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二百二十四节 玉合人愿谁人现(三)

第二百二十四节 玉合人愿谁人现(三)

    就在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原来是逸兴门人见后山起了火光,忙赶过来灭火。

    灵儿向逸兴门人们简单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便拉着柳白赶回分坛,直奔春晓院。

    柳白很快便反应过来,问道:“妹妹怀疑是齐阳兄弟救了我们?”

    灵儿看着柳白说:“除了齐阳哥,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人会救了人就跑。”

    柳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齐阳的屋外时,齐阳正好拉开门。

    “两位姑娘,这么晚了,可是有事找在下?”齐阳微笑地问。

    灵儿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打量起齐阳的衣着。齐阳还是穿着白日那套浅蓝衣袍,衣袍整洁无污迹。

    齐阳不动声色地任灵儿打量,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柳白不知他们二人在干什么,便静静地待在一旁。

    见灵儿打量个没完,齐阳才开口道:“姑娘这是从哪儿来?衣裙上怎么还泥迹斑斑?”

    灵儿嘴角一勾,说道:“没想到齐阳哥换衣袍倒是挺快的,不过……”

    齐阳被灵儿看得心里发毛,说道:“在下不明白姑娘的意思。”

    “不过,齐阳哥似乎忘了换鞋了……”灵儿继续道。

    此言一出,齐阳与柳白皆低头一看,只见齐阳的鞋面上沾了些许泥土。

    若不是适才那般翻滚,鞋面上又怎会沾上泥土呢?

    齐阳正想开口辩解,就又听灵儿说道:“而且,连嘴角的血迹都没擦干净。”

    慌忙中,齐阳直接伸手去擦拭嘴角,可瞬间又停下了动作,僵在那里。

    柳白不得不暗暗佩服灵儿,居然如此就识破了齐阳兄弟的身份,又逼得他无法否认。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柳白忙拱手作揖道:“多谢齐阳兄弟出手相救!”

    齐阳赧然一笑,回礼道:“只是举手之劳,姑娘不必客气。适才……在下恰好路过……”

    齐阳没有继续解释下去,虽然当时他隐身在较远处,听不清灵儿与柳白之间的谈话,但暗中跟随一旁这样的事说出来还是无法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柳白道:“这么巧!幸好齐阳兄弟经过……”

    想到被那一人高的炙热石块砸中的大树,两人都感到后怕。

    灵儿看着齐阳淡淡的笑容,心疼地说:“既然受了内伤,齐阳哥还是抓紧时间疗伤吧!”

    “姑娘说的是!”齐阳从善如流。

    其实,灵儿先前就知道齐阳受了很重的内伤,想必短时间里也没有好全。

    此时这般问,灵儿自己也不知问的是先前的内伤,还是适才因为瞬间牵动大量内力而引起的伤上加伤。

    而齐阳并不知灵儿知晓自己先前就有内伤,这般模棱两可的回答倒是间接承认了适才又受了新伤。这让灵儿心痛不已。

    柳白发现灵儿的异样,忙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齐阳兄弟疗伤了!”

    灵儿点了点头,看了齐阳一眼便告辞离开。

    “两位姑娘慢走。”齐阳说着,暗暗松了口气。他垂首看了看自己的鞋子,不禁叹了口气。

    ---

    次日一早,逸兴东使就与众人告别,准备踏上归程。

    灵儿默默地跟在逸兴东使身旁,心中感伤。

    逸兴东使笑着说:“灵儿姑娘别这样,你即将加入逸兴门,以后还多的是机会见面。”

    “东使大哥,你要多多保重,注意身体!”灵儿难过地说。

    逸兴东使用眼神示意齐阳安慰一下灵儿,可齐阳这个闷葫芦却是偷偷瞄了一眼灵儿,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柳白揽过灵儿的香肩,无声地安抚她。

    “东使兄弟,保重!”齐典道。

    “好!京城分坛的各位兄弟,我们改日再会!”逸兴东使侧身,微笑地向众人拱手道。

    灵儿回头看了看,仍不见中使大哥现身。她竟替东使大哥感到惋惜,他们的情谊不是很深吗?难道是因为不想承受这离情特地不来送行吗?

    “阿阳去送送东使,其他人都回去吧!”齐典道。

    堂主一声令下,逸兴门人再不舍也只得回分坛。

    齐阳则陪着牵着马的逸兴东使向远处缓缓走去。

    直到二人在视线中渐渐变成了小小的黑点,柳白才拉着灵儿往回走。

    ---

    送走了逸兴东使,齐阳心情有些沉重。自己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每次离别都可能是生死离别。

    想到逸兴东使一路上都在劝自己对灵儿敞开胸襟,齐阳又觉得有些头痛。他做不到!

    走近城门时,齐阳被附近的一场打斗所吸引。

    远远望去,是百毒神教教徒围攻一位年轻男子。

    齐阳不假思索地飞奔过去。

    原来被围攻的这位男子是济苍雨的双胞胎徒弟之一,钟龚。

    “济苍雨一行已抵京了?我竟然还未收到消息。”齐阳心想。

    原本齐阳不想与济苍雨的人产生纠葛,可见那一群百毒神教教徒以多欺寡,逼得钟龚应对疲乏,齐阳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百毒神教教徒见有高手加入,也不恋战,纷纷撤退。

    钟龚喘着气向齐阳拱手道:“多谢这位少侠出手相助!”

    齐阳淡淡地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阁下无须放在心上!”

    钟龚适才见齐阳出手便知其武功极其高强,心生结识之意,也不介意对方态度冷淡。

    “在下钟龚,未请教少侠大名。”钟龚热情地说。

    齐阳看了钟龚一眼,微微有些惊讶。自己已表现得如此冷淡,对方却丝毫不介怀,没想到济苍雨的弟子竟有如此好的修养。

    良久,齐阳才开口道:“在下齐阳。”

    钟龚拱手道:“原来是齐兄,幸会。”

    二人朝城门走去。

    由于近来青风侠没有受伤,进出城门无须再排长队挨个儿检查,只要出示路引即可。而齐二爷自是不需要。

    钟龚见那些守城门的官兵对齐阳点头哈腰好不热情,有些惊讶:“齐兄是官府中人?”

    “不是。”齐阳答道。

    齐阳的惜墨如金,让平日话多的钟龚也不知如何接口下去。

    倒是齐阳突然开口道:“济庄主到达京城了?”

    “啊?”钟龚有些受宠若惊,忙打开话匣子,“原来齐兄已经知道在下的身份了!家师明日才会抵达京城,他特地让在下先赶回京城济家庄打理一下。”

    见齐阳又不说话,钟龚只好自己找话题,开始解释为何济苍雨如此重视,让自己先回庄打理。

    钟龚说:“因为俊师弟是第一次回京城济家庄,家师怕庄里的仆从打理得不好,俊师弟会不适应庄里的生活。”

    齐阳微微一惊,济苍雨何时又收了第三个徒弟?他不是不收其他徒弟吗?那这位“俊师弟”难道是济苍雨这十几年来一直在找的那个孩子?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