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星穹 > 小说正文 八五、张罗织网
    俞龙回到了国子监中。

    因为华宣的缘故,国子监此时人人自危,毕竟咸阳城可不是个藏得住秘密的地方,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国子监祭酒卷入了大宗正嬴迨与御史大夫晁冲之谋逆一案,偏偏华宣在国子监中又交游广博,若是朝廷兴大狱,恐怕半个国子监的师生都要被卷进去。

    俞龙的到来加重了这种恐慌,他们知道俞龙投军去了,现在却回到了国子监分明是因为大将军不信任俞龙,将他赶了回来。想必用不了多久,追索的小吏就会带着兵卒,前来掀翻国子监的宁静。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回来之后的俞龙没有忧心忡忡,而是立刻设宴,招待国子监中有名的几位大学生。

    这些都是士子领袖,别的不说,在舆论上是很有影响力的,甚至可以通过他们背后的力量,将某些声音传到朝堂上去。

    他们少不得会问俞龙,大将军对咸阳城中的变故有什么看法。

    俞龙的回应只有三个字:“很生气!”

    “难怪大将军生气,他正要与犬戎决战,身后的咸阳却出了这样的事情……”有人叹息道。

    “总觉得这些时日,咸阳城有些晦气,你们看,发生了多少事!”

    “正是,当真是多事之秋!”

    见众人议论,俞龙勉强笑了一下:“何只是这些时日,你们注意到没有,这半年来,灾异连连,,将这番话,剑指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尚未到说出来的时候。”俞龙见众人都不作声了,便自己说道:“诸位,只有一件事情,我们身为大秦士子,都必须要当心。”

    众人都看着他,俞龙缓缓道:“犬戎人已破三郡,如今直指河东、上党二郡,大将军领兵出征,大秦安危系于一身,若是身后再有什么异动,大将军如何还能专心应对犬戎?我,吴郡人,家在江南,犬戎人便是再厉害也打不到那里,可咱们的同窗之中,有多少人是河东、上党的,又有多少是被破的三郡子弟?”

    众人霍然惊觉。

    “故此,你有清河县主留下的联系方式么?”

    陈殇有些讪然:“其实是我偷听到的,若是给清河知晓,她定然要怪我,到时你可得替我分辨。”

    “快去就是。”赵和道。

    “那我怎么说?”

    “你对里只说,王道王夫子死了,有遗言要我转述与皇太后!”赵和道。

    “我还是觉得不靠谱。”陈殇嘟囔了一声。

    不过他还是上前,因为连续发生事端的缘故,如今长信宫的守备甚为森严,陈殇才一接近,顿时有兵卒前来喝止。

    这还是看他穿着羽林军服饰的缘故,多少有些客气,换了赵和去,只怕立刻要被叉起来。

    事情比赵和和陈殇想的要顺利。

    守卫们狐疑地打量了陈殇几眼,然后匆匆赶往长信宫内,没多久,便有一个宫女小跑出来,问了陈殇几句,然后再度匆匆路回宫里。

    再一次有人来,就是一位宦官了。

    宦官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他们引到了长信宫中的一处偏殿,二人跪坐在偏殿之中,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偏殿屏风之后有人说话。

    “王先生有何遗言?”

    赵和记得这个声音,就是那王夫子还只是间接死于公孙凉之手,罗运则完全是公孙凉害死,他隐居终南,与人无怨,与世无争,公孙凉这等恶毒之辈,却不知为何要加害于他,罗先生不愿连累无辜,自尽于荒林雪地之中,至今尚不曾入葬!”

    赵和握着拳头,双目圆眼:“罗先生死而不怨,可生者就能心不生怨么?”

    “大胆,大胆!”

    殿内的宦官脸色惨白,连声厉喝。几个武士闻声进来,要将赵和叉出去,赵和只是盯着那屏风,厉声叫道:“死者无怨,生者就真的不怨么?”

    他猛然想起当初罗运的那块手帕来。

    那块手帕的正面,落款是“我女赠郎”四字,当今皇太后乃曹猛之女,小名曹娥,而那个“娥”字拆开,可不就是“我女”?

    “我见过一块手帕!”赵和被拖到殿门时,便又大叫:“人生易老,好事多妨。一点情深,半壁斜阳!”

    “且住!”屏风后传来声音。

    武士停住了脚步,赵和振臂挣脱他们,揉了揉被弄疼的胳膊:“在那块手帕后面,有人就在这几年中写了一句,我记得很清楚,写的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死者无怨,生者也能无怨么?”

    他再次追问,这一次那屏风之后,终于传出了愤怒的喝声:“岂能无怨?”

    “既然生者有怨,为何要放任仇敌?看那恶人得意猖狂,善者却只能咬牙切齿,为了所谓的大局而忍气吞声?”

    屏风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有人道:“都退下去!”

    武士与宦官都退了下去,坐在一边脸色发白的陈殇东张西望,却被一个宫女指着他喝道:“你也退下去!”

    “啊……好,好!”

    陈殇乖乖出了大殿,出来之后一抹汗水,喃喃自语:“我只道我胆子大,可阿和的胆子比我至少大上十倍,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讲,什么事情都敢说……早知他会这样做,我绝对不陪他来!”

    大殿之中,只剩余赵和一人,还有隔着屏风的皇太后曹娥。

    “既然大将军、丞相与太尉都要以大局为重,你要哀家怎么做?”曹娥问道。

    “大将军是被迫无奈,唯有丞相与太尉想要维持这所谓的大局,既然他们讲究大局,那么我们就制造大局,让他们不得不行废立之事!”赵和回忆起《罗织经》中的内容,神情冷然。

    “哦?”

    “据闻长信宫中,有蚕神娘娘庙,乃皇太后为。”

    “还请娘娘恕我不敬,我有一友,精擅伪造字迹……”赵和道。

    晁冲之用伪造的书信来骗他上当,这件事情给了他灵感,伪造字迹这种本领,可不只是晁冲之有,萧由为吏,也精擅此事。

    “你的意思?”

    “我要请这位友人,潜入长信宫,于蚕神娘娘庙里以天子笔迹题诗,多有亵渎不敬之意!再请娘娘召天子至蚕神娘娘庙,将此事坐实!”赵和道:“一个不孝的天子,一个淫邪的天子……这样的罪名,是不是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