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四十二节 雾里雾外皆是迷(五)

第四十二节 雾里雾外皆是迷(五)

    杨睿此时正巧走进大厅,看到这边的情况,快步走了过来。他拉住那队长说:“王柏,你又要干什么?”

    王柏挥开杨睿的手,义正言辞地道:“我真不明白,你们都怕他做什么?不就是堂主的兄弟,我才不怕他!我加入逸兴门就是相信逸兴门的门规是公正严明的!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你说够了没有?”杨睿怒道。

    齐阳及时拉住了杨睿,说:“算了吧!我还有事。”

    “你……”王柏怒道。

    “听到了没?二爷公事繁忙,不与你计较,你还是赶紧回京北分坛去吧!”杨睿道。

    “不行!今日一定要他给我个说法!”王柏不肯罢休,向齐阳走去。

    杨睿一把拦住王柏,两人就这样纠缠在一起,随即动起手来。

    “住手!”齐阳立即阻止他们。

    杨睿依言立即停手,却被王柏一拳打中左脸。他捂住左脸,忿忿不平地说:“二爷,他……”

    齐阳上前一步,一把握住王柏的手腕,截下了他的下一拳,说道:“这成何体统?”

    “成何体统?你还敢和我提‘体统’!”王柏大喝道,手上用劲狠狠甩开齐阳的右手。

    灵儿心中大呼:“他的右手有伤!”

    果然见齐阳微微蹙眉,垂眸看着自己的右手。

    “二爷,您怎么了?”杨睿紧张地问,眼看王柏又要发难,他忙挡在齐阳身前。

    “王柏,你给我住手!”一位身着坛主门服的中年男子听到动静从议事厅里赶了出来,焦急地说,“你怎么又找齐兄弟麻烦?我都和你说多少遍了!”

    “坛主,你……”王柏无奈地放下拳头,他转头咬牙切齿地看着齐阳,以表达自己的不服。

    灵儿心想这位应该是京北分坛的坛主,终于有人能治得住王柏,她这才松了口气。

    京北分坛的坛主走到齐阳面前,关心地问:“齐兄弟,你没事吧?”

    “无碍。”齐阳答道。

    “都怪我没管好下属。”京北分坛的坛主自责道。

    “凌坛主,这不关您的事。而王队长是个血性汉子,在下也不会责怪于他。”齐阳道。

    “我回去一定好好说他。”凌坛主说。

    “坛主,你……”王柏既气愤又无奈。

    “你给我闭嘴,什么都不懂,只会胡说八道!跟我回去!”凌坛主一把拉住王柏就往外走。

    “二爷,您没事吧?”杨睿看着齐阳的右手,担心地问。

    灵儿也赶紧走过来,想查看齐阳的右手腕,却被他躲开。

    “没事。”齐阳说,“杨睿,你有事就去忙吧!”

    “好。”杨睿说完,又和灵儿打了个招呼后就往里走去。

    齐阳看了看灵儿,显然对适才的事还有些尴尬。

    灵儿关心地问道:“你的伤口可有裂开?”

    “没有。”齐阳道。

    灵儿这才略微放下心来,又说:“我看那位王队长只是脾气火爆了点,并没有什么恶意。”

    “在下知道。”齐阳不自在地转开头说。

    “他的话你就别放心上。”灵儿说。

    “嗯。姑娘怎么会在这儿?”齐阳转移话题道。

    “我是来……”灵儿想起昨日齐阳赶走自己一事,便有点来气,赌气地说,“我是来找齐典大哥的。”

    “阿典还在议事厅批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在下带你进去见他吧!”齐阳说。

    “会不会不方便呀?”灵儿迟疑地问。

    “怎么会呢?”齐阳说完,率先走进议事厅。

    这是灵儿第一次走进议事厅。

    议事厅不是很大,布置整齐而简单。在厅的中间是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周围摆放着十数张椅子。厅的周围是一排排的柜,柜子里放着各种。

    齐典此时就坐在上首位置低头看,听到声响便抬起头来。他看到是灵儿来了,随即起身笑道:“灵儿姑娘怎么有空过来?是有事找在下吗?”

    “齐典大哥,你先忙吧!我的事不着急。”灵儿说。

    “没关系的,姑娘有事请说。”齐典道。

    “你们聊吧!在下先回去了。”齐阳说完,转身就走了。

    灵儿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齐阳溜走了。

    “姑娘先请坐吧!”齐典说。

    “是这样的,我想向你打听飞天帮的事情。”灵儿说。

    齐典一愣,显然没有料到灵儿会问起飞天帮的事情。

    灵儿继续说:“我想找一个代号叫‘飞星’的杀手。”

    “什么?”齐典又是一惊。

    “齐典大哥,你怎么了?”灵儿问。

    “呃……我没事!”齐典自觉失态,歉然道:“没想到姑娘会问起这些陈年旧事。”

    “是我的一位闺阁好友,想寻找多年前的救命恩人……”灵儿正要细说,却被齐典打断。

    齐典说:“你们想找的救命恩人是杀手‘飞星’?”

    灵儿点了点头。

    “那你们不用找了,这个杀手多年前就已经死了。”齐典说。

    “啊?不会吧?”灵儿大吃一惊。

    “这个杀手是飞天帮的叛徒,飞天帮早已清理门户。”齐典道。

    灵儿失落地坐在那里,她想过要找人可能会遇到的各种艰难,却唯独没有想过“飞星”已死这种情况。若真是如此,她的紫昕又该如何是好?

    两人各自陷入沉思,没有说话。

    过了良久,齐典见灵儿情绪不好,才开口转移她的注意力。齐典说:“最近在下公事繁忙,幸好有姑娘帮忙照顾阿阳。”

    齐典的话终于把灵儿从思绪中拉回,她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我让他卧床养伤,他也不肯听。”她突然想到小旭说齐阳只听齐典大哥的话,便补充道:“齐典大哥,你怎么都不说说他?”

    “最近实在太忙了。”齐典无奈地说。

    “对了,适才外边有个队长在刁难齐阳。”灵儿希望齐典大哥能调解一下他们两人的关系。

    齐典问:“是京北分坛的王柏队长吗?”

    “是呀!”灵儿说。

    “他为人耿直,经常会说起这些。”齐典说,“姑娘不用太在意。”

    “并不是我在意,我只想问问这件事该如何处理?经常发生这种事,齐阳肯定会难受的。”灵儿担忧地说。

    齐典见灵儿如此关心齐阳,笑道:“这点不用担心,阿阳不会放在心上的。这种事他会自己看着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