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二百五十五节 为药险赴北风岗(一)

第二百五十五节 为药险赴北风岗(一)

    “所以你俩是在这里看着我的?”灵儿挑眉看着钟龚和钟珑。

    “呃……”钟珑不知该怎么回答,忙看向钟龚。

    钟龚坦言道:“师父说了你未经他的许可出了门,我俩就得受罚。你要是想出去就去吧!大不了就是我俩去跪个十天十夜。”

    钟珑可怜兮兮地看着灵儿,希望她别这么狠心。

    灵儿叹了口气,说:“我不会偷偷溜出去的,你俩就放心吧!”济伯伯这招可真狠。

    钟珑刚松一口气,就看到灵儿继续往外走,他忙一把拉住灵儿,着急地问:“灵儿,你不是说不会偷偷溜出去吗?”

    “嗯,我去告诉济伯伯一声,然后再出去。”灵儿说着,拉开钟珑的手,走了。

    “哥,你说师父会同意吗?”钟珑问。

    钟龚摇了摇头,说:“咱们去练功吧!”

    “那不用看着灵儿了?”钟珑问。

    “你觉得灵儿会忍心看我们再受罚吗?”钟龚不答反问。

    “不会。”钟珑说。

    “那就是了,走吧!”钟龚道。

    ---

    齐阳一看到阿铭出的信号弹,就飞身朝约定地点去了。

    他们原本约在百毒神教外的那片林子里,可齐阳到达林子时却没有看到阿铭的身影。

    这种情况便是临时换了地点,齐阳在衣袍上扯了块布条,蒙在脸上,飞身往百毒神教百毒林而去。

    白天闯入百毒神教可得万分小心,所以若非必要,他们白日里都是约在百毒神教之外见面。

    临时改变了见面地点,这让齐阳有些担心阿铭的处境。

    轻车熟路地避开沿途的守卫,齐阳来到那片假山前。

    一身黑衣蒙面的阿铭听到动静从假山中走了出来。

    然后两人一起隐进假山的迷幻阵中。

    “出什么事了?”齐阳担心地问。

    “只要我一离教,便有人暗中跟随。摆脱他们倒容易,可是……所以只好让你冒险进来。”阿铭说,“那个神秘的特使今夜抵京,让我们几人亥时到北风岗接他。”

    “北风岗?一面紧挨着北风岭,是个适合布置埋伏的地方。”齐阳说。

    “特使带着这次疫病的解药来京,他想拿解药和逸兴门换《天下奇毒大观》。”阿铭道。

    “他们认为《天下奇毒大观》还在?”齐阳皱眉问道。

    “是,他们认为逸兴门手里还有手抄本。”阿铭答道。

    齐阳负手踱了几步,才问:“今晚之事就告诉了你们几个吧?”

    阿铭点了点头。

    齐阳又说:“近来你要小心一些。”

    阿铭惊讶地说:“你的意思是……我还以为他们的目的在《天下奇毒大观》呢!”

    “《天下奇毒大观》也是他们的目的。这位特使可真是下了一手好棋。”齐阳感慨道。

    “那今晚就是一个陷阱,并没有什么解药?”阿铭道。

    “那倒也未必。也可能是我多虑了。”齐阳说。

    阿铭却不觉得齐阳是会多虑的人,他说:“那今晚该怎么应对?”

    “我去会会他,看看他是什么来头。若有机会,就把解药拿到手。”齐阳说。

    “这太冒险了!”阿铭不同意,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解药,要拿解药还有其他办法。”

    “其他办法就不冒险了吗?”齐阳反问道。

    “我会想办法。”阿铭说。

    “你若暴露了,我也是死路一条。”齐阳淡淡地说,“而百姓们也等不了。”

    阿铭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劝阻齐阳。

    齐阳继续说:“等解药到了京城分教就更不好下手了。不管今晚是不是陷阱,都必须一试。而在那之前有一件事你必须办妥。”

    “什么事?”阿铭问。

    “那两个嗜酒如命的副分教掌教,也该去喝喝酒了,好为你打下掩护。”齐阳说。

    阿铭一下便明白了,这种事他可没少做。

    “这次的对手不简单,你一定要小心,只有保全了你自己才能保全我。”齐阳道。

    “可是……”阿铭为难道。

    “如果是陷阱,你知道该怎么做,一切以隐藏身份为要。”见阿铭眼中满是痛苦的挣扎,齐阳又补充道,“这是命令。”

    ---

    亥时将至,百毒神教京城分教管事的几人已经在北风岗等着他们的特使降临。

    他们相互打听着这位特使什么来历,竟无人知晓。

    亥时很快就到了。

    他们以为这位特使若不是像鬼魅般突然从天降下,便会如武林高手一样从远处踏风而来。可他们想错了。

    他们这位神秘的特使是坐着一个八抬大轿从远处缓缓而来的。

    如此出场,真是出乎五人的意料,可他们谁也不敢将情绪表现出来。

    当轿子在他们眼前停下,五人便一起拜了下去:“属下恭迎特使大人来京。”

    轿中人这才缓缓走出来,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各位不必多礼。”

    与其他四人一起缓缓起身,护教天尊抬头打量起这位特使。

    特使一身黑袍,中等身材,戴着黑纱帷帽,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但黑纱下的那两道凌厉的目光却让人无法忽视。

    “教主派本使来京主要是为了夺回《天下奇毒大观》。逸兴门想要救那些染病的百姓,就得拿《天下奇毒大观》来换解药。”特使得意地说,仿佛《天下奇毒大观》已经到手。

    “《天下奇毒大观》不是已经坠入深潭了吗?”丁大宇忍不住开口道。

    “只有你们这些做事不动脑子的才会上逸兴门的当。”特使毫不客气地讽刺道。

    丁大宇忙垂,不敢再随意开口。

    “逸兴门诡计多端,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那落入深潭的《天下奇毒大观》是不是赝品,你们又如何确定?你们想想,就凭你们这点本事,还能从逸兴门京西分坛里盗出《天下奇毒大观》?真可笑!”特使冷笑道。

    五人面面相觑,这特使说话也太不给大家留颜面了吧!幸好在场的除了特使、特使护法和那八个轿夫外只有他们五人。

    特使又说:“逸兴门手里有没有《天下奇毒大观》一试便知。能救那些百姓的只有我们最新研制的独门解药,他们除了交出《天下奇毒大观》没有其他选择。”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评哦~~卖萌求票票求评(# ̄▽ ̄#)~~友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