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抗日之浩然正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军旗飘扬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军旗飘扬

    蒋浩然这话一,戴笠倒是哈哈大笑起来,虽然蒋浩然的话里不无威胁的成分,但好歹也给了他一个下台的梯子,既然儿子也救出来了,他也知道纠结下去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以蒋浩然今时今日的地位,委员长还真不会把他怎么样,虽然这仇是结下了,但场面还是要撑起,所以戴笠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蒋浩然,一百吨燃油,两个月之内都会帮他运到株洲,当然还少不了一番不打不相识、以后都是兄弟之内的客套。

    一放下电话,蒋浩然倒还没什么特别,庄莹莹和冷如霜却是笑得直不起腰,纷纷骂蒋浩然不是东西,愣是把戴笠那个更不是东西的东西玩得团团转。末了还质疑蒋浩然平时是不是也是这样骗她们的,一切都是恩威并重、软硬兼施,让她们也不知不觉地掉进了陷阱,乖乖就范。

    这哪跟哪呀!我对敌人耍点聪明,你们也往自己身上想,我还杀过成千上万鬼子咧,你们也往那上面想想看?还有,你们倒是乖乖过?就范了什么?整个我一受害者,流着鼻血、挨着打,活活一头吊在草边却吃不到草的牛,你们还想我怎么样?蒋浩然骂骂咧咧地走向两个女孩,突然起事,将两个女孩全部扑倒在地,两只手逮哪摸哪,嘴巴碰到哪亲哪,整个屋子里顿时嬉笑怒骂、手忙脚乱、桌移凳走,整个不是一个“乱”字了得。

    闹腾了良久,最后竟然变成蒋浩然躺在地上,两个女孩一边一个躺在他的怀里,香汗淋漓吃吃地笑着。蒋浩然不知道幻想过几多次这个场景,地满足了一把,让他遗憾的是都还穿着衣服。于是自作聪明地提议,这地上又凉又硬,不如到床上玩会?立即迎来两个女孩一顿粉拳伺候,只骂他不要脸、尽想好事!随即跑得没影,留下蒋浩然在地上直翻白眼,暗骂怎么会变成这样,日子怎么好像越过越憋屈了。

    冷如霜和庄莹莹换好衣服,梳妆打扮了一番之后,一出房门就看见蒋至武居然坐在客厅里,身边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正和蒋浩然着什么?

    庄莹莹倒是没事人样,热闹地喊着蒋叔叔、大哥。冷如霜却是一脸通红,大有一番媳妇头一回见公公的扭捏,好半才从喉咙里吐出“蒋叔叔”几个字。

    蒋至武对于冷如霜当然也不陌生,这次纵火救人就是他们通力合作的结果,只是她以前都叫自己为蒋团长,这突然就变成了叔叔,再看她这一脸红霞,自然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又颇有深意地瞪了嬉皮笑脸的蒋浩然一眼,但并没有什么,很快又将话题转入到他们正在聊的事情上。

    昨晚大火发生后,总共有16个老百姓参与了救火,通过排查,其中有15人是戴笠的人,正是他们趁乱救走了戴春华,外围接应的人有1个,救出戴春华之后,他们一路往江边逃窜,在江边安排了四个人一条船,随即从水路逆水逃离。除四个随船走了,其他7人又返回了株洲,现在已经全部锁定,他们有18人隐藏在兵工厂,9人隐藏在部队。

    蒋至武完,冷如霜也告诉蒋浩然,“一号”也浮出水面,居然就是侍从医官薛丽娜,所有的行动计划都是薛丽娜和自己面对面拟定的。

    对于这个结果,蒋浩然很满意,至于指挥部,事实上已经空无一物,早在一个月前,新的指挥部已经在基地落成,所有的重要设施和谭凯的科研所也早就搬了过去,因为指挥部里还有一个日本间谍,蒋浩然一直不敢过早地搬进去,现在一把火烧了,也只好往基地搬了。

    蒋至武带来的中年人,事实上就是蒋浩然的大舅子,庄莹莹的亲大哥。庄铁山三个儿子,大儿子庄富国,传承了庄铁山的衣钵,控制着庄家所有的人脉网络,二儿子庄富民,掌管着庄家长江、湘江的漕运,三儿子庄富家,掌管着庄家的钱庄和田产,庄铁山能置办这么大的一份产业,跟几个儿子的通力合作是分不开的。

    因为1基地建设初期,局势比较混乱,蒋至武也是临危任命,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了,他想把这付担子交给庄富国,毕竟年龄也上来了,很多问题不能像年轻人一样,考虑得面面俱到。只庄富国的各方面能力,比他们这一帮老头子都强不少,蒋浩然可以放心。

    蒋浩然对此倒也没有异议,父亲做自己的下属本来也不方便,加上自己建的新宅也需要有一个可靠的人看着,毕竟还有一个宝藏在家里,让大哥两头照顾也不是长久之计。

    事情交代完毕,蒋浩然又吩咐庄富国加紧“暗夜玫瑰”的侦破,毕竟这才是他们目前最大的威胁,先不考虑她会搞什么破坏,就基地里的这些秘密,一旦泄露,都会给南山独立师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两个人走后,蒋浩然吩咐庄莹莹和冷如霜清理家里的东西,准备搬家,自己却从书房里拿出所有的图纸,装进一个公文包,出了门喊上刘鹤、刘大昆,三人人开着吉普车先行离开。

    不多时,吉普车就开进了一个山坳,路上的哨卡开始多起来,不多时就会哨兵搬开障碍物,啪地立正敬礼。

    又走了十多分钟,吉普车从一个山洞穿过之后,视野突然开阔起来,迎面就是一个宽阔平整的练兵场,南山独立师的军旗正在操场上空迎风飘扬。一眼望去,整个操场绿油油的一大片,恐怕容纳几万人都不会拥挤。

    吉普车还没有停稳,刘大昆就指着操场上杀气腾腾、喊声震,正耍着大刀的士兵,兴奋地道:“师座,快看!这都是袁东的兵,看到没有,领头的那个黑大个子,一团的团长,叫洪雷,外号‘轰雷’,东北人,以前是9军大刀队的,一手大刀那真叫绝,虽然和你比不了,但也曾冲进敌阵,斩杀了十几个鬼子安然撤出,要不要喊他过来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