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明闲人 > 第724章:真耶假耶

第724章:真耶假耶

    留给陛下,留给陛下,陛下……

    朱宸濠脑海中轰轰轰的便是这几个字回响着,他在听到这几个字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皇帝给他设下的套!他,暴露了!

    而紧接着的又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姓苏的小王八蛋要害自己。刹那间,朱宸濠浑身冷汗淋漓之余,两眼中露出极怨毒的眼神,狠狠的盯向苏默,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然而想法归想法,脚下却是半寸也未挪动,浑身便如突然没了一点力气也似,就那么颤颤的软倒在椅子上。

    这一刻,他是真的恐惧了。

    后世很多小说中都有描述,穿越者挥斥方遒、纵横捭阖,不但买卖,还是后世的小说。若是后世人们看到这些,自然没有别的想法,最多就是感觉过瘾畅快罢了。

    然则在这个时代,跟皇帝一起合伙做买卖,真实情况是,那基本上属于异想梦。

    就不说跟皇帝做买卖了,单就随随便便一个人能见到皇帝的吗?上句话。

    这种形态才是这个时代的一种正常的常态。

    如今苏默忽然冒出句最大的股份是留给皇帝的,别说朱宸濠不信,连张悦几人都不相信。

    当然,相比朱宸濠来说,张悦等人并没什么恐惧之说,他们只是忍不住的苦笑。自家这位老大实在是胆大包快说!咱们有多少?啊,还有皇后娘娘呢,皇后娘娘也该有的吧。苏讷言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不然……咱们定不饶你……”

    声音响自门口,随着声音响起,两个火急火燎的身影挨挤着冲了进来,不停的大呼小叫起来。却不是躲在门外偷听的二张兄弟是谁?

    听上众人这个乐啊,纷纷都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这两人。便是朱宸濠这一刻也有些无语了,甚至连前一刻那恐惧的心情都有些缓解。

    斜着眼撇着这二人,心中又是冷笑又是不忿。弘治朝中,尽都是些这种玩意儿,凭什么他就能坐稳龙庭,自家宁王一系却只能老老实实的龟缩在江西一隅。

    想昔日初代宁王是何等英明豪勇,麾下十万大军用命,众志成城,威震塞外。关外异族但凡提起,哪个不是战战兢兢,不敢正眼相觑。便是那燕王朱棣比起来,也是颇有不如。

    若是当年那朱棣真能以约而行,如今的大明怕早不知如何强大了。又哪会有那什么土木堡之变?哪会让一些阉宦钻了空子,弄的着,脸上神色那叫一个温和慈祥啊。

    张悦等人对视一眼,脸上都不由的露出古怪之色。苏老大够狠啊,有杀错勿放过,逮谁咬……呃,是逮谁坑谁啊。就是不知道这俩二百五,回头发现自己被坑了后,将是何等模样。

    几人想想有朝一日,这二张兄弟那捶胸顿足、哭,还有厂卫、朝臣……,多半是为了迷惑宁王和二张的,应该不是真的要坑大伙儿…….吧?既如此,那自己当然要给出默契的配合才是。

    什么叫兄弟?这才是!力挺,必须力挺啊。张小公爷满脸堆笑,跟朵花似的。当然,如果那笑容再真诚点、再自然点就更像了……

    好吧,其实张小公爷真实的想法是,赶紧把眼前这关应付过去。待到没人时,一定要仔细问清楚某人,兄弟是不是就拿来卖的……

    这边厢张悦等人满心惆怅,那边二张兄弟却被苏默抛出来的问题难为住了。

    一万两银子,一万两银子啊!那可是白花花、明晃晃,货真价实的一万两啊。他们拿的出来吗……好吧,倒是确实能拿的出来,只不过也就仅仅是能而已。

    一万两白银,即便是放在任何一个大户人家那里,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一个搞不好,很可能就会伤筋动骨的。

    而如他二人来言,更是要好好筹谋一番,再东挪西凑一些,才能一下子拿出这一万两来。

    你说啥?刚卖给苏默宅子收了两万两?咳咳,那钱连根毛都没见到好吗?直接被苏默那黑心的忽悠着,给入资到这鬼的什么会所里了。

    所以,两兄弟要想参与这次买卖,那就必须实打实的往外掏银子了。

    按说他们有张家为后盾,每月都会给他们带来一些进项。而且每次进项都有个一两千贯,但是架不住两人手指缝太大,月月进月月光啊。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出现入不敷出的现象。这回一下子让他们拿出一万两来,还真的是有相当的难度啊。

    “苏讷言,你……你说的千百倍利,咳咳,这个是真的吧?你……你可别骗咱们。不然……不然……”

    巨大的资金压力下,张延龄竟难得的智商见长,结巴着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旁边朱宸濠猛的目光一亮,瞬间把耳朵竖了起来。事到如今,无论事情究竟是不是如他想的那样,或者干脆就是这苏默在胡说八道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至少现在还没真正陷进去。

    既然没陷阱去,那一切事儿便也都有了回旋余地。最多自己就是来听了一个谎言罢了,谁又能无凭无据的奈自己何?便是皇帝对自己有了戒心,最多也不过就是怀疑而已,大不了自己再隐忍些时候,等到弘治不在了再说。

    宁王一系这许多年都忍了过来,也不差再等上几年了。至于说当今这位弘治这位皇兄这些年操劳的紧,身子骨很是堪虑啊……

    而那位小太子,哈,在他贴心的“关怀”下,这个皇侄跟自己可是很亲的呢。相信真到了那一法,除了自己等人外,竟还要拉拢几位国公和厂卫也参与进来,总不能他连这些人也都骗了吧?若此,此事究竟真耶假耶?难不成……

    至于说他只是在自己面前说说而已,只想着先骗自己入彀,可自己又岂是那般容易蒙蔽的?他所说的这些个人,哪个不是一方巨孽,是不是真的出了钱,是绝对瞒不过有心人的。

    那么,自己大可静观其变,待到彻底弄清楚了再来决断就是。想到这儿,朱宸濠愈发留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