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九十五节 侠骨不惧风亦雨(四)

第九十五节 侠骨不惧风亦雨(四)

    齐阳和灵儿用完早膳就去了京西分坛。

    齐阳去议事厅,而灵儿自然是去医阁找徐大夫。

    “徐大夫,您一路辛苦了!”灵儿微笑着说。

    “不辛苦。倒是灵儿救了那么多中毒百姓,辛苦了!”

    “其实灵儿也没做什么。”灵儿小脸一红,低头说道。

    “我们在总坛听到京城里有大量百姓中毒时都十分着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来。后来堂主说有灵儿帮忙组织大夫们救人,我们才略放下心来!我们抓紧时间处理好各种事务就赶回来帮忙,结果这里已经被灵儿处理得妥妥当当。”徐大夫赞赏地说。

    “灵儿所能做的也很有限,其他都是齐典大哥和逸兴门的英雄们处理的。”灵儿说。

    “哈哈!堂主在信中对你赞不绝口,门主对你也很满意,所以……”徐大夫说着就卖起关子。

    “所以什么呀?”灵儿追问道。

    徐大夫笑着说:“灵儿不是一直都想加入逸兴门吗?”

    “是呀!”灵儿激动地说。

    “原本这次门主就是和我们商议,各分坛的大夫人数已经饱和,今年就不再收新的大夫入门。”徐大夫说。

    “啊?”灵儿愣住了。

    “灵儿对我们逸兴门的大夫一职恐怕还不是很了解。逸兴门招收大夫和招收门人是两回事。虽然招收门人时也是经过了多重考核,排除了邪派混入细作的可能,但他们在进入逸兴门的一段很长时间里是接触不到门里的任何机密。待到时机成熟,才得以提拔成为骨干。而逸兴门的大夫则不同。他们一入门,就能接触到逸兴门各种机密。尤其是逸兴使者们的身份、身体状况、行动时间和内容。而这些机密在逸兴门中本是坛主以上级别的门人才能接触得到。”徐大夫解释道。

    灵儿有些明白了。

    “所以逸兴门大夫的招收必须谨慎再谨慎。而时下我们逸兴门对各邪派的威胁越来越大,他们正想方设法地派细作混入。而逸兴门大夫一职,将会是他们切入的重点,我们不得不防。所幸现下各分坛大夫人手充足。”徐大夫说。

    “我懂了。”灵儿点了点头,心中却难免失望。

    “不过呢,灵儿可是咱们逸兴门的功臣,不仅在武林群英会上为正义挺身而出,还为了京城百姓不辞辛劳,所以门主想破格收你入门。”徐大夫笑着说。

    “真的吗?”灵儿又惊又喜。

    “当然说真的。这件事还得到了多位使者的支持。”徐大夫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灵儿激动地说。

    “你先别着急。入门前需要集训,集训完还有个入门的仪式。”徐大夫说,“今年不同往年,新入门的大夫就只有你一人,所以门主让你等其他新入的门人一起。”

    “好呀!”灵儿开心地说,“对了徐大夫,那我以后也是在京西分坛吗?”

    “门主也说了,各分坛人手都足够了,灵儿你就灵活机动吧!哪儿需要你,你就去哪儿!”徐大夫说。

    “那也不错呀!”灵儿说。

    “何止不错?简直把我们都羡慕坏了。哈哈!”徐大夫笑着说。

    灵儿甜甜地笑了。

    “对了,灵儿一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徐大夫问。

    灵儿笑容一僵,换上难过的表情,说:“我是来请教徐大夫的,中了寒毒以后该怎么做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寒毒?谁中了寒毒?”徐大夫担忧地问。

    “您还不知道吗?是齐阳哥。”灵儿说。

    “什么?”徐大夫一惊,撑着药柜说,“他的身体怎么经受得了寒毒?”

    “那该怎么办呀?”灵儿焦急地问。

    “不对呀!他修炼的内功应该可以解寒毒才是。”徐大夫说。

    “他眼下内力不足。”灵儿说。

    “嗯,似乎对内力多少有所要求。这我还得回去翻翻书典。”徐大夫说,“他怎么如此不小心?”

    “是我!原本中寒毒的人是我!”灵儿难过地说。

    徐大夫顿了顿,才说:“那他这么做也是对的。灵儿你中了寒毒,他要为你压制寒气消耗的内力远远多于压制自身体内寒气所消耗的内力。”

    灵儿忧伤地低头不语。

    “只要有内力在,这点寒毒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灵儿不必如此难过。”徐大夫安慰她道。

    “那我能为他做什么?”灵儿问。她不想再像昨夜那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齐阳难受。

    “驱寒的药物都有活血的成分,用不得。”徐大夫说。

    “不用药的话,只能凭借外部的方法驱寒。”灵儿想了想,问,“温泉可以吗?”

    “好主意!不过……阿阳怎会肯去?”徐大夫说。

    “我会想办法!”灵儿认真地说。

    就在这时候,大厅里出现了骚动。

    灵儿跟着徐大夫走出医阁。

    正大声囔囔的人灵儿认识,正是那夜在百毒神教营地外拦住自己的那个男子邱劲冲。

    邱劲冲喊道:“在下想挑战你们的逸兴中使,快让他出来!”

    灵儿惊讶地问徐大夫:“中使大哥在京城?”

    “是呀!你不知道吗?”徐大夫说。

    “从没人和我提过此事。”灵儿有些茫然。

    “中使兄弟有公事要处理才会出现。”徐大夫说。

    邱劲冲见逸兴门人各忙各的,没人搭理他,火气就上来了,大声骂道:“不是说逸兴使者都是武林高手吗?畏首畏尾的,哪里还有什么高手风范?有本事你就出来!”

    邱劲冲话音刚落,就有人从议事厅里疾步走出来。

    灵儿原本还以为会是中使大哥,没想到出来的人却是王柏。

    “你是何人?这里是逸兴门,注意你的言辞!”王柏气冲冲地说。

    “在下雪花派邱劲冲,想挑战逸兴中使!”邱劲冲道。

    “就凭你?”王柏不屑地斜着眼从上到下打量着邱劲冲。

    “在下怎么了?至少在下敢来挑战!你叫逸兴中使出来,有本事就接受挑战呀!”邱劲冲叫嚣道。

    “我们中使兄弟武艺高强,你还是算了吧!自取其辱!”王柏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