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三十节 迷途见令危自来(一)

第三十节 迷途见令危自来(一)

    自从晋阳城出来,灵儿又赶了几天的路。

    灵儿很喜欢在客栈里用餐,因为在那里总能听到人们高声谈论着侠义人士惩恶除歼的故事。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蒙面人一掌打飞恶霸,周围的宵小纷纷夺路而逃。黑衣人从怀中摸出几根飞针,就这么‘唰唰唰’地飞射出去,那些宵小无不倒地。”一位中年剑客口沫横飞地说着。

    “这么厉害!就用了几招便放倒一大片!他是何来历?”隔壁用饭的年轻人追问道。

    那中年剑客面有难色地说:“这谁知道?不过他每次行侠后都会在现场留下一些碎银两,我们可以称他为‘留银侠’。”

    “哎!”众人对他取的名字都不看好。

    灵儿则笑了,她心道:“这个名字倒很特别,这位侠士应该也是个很特别的人物。”

    ---

    留银侠的故事一路相伴着灵儿,虽然这些故事的版本各不相同,但大致的内容还是差不多的,关于一个侠客用或刀或剑或掌或暗器以一敌众击败了地方上的恶霸,为善百姓,造福地方。灵儿觉得他们应该是同一人,极有可能也正要赶往洛阳参加武林群英会。

    留银侠给灵儿带来的旅途愉快并未一直延续下去,她错愕地看着前方城门上的两个大字“漾泉”。

    灵儿清楚地记得从晋阳城往南的一路上并没有这个地名。她走到了计划之外的地方。灵儿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她在李宵霄住的小屋里看到一副地图,找出了一条去洛阳的路线,并记下沿途的每个大城镇的位置和名称。

    漾泉,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名字。

    灵儿沮丧地走向城门,揭下斗笠,向一位中年男子询问:“请问大叔,漾泉在晋阳城的什么方位?”

    “东边。”中年男子略一思索便答道。

    “知道了,谢谢您。”灵儿望着天空,连日的阴天让她无法辨认方位,也不曾向路人打听,就不断地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她悔恨地想着,走进了漾泉城。

    “难道是那个留着络腮胡的大叔欺骗了我?可他为何要这么做呀?”灵儿想起一路上的辛酸,站在街边任由泪水悄悄滑落。

    “妹子,你怎么了?”一个少妇从店铺走了出来,关心地问灵儿。

    灵儿抬头看着她,难过地说:“姐姐,我迷路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少妇问。

    “洛阳。”灵儿道。

    “从这儿去洛阳,若直接南下,一路上会遇到不少分叉路口,倒不好走,最好还是先到晋阳城,从那儿出发一路向南都是官道,不易走错。”少妇说。

    “不瞒姐姐说,小妹正是从晋阳城来,不小心便走到了这儿。”灵儿说。

    “哎呦!这都走了好几天的冤枉路了吧!你累了吧?到我的药铺里休息下。”少妇热情地说。

    一股暖流冲淡了灵儿的失落之情,她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家名为“祥和”的药铺外。

    由于是同行,灵儿和药铺的老板娘很快就熟络起来。

    “这儿的药材都很齐全吧!”灵儿看着药柜上的标签说。

    “是啊!漾泉临近太行山,各种珍惜的药材都有。”少妇自豪地介绍,“而且我们的货源都很充足,百姓可以在这儿买到任何想要的。”

    “那真是太好了。”灵儿笑着说。

    “不过,这两天有些药的货源出现了问题。”少妇突然皱眉道。

    “哦?是哪些药材?平日用得多吗?”灵儿问

    “是些炼制丹药必不可少的药材。”少妇说。

    “那还好,不会常有需求的。”灵儿道。

    “不,妹子有所不知。我们漾泉由于盛产煤矿,很多人在这儿炼制丹药。这些药材是很热销的。”少妇解释道。

    “那岂不是有麻烦了?”灵儿担忧地说。

    “我怀疑这与百毒神教有关。”少妇忽然放低音量,在灵儿耳边说道,“百毒神教最大的丹炉就在咱们这。我看这些天,城里多了不少百毒神教的教徒。”

    灵儿想了想,说:“过些日子便是他们毒王的祭典,或许真与他们有关联。”

    “嘘!这种事情可不要张扬。”少妇小声地说,“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们又干了什么坏事?”灵儿问。

    少妇在她的耳边低语道:“这两天,城里有好多百姓突然死了,都死得好惨啊!听说都是让人挖去了心肝。”

    灵儿一惊,忙问道:“为什么?”

