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血染侠衣 > 第四百一十一节 断崖绝境紧相随(三)

第四百一十一节 断崖绝境紧相随(三)

    【中文】,为您提供精彩。

    话说灵儿朝悬崖外看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突出的小平台,她随即明白了齐阳的意思,先到那儿避一避追兵。

    可是真到要跳的时候,灵儿还是害怕了。她本来就有些畏高,此时看着深不见的崖底,手脚就忍不住发软,生怕会不小心跌入深崖。

    越想越害怕,灵儿不禁退缩了。

    齐阳随即注意到了灵儿的不安,也顾不上男女大防,搂住灵儿的小蛮腰,对她说道:“别怕!闭上眼睛一下就好。”

    灵儿依言闭上眼睛,改搀扶为回抱,将自己的头埋在齐阳的胸前。

    齐阳身上除了血腥味就是“青木香”的气味,令灵儿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灵儿感觉腰上一紧,被齐阳带着腾空一跃,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然后稳稳地落了地。

    灵儿睁开眼睛刚想松口气,就被齐阳一拉扯,和齐阳一起倒在地上。

    灵儿突然记起齐阳身上的“锁魂丹”,着急地看向齐阳。

    齐阳含着一口鲜血,虚弱地看着灵儿。

    “齐阳哥!”灵儿着急地唤道。

    齐阳吞下鲜血才说道:“在下的内力已经耗尽,姑娘不必再担心了。”

    “齐阳哥……”灵儿难过极了,她知道内力对练武之人是何等重要,可眼下这情形,耗尽内力却成了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齐阳朝周围看了看,对灵儿说道:“老天待我们不薄,这儿竟然还有个山洞让我们藏身。”

    灵儿也注意到了这个不大的洞穴,惊喜地搀扶起齐阳往里面走去。

    将齐阳安置好,灵儿忍不住湿了眼眶,说道:“总算安全了!”

    “姑娘切莫大意!若有人跳下来,一定要在他开口报信前用钢针击中他的腿部要穴,让其站立不稳跌落深崖,切莫让上头的人起了疑。”齐阳气若游丝地交代道。

    “好!齐阳哥你放心吧!你先休息……”灵儿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齐阳两眼一合,已然昏了过去。

    灵儿心疼地坐到齐阳身边,将他放倒在地上,并舒展他的四肢,让他能躺得舒服一些。

    灵儿这才得空观察起这个山洞,这与其说是一个山洞,不如说是峭壁上的一个大窟窿。

    洞里的地势不平,里头最高,然后往外渐渐下倾,所以洞里积不了水,十分干燥,寸草不生,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

    所幸此时还是正午,并不冷。但可想而知,到了晚上该有多冷,既没有草垛代替被褥,也没有木材生火取暖。

    突然,他们上方传来了一阵吵杂声,灵儿甚至听到了徐乐愤怒的声音。

    灵儿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把那包钢针拿在手里,随时注意着山洞外的动静。

    或许是这地方太过隐蔽,并没有被人注意到。过了一会儿,上头又恢复了平静。

    灵儿看着手中那被鲜血染红的布包,不禁回忆起昨夜令她心痛的一幕幕。

    此时她是不是终于可以为齐阳哥治伤了?

    灵儿拉过齐阳的右手,想为他把脉,可灵儿刚拉起他的衣袖就被那皮肉外翻的伤口吓了一跳。

    这处伤是齐阳昨日一早在深潭边留下的,灵儿还曾为齐阳包扎过。伤口变成眼前这般可怕的模样,却是因为后来在刑房里长时间的悬吊拉扯。

    灵儿强忍着心痛又去解齐阳身上的衣袍。

    衣襟下的身躯遍布各种奇形怪状的伤痕。有些伤痕灵儿从没见过,更不知它们是怎么来的,但灵儿却知道这些伤会给齐阳哥带来多大的痛苦!

