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明闲人 > 小说正文 第885章:名仕开业

小说正文 第885章:名仕开业

    京都名仕会所开业典礼暨北方商贸股东第一次会议胜利开幕。

    南城大街锣鼓喧,这是他靠本事吃饭,却跟寄人篱下又自不同,当然就要当仁不让了。至于来了之后,便直接将铺盖往会所里一扔,老头儿哪儿也不去,就准备吃住全在这儿了。

    西山大宅那边尚未完工,差不多还要个把月的时间才行。现在要是强要老头儿往英国公府上去住,一来老头儿死活不肯;二来到时候免不了还要搬往西山那边,可不又要折腾一次。

    是以,苏默想想也就由得老头儿去了。

    对于韩老爹的到来,最开心的莫过于杏儿了。小丫头打小就跟着老爹一起经营,几乎从未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平日里虽然不说,但暗地里却不知掉了多少眼泪。

    如今好了,爹爹终于也来了京城。自己既不用骨肉分离,又能跟爱郎相伴,韩杏儿简直开心幸福的如要飞了起来也似。

    此刻便在会所后面的一处小屋中,杏姑娘如一摊春水般软在苏默怀中,眼儿媚媚的睇着男人,不时的主动送上香唇,情动的道:“谢谢,谢谢苏郎,杏儿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苏默嘿嘿笑着,及时的回应着佳人的吻,一双禄山之爪也趁机攻城掠地,在佳人身上游走不停。

    韩杏儿只觉浑身如着了火也似,眼波儿都有些迷蒙了,口中喃喃如同猫儿*一般,不停呢喃着:“不要……不要…….快停下,不行的啊……”

    苏默探过头去,嘴唇含住那小巧的耳垂轻轻一吸,顿时让韩杏儿浑身猛地打了寒颤,随即如同被抽了骨头的蛇一般软了下去。

    “不要什么?是不要还是不要停啊?来,既然说谢便来点实惠的,先叫声好夫君来听听。”冲着那散着惊人粉色的耳朵里轻吹了口气儿,苏默怪腔怪调的调笑道,又引得怀中佳人一阵阵的颤栗不绝。

    谁能想到,在这个重要的大日子里,前面人来人往不绝,作为主人的,却躲在后面某个角落干着些没羞没臊的事儿。

    韩杏儿心中又羞又急,偏偏却又觉得畅美难言,竟有种想要就这么永远下去,最好永远不要停下来的期盼。

    两人早在武清时便已定下了名分,在众女中,却算的苏默最早的一个了。往日里未尝没有耳鬓厮磨、挨挨擦擦的,但两人却都一直克制着,并未真个剑及履及。

    然则今日父女重聚的欢喜,尤其让她情动如火,此时竟有些一发不可收拾的苗头。

    此时便一颗心飘飘荡荡的,浑没个落处,只想就此融进揉入身畔这男子的怀中,被他狠狠的欺负占有。哪怕明知道这个时间不对,场合也不适宜,也都是全然顾不得了。

    要知道,往昔虽说是克制,但大都是苏默的原因。毕竟来自后世的知识知道,女子太早破身,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苏默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使然,以至令的自己心爱的女人落下什么病根。早晚都是自己碗里的肉,便多养上几年还能飞了不成?

    然则对于韩杏儿而言,在这个女子十三四岁便可嫁人生子的年代,已经十六岁的她,完全算的成熟并可以采撷的年纪了。对于爱郎一再的退缩,实则心中很是有些幽怨的。

    在她的认知中,既然双方名分已定,那么接下来赶紧给苏家添个一男半女,然后安心的做个相夫教子的小妻子,才是最大的幸福。

    所以,当今是心里抗拒,倒不如说是期盼和欢喜更多。至于嘴上说的不要,不外乎是潜意识中还残留的几分清醒告诉她,眼下的时机实在有些不太对。除此之外,再不过也就是女子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韩杏儿看着他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下不由的又是甜蜜又是好笑,媚眼儿斜乜了他一眼,羞嗔道:“便你要胡来,这个时候怎么好……来日方长,夫君要怎样,杏儿还不都由得你……”

    说到这儿,忽然一阵羞意猛地涌上心头,再也说不下去。嘤咛一声,捂着脸跺脚跑了出去。

    屋中,苏默吧嗒吧嗒嘴儿,低声念叨了两句佳人最后的那句话,不由的咧开嘴笑了起来。先前的几分着恼,也在不经意间再不存半分。

    起身将自己身上衣衫整束了一番,这才大步走过去拉开了房门,冲着外面仍在大呼小叫的徐鹏举骂道:“你他妹的嚎什么丧呢,小太爷在这儿呢,还不闭嘴!”

    嘴上骂着,脸上却满是笑意。看着明显一身风尘的徐鹏举哈哈大笑着跑过来,眼中闪过一抹暖意,当即也大步走下台阶,上前狠狠一把抱住他,使劲的拥了拥。又用力拍了拍他脊背两下,这才松开退后。

    徐鹏举笑声戛然而止,有些怔然苏默的举动。但随即渐渐裂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老大,我回来了。”他轻轻说道,眼中有一抹光芒一闪而逝。苏默的举动,让他心中莫名的温暖起来。便比一万句赞扬都让他感到舒心。

    “好,回来的正好,辛苦了。”苏默点点头,笑着捶了他胸口一下道。“怎么样,可都还顺利?回来了怎么也不先去休息下,这么急作甚。”

    徐鹏举哈的一笑,又再恢复成那个跳脱的徐世子,也学着苏默的样子回捶了他一下,这才兴奋的道:“顺利,当然顺利了。我是谁?我可是堂堂魏国公世子,南京城哪个敢忤逆本世子的意思,不扒了他皮去……”

    苏默脸颊就抽抽了下,好吧,这才是徐元帅的本色。纨绔轻浮,跳脱不羁,欺男霸女,妥妥的该杀一千遍的那个官二代……

    “休息?休毛息啊。还说呢,老大你可不仗义哈。也不说等我回来,这说开业就开业,恁大热闹要是赶不上,可不要憋屈死我?回头等那帮孙子知道,小爷这头回买卖开张都没赶上,可不要笑死了去。走走走,且不说了,先去前面露露脸儿再说别个。”说着,急火火的拉着苏默转身便走。

    苏默无奈的摇摇头,由着他往外拖。越往前面那喧嚣声已是越发宏大,间中已是不时可见一些早来的宾客,都是京中各家有头有脸的豪门大户,或是富商大贾。见到苏默二人,忙都抱拳相贺,不敢有半分倨傲。

    开玩笑,瞅瞅外面这一会儿功夫,都来了些什么人啊。,听说竟然连山东孔家那边都来人了,翰林院也来了好多人。这种能量,简直要吓死个人好不好?放眼大明朝,绝对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这要是还不知道赶紧靠上去,先赚个眼缘儿,那真是白活了一把岁数了。

    “登仕郎,武清一别年余,可还记得故人否?”正打着招呼,忽然一个声音响起。苏默循声去看,不由一愣,随即脸上绽出笑容,一扯徐鹏举袖子,拉着他大步走过去,老远便抱拳唱诺道:“老太公,怎的连你都惊动了,这么大老远的,竟也亲自来了。倒是下面这帮杀才也不早些知会我一声,也好叫晚辈去迎一迎,真是怠慢了,怠慢了,还请老太公勿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