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一百七十一节 运筹帷幄志千里(二)

第一百七十一节 运筹帷幄志千里(二)

    “幸亏有了灵儿帮忙,这原来需要三天准备的药材不到半天时间就准备好了。”徐大夫笑着说。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灵儿羞赧地说。

    “看来灵儿姑娘在京西分坛,徐大夫真是受益良多呀!”逸兴东使微笑着走了进来。

    “那当然。”徐大夫得意地说。

    “东使大哥,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灵儿问。

    “人员已经安排好了,武器装备也都备好了,就等黑莲神灯进京。”逸兴东使笑道。

    “你们还是觉得黑莲神灯会放在南山谷吗?”灵儿问。

    “是的,从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黑莲神灯会被送到南山谷的可能性最大。”逸兴东使说。

    “可是齐阳哥他觉得不是。”灵儿说。

    “那是因为很多情报我们没有对他提供。”逸兴东使解释道,“比如黑莲神教在南山谷修建密道时,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据前去探查的兄弟回报,他们曾将大量的布阵机关暗器运送到密道中。”

    “那里很危险?”灵儿惊讶道。

    “黑莲神灯所在自然危险重重。”逸兴东使说,“所以阿阳不相信黑莲神灯会在南山谷,是好事。”

    “可是……你们要小心!”灵儿担忧地说。

    “这点姑娘放心。我们的兄弟入门前都参加过集训,对各种机关、阵法的破解方法都很了解。”逸兴东使说。

    灵儿记得徐大夫提起过入门集训一事。

    “是呀!何况有东使兄弟出马,什么阵法都不在话下。灵儿你要知道,使者们可都是经历过长达一年的严格乃至残酷的各种训练。”徐大夫说。

    “这是真的吗?”灵儿惊讶地问,莫名想到了中使大哥,心里微微泛疼。

    “呵呵,徐大夫夸大其辞了。”逸兴东使笑道。

    “我可没夸大其辞。所以,灵儿你大可放心。”徐大夫说。

    灵儿点了点头,说:“那齐阳哥那边……”

    “到时你和徐大夫配服药让他睡上一觉,不就行了。”逸兴东使笑着说。

    “说得容易,一般的迷药对齐阳哥都不起作用。”灵儿皱眉道。

    “灵儿姑娘的医术,再加上徐大夫对阿阳身体情况的了解,就不难了。”逸兴东使说。

    徐大夫微笑着点了点头。

    灵儿却还是很担心。

    ---

    离开了医阁,灵儿便打算回友兰院。在经过春晓院时,灵儿习惯性朝齐阳的屋子看了一眼。适才用完午膳,灵儿见齐阳看起来很累,就让他回去休息。

    灵儿心想:“不知齐阳哥起来了没?咦?那不是厨房的陈大婶,怎么从齐阳哥的房子出来,是送吃食进去吗?”

    “陈大婶,您辛苦了,是给齐阳哥送东西吗?”灵儿上前问道。

    “是呀!先前齐兄弟让我送些茶水,我担心这会儿茶泡淡了,就又给他冲了一泡送过去。”陈大婶笑着说。

    “齐阳哥他没在休息吗?”灵儿忙问。

    “没有。”陈大婶道。

    灵儿也不管合不合适,就推开齐阳的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齐阳显然没有料到灵儿会直接闯进来,微微一愣才道:“姑娘你……”

    灵儿见齐阳眼底的疲累,竟然不忍心责备他,便走到他的身旁。他面前摆放着好几本账簿。

    “还没看完?”灵儿问。

    “还差一点。”齐阳以为灵儿找自己有事,问道,“姑娘有何事?”

    “没事。这些账簿你看好几天了?”灵儿问。

    “不是,今天刚让小旭送来的。”齐阳道。

    “你还真的好忙呀!”灵儿感慨道。

    齐阳笑了笑,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这些账簿今日一定要看完吗?”灵儿关心地问。

    齐阳放下茶盏,说道:“原本也不急,但过几日没空看,就让他们提早把账簿送过来。”

    “过几日没空看?难道是因为黑莲神灯之事?”灵儿心想,“不对,怎么有淡淡的茶香味?”

    灵儿把注意力放在茶盏上,想也没想便去揭盖子。“祁门红茶!你怎么在喝这个?”灵儿惊讶地问。

    “提神。”齐阳理所当然地答道。

    “可是你胃不好。”灵儿担忧地说。

    “这种茶还好。”齐阳不以为然。

    “果然!齐阳哥喝祁门红茶不是因为喜欢这个味道,而是因为它不那么伤胃。”这么想着,灵儿心中又开始泛疼。

    齐阳见灵儿没再说话,便又开始专心地看账簿。

    灵儿想陪着他,便也坐了下来,并随手拿起一本账簿翻看起来。

    齐阳只是抬眼看了灵儿一眼,却没有拦下灵儿这种不适宜的行为。

    灵儿原本也只是随意翻一翻,没想到账簿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钱庄的流水账,才看几眼灵儿便已觉得眼花缭乱。她偷偷瞄了下齐阳认真的神情及他手中同样记得密密麻麻的账簿,不禁对齐阳佩服得五体投地。

    过了良久,齐阳才把手中的账簿看完。他伸手捏了捏鼻梁,打了一个哈欠。

    “都看完了吗?”灵儿忙问道。

    “还有一本。”齐阳说着,又拿起一本厚厚的账簿。

    灵儿不忍心再看他强打精神,忙劝道:“困了就歇息一会儿吧!”

    “不打紧。”齐阳说完,习惯性地去拿茶盏。

    灵儿忙起身阻止,说道:“别喝了,都凉了。”

    齐阳也没再坚持,嘴角一勾,心里暖暖的。

    后来,灵儿一直陪着齐阳把最后一本账簿看完,既心疼又无奈。

    ---

    夜深了,灵儿却无心睡眠。不出意外,黑莲神灯后天就会到达京城,齐阳哥筹划了这许多,她和徐大夫真的能阻止得了齐阳哥吗?

    突然一阵风吹来,吹开了窗户,带来了秋天的凉意。

    不知不觉中,已经入了秋。

    灵儿记得夏天那会儿初遇齐阳哥的情形,那时他穿着厚实的衣袍出现在人群中,深深吸引了自己的注意。

    而如今,天渐渐转凉,齐阳哥似乎还未添衣。灵儿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今晚风很大,凉风不断地从窗户灌入,灵儿转而担心齐阳哥屋里的窗户可有关紧,更深露重,可不要染了伤寒才好。

    灵儿又忆起在洛阳最后的那几天,齐阳哥那一阵阵那隐忍的咳嗽声,顿感心疼不已。

    想到这里,灵儿赶紧下床披了件外衣,悄悄出了房间。

    果然如灵儿所担心的那般,齐阳的屋子窗户也被大风吹开了。

    灵儿忙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外,伸手合上窗户。就在窗户被合上前的一刹那,灵儿凭借微弱的月光发现屋内的床上并没有人。灵儿忙拉开窗户再次确认,被褥被整齐地叠放着,一如白日。

    “齐阳哥怎么不在房里?”灵儿心中震惊,“这都已经快二更了。”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血染侠衣》,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