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逆推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逆推

    ()    随着大门吱呀关上  屋里亮起了油灯  南京城里的大爆炸损坏了电力设施  已经造成大面积的停电  油灯的光线虽然有限  但足可以看清人的脸  让人瞠目结舌的是  这两人竟然是蒋浩然和安娜

    原來  在蒋浩然的计划里  根本沒有打算让安娜涉险过江  毕竟在长江上不可测的因素太多  加上过江之后肯定会遭到rì军的围剿  就算能成功逃脱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  基地的战局如此紧张  他沒有时间消耗  所以  让李铁和苏灿文他们带着鬼子在山里转悠  等城内的戒严沒有那么严密  利用林珑的易容术化妆出城  越过rì军的江面封锁线  到武汉地界之后再让庄大栓安排船只接应  从长江水路直接返回湖南  当然  rì军所见到的金发女郎和“千面妖姬”都是林珑的杰作

    一进屋  安娜就咯咯咯地不停轻笑  点亮灯之后更是望着蒋浩然一脸yy媚眼如丝  蒋浩然见识过她的急sè  知道这个美国妞开始发情了  要换了平时他早提枪上马杀她个几进几出了  但今不太合适  虽然自己功成身退  但林珑马建辉和雪狼特战队好几百人还在前方浴血奋战  能不能逃出生还是个问題  沒那个心情  加上自己回來之后  林珑也肯定会赶回來  被她撞到了这香艳的场面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所以  一切还是老实点好  反正肉还在锅里  跑不了

    “屋里给你准备了衣服  进去换上  这一身湿漉漉的  别感冒了  ”蒋浩然从房间里拿出一套衣服  指了指房间对安娜着  尽量不去看她的脸

    安娜倒是乖巧  很听话地转身进屋  脸上却带着狡黠的笑容

    看安娜进屋  蒋浩然也卸下武器弹药  除去身上的湿衣裤  毕竟这黏黏糊糊的感觉也不太舒服

    蒋浩然正擦着身上的水渍  屋里突然传來安娜的惨叫声  撕心裂肺尖锐刺耳  就算这屋子因为有个隐秘出口  在隔音上做了一些处理  声音依然震撼人心  蒋浩然暗道不妙  只怕是地道已经暴露  鬼子摸进來了  也顾不上穿衣裤  抄起ak47就冲进房间

    屋子里陈设本來简单  只有一床一柜  一桌一椅  地道口在床底的青砖下  柜门大开  地道口无恙  可屋内居然空无一人  只把蒋浩然惊得汗毛倒竖

    突然  蒋浩然好像听到了什么  闪电般转身  手里的ak47直愣愣地瞄了上去  顿时石化

    只见安娜浑身赤果  一片雪白晃得人眼睛生疼  一双手什么部位不捂  单捂着嘴巴  看蒋浩然发现了她  一声嘤咛撒手就往蒋浩然身上扑

    饶是蒋浩然身怀绝世武功、阅人无数  这会也只剩下头脑一片空白  机械地垂下手臂  手里的ak47哐啷掉在地上也不自知  任由一具滚烫的身体入怀  不待自己有所反应  两片温热的红唇已经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快速游走起來

    “尼玛  这就是传中的逆推吗  ”蒋浩然内心狂呼

    就在他纠结于上呢  还是上呢  安娜的灵舌已经在他胸前一点疯狂吸允  甚至发出一阵兹兹声  酥麻震颤的感觉片刻席卷蒋浩然全身  腹一热  只觉下体之物一如钢锥而立

    但更让他受不了的还在后头  安娜柔软的舌尖在他的胸口一路滑下  自腹临空一顿  舌头马上俏皮地撩拨他的两颗宝珠  一阵轻含轻吐  再沿玉柱而上  一口淹沒他的狰狞之物  快速地抽动起來

    “啊”蒋浩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  似是舒爽到了极致  两手抱着安娜的头  臀部轻微摆动  迎合着安娜抽送

    屋里顿时弥漫着蒋浩然yín荡的呼声和节奏感强烈的噗兹声

    不多时  安娜突然起身  快速地将蒋浩然推坐在椅子上  撒开两腿笔直的长腿站在他的腰部  手下一阵摸索  找准了部位一坐而下  一曲鸾凤和鸣之音华丽奏响

    三之后  1基地

    偌大的指挥部人头攒动将星云集  但无一例外  肩膀上扛的都是少将军衔的基地各师长参谋长  在**里  师长基本上都是中将  蒋浩然在中将的位置上坐着  这些人自然也沒有办法升上去  但沒有人在意这个  怎样快意恩仇才是他们更关心的事情

    算上今  蒋浩然离开基地已经是第九了  rì军不遗余力地进攻  **按照蒋浩然的部署“节节溃退”  到昨  浏阳和醴陵已经相继失守  基地的各路人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薛岳的部队也已经退守长沙一线  防止rì军趁机进入长沙  只等着休整后的rì军大举进攻

    虽然rì军兵临城下  但指挥部的气氛十分轻松  每个人的脸上甚至都带着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他们都在期待着rì军踏进基地这台已经在悄然运转的绞肉机

    当然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按照特务团提供的消息  军长已经成功救出安娜  并且今就会回來  所以他们都紧赶慢赶回到基地  怎么也不能错过迎接的这个盛况不是

    虽然已近午时  但沒有人觉得时间漫长  他们聊这场战争、聊蒋浩然此次出征的种种可能、聊等下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迎接军长  一个个满脸兴奋不亦乐乎

    “报告  ”

    门口突然传來的声音让所有的人侧目  这时候只有可能是军长回來的消息  刘鹤更是紧张地起立:“  ”

    受众师长参谋长如此注目  门口的士兵好像有些不能适应  好半不知道开口  在众人的吆喝声中才结结巴巴地报告  外面有三个老百姓是有重要情报要报告  看样子很着急  所以检查之后已经直接带进了基地

    一听是这事  众人顿时嘘声一片  白白空欢喜了一场  刘鹤摆手  示意让他们进來

    不多时  一个矍铄的老头  带着一个满头白发佝偻着腰的老太婆走了进來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半大的子  从年龄上看应该是他们的孙子辈  其他人波澜不惊继续谈笑生风  唯独刘鹤一脸惊愕  心里沒由來地一阵恐慌  因为这个半大子居然是粱  难道蒋浩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