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血染侠衣 > 第四百五十一节 一曲幽梦难释怀(三)

第四百五十一节 一曲幽梦难释怀(三)

    那女子浑身一震,一时忘了哭泣,泪眼婆娑地看向济苍雨,接着又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放声大哭,哭得比适才还要伤心。

    济苍雨却知道自己猜对了。

    可为何碧儿会因为齐阳而如此伤心难过呢?济苍雨大为不解。

    “碧儿,你怎么知道齐阳此人?”济苍雨不解地问。

    那女子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停止了哭泣,似乎在等济苍雨继续说。

    济苍雨想了想,说道:“可是因为他曾经住在梓栖院?”

    那女子仍旧没有回答,一边认真地听济苍雨说,一边抽泣着。

    “一定是这样了。你定见过他了吧?而他的模样……是不是也让你想起了玉婕?”济苍雨越说越肯定,“其实我也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应该是玉婕的孩子吧?”

    那女子呆呆地看着济苍雨,两行清泪再次滑下了她的脸颊。

    “碧儿,你定也想念玉婕了。”济苍雨伸手为女子拭去泪痕,“所以对她的孩子很是关心。我的碧儿还是那么善良!”

    “你这两日之所以责怪我除了因为我害俊儿受伤一事,还因为我将齐阳丢在柴房里不闻不问吧?”济苍雨继续说,“其实,碧儿你误会我了。”

    那女子不解地看着济苍雨。

    济苍雨解释道:“有件事你定还不知晓。那齐阳除了是玉婕的孩子,还是百毒神教的教徒。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这次俊儿受伤也都是被他害的!”

    那女子震惊地看着济苍雨,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眶里涌出。

    “碧儿,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也很痛心,不仅为俊儿受伤一事,还为玉婕的孩子误入歧途。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济苍雨说着叹了口气。

    那女子突然背过身去掩面而泣。

    “碧儿!你别再哭了!那齐阳不值得你为他伤心!”济苍雨心疼娇妻,继续向她解释,“他真不是好东西!你还记得百毒神教吗?那些百毒神教教徒坏事做尽,不知残害了多少武林同道!若不是看在他是玉婕的孩子,我一定会亲手了结他的性命,替天行道!”

    那女子转过身来,惊恐地看着济苍雨,然后向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

    “碧儿,摔疼了吗?”济苍雨焦急地问道,一边快步上前搀扶女子。

    那女子不停地对济苍雨摇头,豆大的泪滴就这样一颗颗地落在济苍雨的手上。

    “我善良的碧儿,你定是不忍心看我大义灭亲吧?”济苍雨将女子搂入怀中,女子却没有像往常般抗拒。

    济苍雨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他,毕竟他是玉婕的孩子。”

    济苍雨感到衣袍一处有了些湿意,便轻抚爱妻的香肩说:“别哭了!你若不忍心让他待在柴房,我就……再给他安排一下。”虽然不情愿,但济苍雨为了安抚娇妻,也只好先答应下来。

    济苍雨自然不情愿对齐阳好一些,一看到齐阳他就会想起许俊受折磨的模样。可既然昨夜在梦中答应了娇妻,他也不好反悔,便为此事心烦了一晚上。

    此时听济烈说齐阳已经醒来离开了,济苍雨可算是松了口气!

    其实,济苍雨根本没想过要杀齐阳替天行道,梦里那么说只是想告诉娇妻他不杀齐阳已算是对齐阳仁至义尽了。

    济苍雨暂时也不打算将齐阳百毒神教教徒的身份告诉逸兴门人。一来是因为他济苍雨此时对逸兴门来说还是个外人,不太适合插手逸兴门的事务。二来,济苍雨觉得齐阳对逸兴门并不存在什么威胁。齐阳之前没做过什么危害逸兴门的事情,想必以后也不会做。毕竟齐阳还有个兄长在逸兴门中担任要职。

    济苍雨突然想到了齐典。齐阳长得像周玉婕,但齐典却一点都不像。或许他们只是堂兄弟?

    ---

    话说,齐阳吃过了济烈送来的早膳后就向济烈辞别。

    他此时外伤未愈,内力也未完全恢复,只能小心行事。

    齐阳悄悄地从密道离开了济家庄,再从一衣布庄避开多方势力的眼线到了鸿利钱庄,然后让邱老去找了些易容工具给他。待简单改变了自己的样貌,齐阳才离开鸿利钱庄,从后山小道回了逸兴门京西分坛。

    齐阳一回到屋里,就开始脱身上不合身的衣袍。

    齐典立即赶来,看齐阳又瘦了一圈,不禁感慨道:“自打你设计混入魔教已有十余日。这十几日来,你受了不少苦吧?”

    齐阳怕身上的一身伤痕会吓到齐典就没换中衣,然而中衣上被不断晕染开的血迹还是吓到了齐典。

    齐典二话不说,转身就想去找徐大夫。

    齐阳一把拉住齐典的手臂,冷冷地说道:“你别走!你让灵儿姑娘上雾语山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这些待会儿再说吧!你易了容,徐大夫怕是还不知你回来了,我去找他过来。”齐典沉声道。

    “我的伤不碍事,你还是先给我个交代吧!”齐阳生气地说。

    “徐乐并不好对付。当时你身上也没有多少内力,我担心你一人不足以应付徐乐,万一失手再被擒就……”齐典想起了过往,忍不住叹了口气。

    “所以你就让姑娘陪我一起去涉险?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力才能勉强护她周全?”齐阳责怪道。

    “可若是没有灵儿姑娘在一旁相助,你觉得你这个假神医能糊弄得了徐乐吗?”齐典反问齐阳。

    “不管如何,你都不能让她涉险!”齐阳怒道。

    “可作为你的兄长,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你去送死!”齐典吼道。

    就在这时,徐大夫推门走了进来。

    察觉到气氛不对,徐大夫忙拉开二人说道:“阿阳这么久才回来,堂主就不要和他计较了。他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齐典深吸了一口气,撇开头不看齐阳。

    齐阳虽然生气,却也给徐大夫面子没再开口。

    徐大夫拿出洗去易容的药水递给齐阳,说道:“下次记得先把脸擦干净!就算只看着你的脸色,堂主也不会舍得对你说重话。”

    “呃……您怎么知道在下回来了?”齐阳接过药瓶尴尬地问。

    “你们兄弟俩在这儿吵嘴还怕别人听不到?而能让我们大忙人堂主丢下一堆公务跑这儿来吵嘴的人还能有谁?”徐大夫说。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