    “哪有这么多原因,这世道死几个人不奇怪。”少妇说。

    “怎么可以草菅人命?”灵儿愤怒地站了起来,却立马被少妇按坐回去。

    “妹子,别激动,这种事情不能多管!”少妇说。

    “我才不怕他们!我要找他们讨个公道。”灵儿激动地说。

    少妇摇了摇头,说:“你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忽然想到什么,又说:“我还听说附近的几个小镇也死了不少人,你从晋阳城来,这一路上可有所闻?”

    灵儿想了想,回答:“只听说有个侠义之士,杀了不少地方恶霸。难道……”她害怕再想下去,她不信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

    就在这时,几个穿蓝绿衣服的百毒神教教徒闯入药铺。

    “各位大爷,有什么需要吗?”少妇战战兢兢地询问道。

    “把炼丹的药材全部拿出来,否则就砸了这儿!”一个男子恶狠狠地说。

    “好,这就拿!这就拿!”少妇赶忙把所剩不多的药材包了起来。

    灵儿提起剑,正要说话,却被少妇一把拦住。

    少妇轻声道:“妹子别冲动,他们真会砸店的。”

    灵儿忍住怒气,趁着少妇忙着取药,从包袱中取出银针皮夹,提起宝剑走出了药铺。

    ---

    当这些百毒神教教徒把这条街的药铺收刮完准备回去复命的时候,灵儿拦住了他们。

    “你们这些强盗!光天化日之下……”灵儿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臭丫头,敢挡大爷的路,弟兄们,给她点颜色瞧瞧!”领头的一个矮个儿男子狠狠地说。

    灵儿不和他们客气,用上了自己所学,和他们打了起来。由于对方人多,灵儿凌厉的剑招也扭转不了局势,与他们打得难解难分。

    突然,一样东西从灵儿怀中掉出,是凌霄金令牌!由于担心金牌遗失,她还特意将它贴身收藏,没想到自己一个凌空翻身,竟让金牌掉了下来。

    灵儿心中一急,赶忙收势下蹲去捡,不料却被一掌击中,她站立不稳,直直坐倒在地上。

    灵儿见金牌落入敌人手中,不顾胸口血气翻滚,大喊道:“快把它还给我!”说完,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

    那矮个儿男子立即把凌霄金令牌收入怀中,并示意其他百毒神教教徒全部撤离,不要再和灵儿纠缠。

    灵儿怎能让他们就此将金牌拿走?她挣扎着想起身去追,却力不从心,一时间站不起来。

    “妹子!”那个少妇见恶徒已走远这才敢从角落里跑过来,她赶紧扶起灵儿,柔声道,“你感觉怎样?进去让姐给你看看伤。”

    “我要拿回我的东西!”灵儿难过地说。

    “钱财身外之物,还是保命要紧。”少妇苦口婆心地说。

    “不!那个金牌比我生命更重要!”看到百毒神教教徒消失在街头,灵儿恳求少妇:“姐姐,他们去哪儿了?你定知道,带我去吧!”

    少妇见灵儿难过的模样,不想拒绝,可她又怎能看着灵儿去送死?

    “那金牌是一位前辈给我的,她让我保护好不能弄丢了。我不能辜负她的信任。就算是死,我也要将金牌拿回来!求求姐姐帮帮我!”灵儿苦苦哀求道。

    无奈之下,少妇只好答应。

    ---

    “天尊大人,这真是凌霄金令牌吗?”从街市上回来的那个矮个儿的百毒神教教徒躬身问道。

    “不错。”天尊拿着凌霄金令牌翻来覆去地查看,他问:“吴勇,除了你,还有谁知晓这是凌霄金令牌?”

    “属下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都不知晓。”那个吴勇低着头回答。

    “很好,这件事先不要外传。等我上报之后,定少不了你的好处。”天尊道。

    “属下遵命。”那吴勇忙应道,心中大喜。

    “持令牌者何许人也?”天尊又问。

    “回禀天尊大人,是一个小丫头。原本不打算为难她,可她自己不要命地找上门来,已关押在牢中。”

    “会找上门来也正常,本尊去见见她。”天尊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