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血染侠衣 > 第三百二十节 城南马场斗智勇(二)

第三百二十节 城南马场斗智勇(二)

    “齐阳哥?”灵儿不禁脱口而出,语气中除了惊讶,还带了不少担忧。因为她看到齐阳适才从墙上跳下时下意识地捂住了左胸肋骨受伤处。

    济苍雨不悦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齐阳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尴尬地轻咳一声,稍整了整衣袍,对着济苍雨拱手道:“齐阳拜见济庄主,适才……失礼了!”

    “哼!”济苍雨回以一声冷哼。

    “齐阳此次前来,是有要事想请济庄主帮忙。”齐阳继续拱手道。

    “哦?”济苍雨冷笑道,“原来你有大门不走,非要翻墙而入,是特地来请济某帮忙的?”

    “在下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济庄主见谅。”齐阳诚恳地说。

    “苦衷?求人帮忙最重要是诚意,而你……连礼节都没有!”济苍雨冷冷地说。

    齐阳解释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在下以为济庄主……”

    济苍雨抬手打断齐阳,笑道:“济某就是拘小节之人。齐阳少侠,请回吧!”

    齐阳有些着急了,说道:“在下有要事!济庄主也不问问在下想请您帮什么忙就直接拒绝了吗?”

    “不错,因为开口的是你,济某便不会答应。”济苍雨肃然道。

    “济伯伯……”灵儿终于忍不住帮齐阳劝说,却被济苍雨打断。

    “这件事灵儿别管!”济苍雨面无表情地说。

    齐阳先前便已猜到自己去请济苍雨帮忙,定会受到诸多刁难。可这是他自己惹出的麻烦,怎能让齐典低声下气地去求济苍雨帮忙呢?

    无论要面对多少的刁难,他都必须忍下,他不能让孟飞去冒险。

    齐阳再次拱手道:“百毒神教自称拿到了鬼面黑衣人的尸首……”

    “鬼面黑衣人?”济苍雨一惊,眼前不禁浮现了鬼面黑衣人从断崖上坠落的情景,他的心里猛一抽痛。

    “不错,就是鬼面黑衣人。”齐阳继续说,“百毒神教自称拿到了他的尸首,今日在城南马场当众鞭尸。”

    “啊?”灵儿大惊,完全不知有这么一回事。

    “鬼面黑衣人的尸首?鞭尸?怎么可能?济某亲手火葬了他,然后还让他入土为安了。”济苍雨说。

    “不错,但此事逸兴门不知晓,知情者只有济庄主一人。”齐阳说。

    “知情者何止济某一人,还有俊儿、灵儿、钟龚、钟珑。”济苍雨想了想,又说,“钟龚、钟珑忙着拾柴,怕是没有注意到鬼面面具,也就不知尸体的身份。对了,你又如何得知此事?”

    面对济苍雨探究的目光,齐阳心思急转,答道:“在下听灵儿姑娘提过。”

    一旁的灵儿忙附和道:“是我告诉齐阳哥的。”

    济苍雨瞪了灵儿一眼,对齐阳说:“既然是假的鬼面黑衣人的尸首就让他们鞭尸好了,有何问题?”

    “但逸兴门不应知道此事,明知城南马场设下重重埋伏,也只能去涉险。”齐阳说。

    这其中细节济苍雨并不知晓,他不解地说:“知道了便是知道了,那又如何?就说是我济苍雨告诉他们的。”

    “这便是在下想请济庄主帮的忙。”齐阳拱手道。

    绕一圈又绕回来了。

    济苍雨故意板起脸来,说道:“说过了,不帮!”

    齐阳恳求道:“性命攸关,还请济庄主大人有大谅,帮帮在下。”

    “性命攸关?关乎谁的性命?你的吗?”济苍雨淡淡地说。

    “百毒神教把火药藏在尸首上,想在我们去抢回尸首时点燃引线。若是济庄主不肯出面揭穿百毒神教的阴谋,逸兴门人就会受伤。”齐阳解释道。

    济苍雨没想到事情已进展到如此紧要的关头,却又放不下脸来应了这件事。

    灵儿着急地问:“那他们打算何时去抢尸首?”

    “在下来之前,阿典已经带着孟大哥去了城南马场。”齐阳说。

    “什么?”灵儿一听大急。

    “不过在下已派人去拦截他们。只要济庄主愿意出面,他们就不会有事。”齐阳说着,看向济苍雨。

    济苍雨闻言暗暗松了口气,既然那边已有人去拦截,一切都还来得及。

    “济伯伯,您就帮帮逸兴门吧!”灵儿拉着济苍雨的手臂哀求道。

    “帮逸兴门没问题,但是……”济苍雨说着看向齐阳。

    “只要济庄主肯帮忙,让在下做什么都行。”齐阳忙接口道。

    “是吗?做什么都行?”济苍雨嘴角一勾。

    “是。”齐阳坚定地回答道。

    “济某不帮你,不过是因为你之前礼数不周。若你行个跪拜稽首礼,之前的事就全部揭过,如何?”济苍雨笑着说。

    跪拜稽首礼?灵儿一惊,齐阳哥是何等高傲之人,怎会愿意对自己本就不喜欢的人又跪又拜?灵儿正要劝济苍雨,就听齐阳应道:“好!”

    济苍雨饶有兴致地看着齐阳,只见他暗暗咬了咬牙,伸手去撩衣袍下摆。

    济苍雨故意挖苦道:“自古有云:男儿膝下有黄金。看来到了某些人那里便做不了准了。”

    此言一出,齐阳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

    齐阳继续手上的动作,口中说道:“齐阳只愿跪师父、跪门主。如今……”

    灵儿想起在雾语山上齐阳被迫向焦九下跪的往事,齐阳那般忍辱负重再次令她心疼不已。

    “如今又如何?”济苍雨笑道。

    “如今济庄主大人大量,帮齐阳救兄弟性命,齐阳心甘情愿一跪。”说着,齐阳已经屈膝跪在地上。

    济苍雨闻言不禁动容,就看着齐阳左手按住右手,支撑着身体,然后缓缓叩首到地。

    灵儿看着眼前的一幕生生愣住了。

    齐阳的稽首礼做得很到位,这再次令济苍雨刮目相看,恐怕他得收回之前指责齐阳不懂礼数的那些话了。

    见齐阳迟迟没有抬起头,济苍雨说道:“起来吧!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城南马场!”

    灵儿这才醒悟过来,忙上前去扶齐阳。

    齐阳在灵儿的搀扶下缓缓起身,身形突然一晃。

    灵儿担忧地问:“怎么了?”

    “不碍事,眼前黑了一下。”齐阳答道。

    “看来平日里还得多给你补补血气。”灵儿说。

    济苍雨不悦地看了看灵儿,这丫头的心怎么还系在这小子身上?

    齐阳直起身来,感觉到双膝旧伤处传来的阵阵不适,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

    “是不是膝盖处的旧伤又犯了?”灵儿忙问道。

    “只稍有不适。”齐阳答道,感到心中暖暖的。

    “膝盖处的旧伤?这么巧?”济苍雨心想着,忍不住回头看了齐阳一眼,随即将心中怪怪的念头赶走。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