    灵儿也不知该不该庆幸,除了贯穿腹部的剑伤外,其他的伤都是专门用来折磨人的皮外伤,虽然很疼却不会伤及要害。

    齐阳身上的伤有些只是淤青,有些则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然而更多的伤却是被一块块的烙印所覆盖。

    被烙印覆盖的伤口已经看不到了,但灵儿却知道那些是更严重的创口,否则陈秉达也不会煞费苦心地为齐阳止血。

    灵儿看着包袱里唯一的一瓶伤药叹了口气。齐阳身上那么多伤口,这些伤药怕是连上一遍药都不够。

    原来心可以这么痛!灵儿按了按自己发疼的胸口,扯了块干净的衣料又从水囊中倒了些清水,开始为齐阳清洗伤口。

    ---

    齐阳昏迷了很久,直到日头渐落他才有转醒的迹象。

    “咳咳!咳咳!”齐阳捂住腹部的伤口,咳了几声。

    “齐阳哥?”灵儿担忧地看着齐阳,他是不是着凉了?

    “咳咳!”齐阳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灵儿关心地问道:“你冷不冷?怎么咳了几声?”

    齐阳茫然地看了看灵儿,又看了看山洞,渐渐清醒了过来。

    见齐阳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灵儿忙去扶他,再次问道:“你哪儿不舒服?不会是着凉了吧?”

    齐阳忙摇头否认。

    “可适才我听到你咳了几声。”灵儿担心地说。

    齐阳隐瞒道:“只是嗓子不舒服罢了。”说完,他还故意轻咳两声装作在清嗓子。

    听齐阳的声音有些沙哑,灵儿忙取出水囊,送到齐阳的嘴边。

    齐阳这下可是骑虎难下,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灵儿看出齐阳的为难,柔声说道:“你手上有伤,就让我照顾你吧!若是我的手受伤了,你是不是也会照顾我?”

    齐阳点了点头,这才抬起伤得较轻的左手托住水囊,借着灵儿的力喝了些水。

    灵儿暗暗叹了口气,齐阳哥何时才肯接受自己的心意,让自己照顾他呢?

    齐阳喝完水,便注意到自己手指上的血迹都被擦得干干净净,伤口上还涂了一层薄薄的伤药。他认真地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虽然还很疼,但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沾着血迹黏糊糊的感觉了,反而很干爽很舒服。

    “难道……”齐阳担忧地看向灵儿。

    灵儿见齐阳看看手指的伤处,又看看自己,便猜到了齐阳的心思。

    她担心齐阳不愿意让自己治伤,忙转移话题道:“伤药不太够,有些伤口不容易溃烂,我就没用药。”

    “伤药都用完了?”齐阳皱眉道。

    “嗯。”灵儿点了点头,他们得尽快离开这儿才好。

    “那姑娘身上的伤……也处理了吗?”齐阳担忧地问。

    “我没受伤呀?”灵儿说。

    齐阳看着灵儿药童衣袍上的血痕,难过地皱起了眉。

    “那……根本算不上是伤,只是蹭破了些皮。”灵儿说。和齐阳身上的伤比起来,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都是在下害了姑娘!”齐阳垂眸,自责地说。

    “不!这和你有何干系?”灵儿忙否认道。

    “若在下能早些救出姑娘……”齐阳还没说完,他血色全无的嘴唇就被灵儿的手指按住。

    “别再说这些话了,你这样会让我更加心痛!”灵儿说着,落下两滴滚烫的眼泪。

    “为了让我们平安离开,你牺牲了自己!你明知道陈秉达恨透了你,你还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而我回来找你,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没后悔过!只求你别再责怪自己了。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太多!”灵儿一口气说完,才起身跑出了山洞,躲在山洞外齐阳看不到的地方无声地落泪。

    齐阳忍不住又轻咳了几声。他看着洞口外那一角衣襟,暗暗抹去眼角的湿润。

    -----

    感谢亲们的~~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正版,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手机用户请浏览.,更优质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