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二百零九节 指鹿为马险为夷(三)

第二百零九节 指鹿为马险为夷(三)

    “小丫头,快放手!”胡大磊吼道。

    胡大磊的手下忙上前拽开灵儿,灵儿却死死抓住齐阳的手臂丝毫不肯松手。

    胡大磊恐吓道:“再不放手,就把你当同谋一起抓起来!”

    齐阳心中大急,也不管灵儿会不会受伤,用力扯开灵儿抓住自己的手臂,将她狠狠地朝小旭的方向推了出去。

    小旭等人眼明手快地扶住灵儿,并拉住她不让她再上前。

    胡大磊有些烦躁地命令道:“走!”

    “齐阳哥!”灵儿急得大喊。

    齐阳回头深深地看了灵儿一眼,就跟着胡大磊走了。

    灵儿一边落泪一边想:“齐阳哥武功这么高,若不是他怕连累他人不作反抗,他们根本抓不住他。可齐阳哥就没想过自己吗?这会让他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他明明知道这一去必死无疑!”

    胡大磊一行人才走几步又被人拦了下来。

    不过这次胡大磊可不敢表现出不满,他带着一行人躬身行礼道:“末将见过公主殿下。”

    幽兰公主一听暗卫禀报,就马上赶了过来。她担心地看了看齐阳,问胡大磊道:“胡副头领,这是怎么回事?”

    “回公主殿下,此人乃青风恶贼,末将正缉拿他归案。”胡大磊躬身应道。

    “什么?开什么玩笑?”幽兰公主惊讶地说。

    “殿下不知,这青风恶贼jianzi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横行京城已久。”胡大磊道。

    幽兰公主闻言脸色大变,怒道:“胡说八道!”

    “这……”胡大磊小心翼翼地瞄了眼幽兰公主,不知她怎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幽兰公主稍稍收敛了些怒气,又道:“本宫是问你们可有证据?”

    “证据?”胡大磊闻言一怔,随后才说,“证据还在调查,有人举报这个齐阳就是青风恶贼。”

    “哼!此人乃是本宫的准驸马爷,怎会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幽兰公主冷冷地说。

    “啊?”胡大磊惊讶极了。

    齐阳也闻言皱眉。

    “还不快给本宫放人?”幽兰公主催促道。

    胡大磊为难地说:“末将也是听上头的命令行事。”

    “上头?哪个上头让你连本公主的话都敢不听了?”幽兰公主不悦地说。

    “末将不敢!末将不敢!”胡大磊躬身道。

    “赶紧给本宫放人!有什么问题让他们来找本宫!”幽兰公主道。

    胡大磊无奈之下,只好放人。

    幽兰公主笑意盈盈地上前拉住齐阳的手臂,说:“阳哥哥,本宫来迟了,让你受委屈了。”

    齐阳任由幽兰公主拉着自己,看着胡大磊他们沮丧地离开了。他心想:“守莲静人怕是不会就此放弃。”

    幽兰公主担心齐阳的腿伤,让小太监扶着齐阳回齐宅。

    在经过灵儿身旁时,齐阳偷偷地看了灵儿一眼。

    灵儿明显松了口气,眼眶却红红的,眼中满是忧伤。

    灵儿知道自己应该开心,应该庆幸幽兰公主及时出现救下了齐阳哥,可是她却笑不出来。自己不如幽兰公主,没有能力去保护齐阳哥!

    齐阳有些心疼,却不敢在幽兰公主面前表现出来,默默地跟着幽兰公主走回齐宅。

    “阳哥哥,胡大磊他们为何要抓你?”幽兰公主试探地问。

    齐阳看向幽兰公主,见她满脸的探究,也不再相瞒,答道:“黑莲神教想要在下的命。”

    “啊?也就说这几日接连不断刺杀你的人都是黑莲神教的?”幽兰公主惊讶地说。

    “嗯。”齐阳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幽兰公主有些失望地说,她觉得齐阳的身形与青风侠倒有几分相像,还以为齐阳就是青风侠呢!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齐阳对幽兰公主拱手道。

    “不必客气,本宫的准驸马。”幽兰公主深情地看着齐阳。

    齐阳大急,忙说道:“请公主收回此言。”

    幽兰公主轻笑着说:“瞧你紧张的,本宫就这么不好吗?”

    “不。”齐阳忙解释道,“在下一介草民,不敢高攀。”

    “本宫可不介意这些。”幽兰公主认真地说。

    “承蒙公主错爱,齐阳不敢当。”齐阳皱眉道。

    “好了,先不说这些,你的腿伤未愈,别老站着。”幽兰公主说,“本宫听说宫里有种驱寒的秘药,已经派人去拿了,约莫一两日就可以拿到。”

    齐阳皱眉看着幽兰公主,有些承受不住她的深情。

    ---

    幽兰公主出面力保齐阳一事很快就传到了守莲静人那里。

    守莲静人勃然大怒,说道:“这么好的计划,怎么半路杀出了个幽兰公主?”

    慕容竑惋惜地说:“没想到那小子还有这么个靠山。”

    “那这个计划就只能这么结束了?”守莲静人问道。

    慕容竑点了点头,说:“尊者对官府中的事可能不太了解。这幽兰公主是当朝唯一的公主,在皇上面前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受宠至极呀!她若要拦下此事,除非我们能有真凭实据,否则便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守莲静人摸了摸受过伤的右胸,冷笑道:“这小子真是个厉害的对手!”

    慕容竑很沮丧,喃喃道:“又是青风恶贼又是齐阳,怎么都是难缠的角色?”

    “青风恶贼?”守莲静人问道,“此人也很厉害吗?”

    “可不是,武功奇高又聪明绝顶,怎么抓都抓不住!”慕容竑感慨道。

    “武功奇高?”守莲静人问。

    “是呀!他盗取翡翠灵玉时,我们出动了所有高手,那么多人围攻他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慕容竑愤恨地说。

    “若是让青风恶贼对战齐阳,谁会技高一筹?”守莲静人问。

    慕容竑惊讶地问:“尊者,您的意思是……”

    守莲静人打断慕容竑,说道:“青风恶贼能破重重机关阵法盗得翡翠灵玉,那能不能从逸兴门盗出黑莲神灯呢?”

    “可那青风恶贼为何要这么做?相传他还是逸兴门人呢!”慕容竑不解地问。

    “他是逸兴门人?”守莲静人问。

    “这谁知道?不过很多人这么猜测。”慕容竑道。

    “倪飞,你怎么看?”守莲静人转头问自己的得力手下。

    倪飞想了想,说:“若他是逸兴门人,就会知道逸兴门京城暗坛的位置,熟悉暗坛里的机关布置,更利于盗出黑莲神灯。”

    “不错。”守莲静人笑道。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