说……”

    融绝宕按住苏鴷脑门,正手反手‘哗啦’,再看了看手上拿的纸质资料,冷峻道:“你让我好好想想,明。那个,明道:“对不起,总长大人,我家主人守心在室(类似于地球上出家,超脱红尘的意思),不愿见客人。”

    敫露珉脸上顿了顿,叹息说道:“也罢,请将这封信交给她。”

    半个小时后。

    孟虹的桌子前打开了这封信,而在孟虹对面是投影器,投影器上的是苏鴷,苏鴷这几道:“嗯,她劝你看开一点。不要纠结于先前的不愉快。”

    孟虹:“你是什么看法呢?”

    苏鴷温和的回应:“八年前我看得很开,面对叫骂,我都一笑而过,甚至很礼貌地感谢对方的照顾。但是我这样善,就真的可以被一而再再而三得寸进尺吗。面对不想见的人,我是完全可以斩断交流的。

    凭什么现在拿捏重大利益的我,还要陪着笑脸,放低身段,来获取他们对我‘心胸开阔’的评价。”

    孟虹笑了笑,半开玩笑道:“你呀,大大咧咧的,原来心里算得这么细,如果他们(蓬海公卿)不愿意低头,难道你们(沙暴)就这么一直下去吗?”

    苏鴷:“拖下去谁怕谁呢,难道,现如今,他们还能就此事打得起战争吗?”

    孟虹叹了一口气:“是啊,蓬海打不起战争了,你们现在随时可以从蓬海转移。而且很多的势力巴不得你们转移过去。该急的不是你们,是他们。”孟虹的语气中带着哀凉,意思是,你们要不顾一切闹下去,我该怎么办?

    苏鴷立刻察觉到了孟虹的脸色,立刻贴心说道:“姨,你放心,我们不想做绝,也不会做绝,就算是为了您,我也依旧会和蓬海继续打交道的,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必须给咱一个公正。你看,他们就这么对你。嘴脸可恶得紧。”苏鴷握了握拳头一幅气愤的样子。

    孟虹见此模样,展颜笑骂道:“好了,好了别做戏,为我也罢,为你自己年少出一口气也好。给我交个底吧,现在他们——田海已经被处理了,田旺也被拿下权利,你到底要怎样才满意呢。”

    苏鴷摆了摆手说道:“他们自己处理内部人事,与我何干?我没工夫关注他们家族内部的变化。得罪咱的人多了,我难道都要一个个名字来记吗?我记仇都是记一大片的,什么时候他们以官方身份,要正视曾经的历史问题,深刻反省自己的态度,合作才能进行。”

    孟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好了,好了,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说了。你个小滑头,尽给我找一些麻烦事。”

    苏鴷腼腆道:“那个,我不适合和蓬海上面的人打交道(扯皮),姨,一切都拜托你了。”

    【四个小时后,在蓝瓦白墙的蓬海总长官署】

    一脸疲惫的敫露珉看了数遍孟虹的来信,低声道:“原来,都记得,一条条都记得一清二楚,只是当时没机会,而现在有机会了。”

    有关苏鴷在田宅内和田家子们的恩怨,敫露珉是知道的,她并且还晓得,苏鴷当年在积累法脉的时候,敫露心(敫露珉的堂姐)在田家内宅中给过一些小鞋穿。

    而现在孟虹给敫露珉回信,更是提及了苏鴷少时被公卿弟子嘲笑的情况。

    是的,苏鴷遭遇了不公,敫露珉知道但是内心注定不会偏向苏鴷。

    故,敫露珉在看完了孟虹发来的消息,这位总长大人先入为主评判‘苏鴷现在在趁机报复’,遂皱眉不悦道:“(苏鴷)气量狭窄,岂能成就大事。”

    她提起笔回了一封信,递给孟虹。信上的内容,无外乎是,让孟虹下功夫,让苏鴷懂得怀念蓬海之恩,莫要忿忿成郁。

    数分钟后,孟虹拿着信件,脸上冷冷嗤笑,素手一抬,将这封不可理喻的信甩进壁炉。

    若是先前蓬海田宅未将事情做绝,孟虹会勉强能理解敫露珉的立场。

    而现在孟虹对着壁炉中已经化为灰烬的信,低语且逐渐切齿道:“何来的恩?我只是将他从寒山带回来罢了;何来的情?我只是你丢出去的弃子!”

    这女人的眼中,静若幽水的瞳孔中倒映着壁炉中跳跃的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