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血染侠衣 > 第三百二十九节 青衣嫁祸怎脱嫌(六)

第三百二十九节 青衣嫁祸怎脱嫌(六)

    “飘飘夫人?”齐阳重复道。

    “嗯,你嫂子临终前让我替她报恩。后来我就跟着飘飘夫人,一来为了报恩,二来想借助夫人的力量找出血洗湖头村的凶手。”青衣蒙面人说。

    “曹兄认为谁会是凶手?”齐阳问。

    青衣蒙面人说:“我还没查出来,可能是往日的仇家,抑或者是老二他们,毕竟当年因为你嫂子……”

    青衣蒙面人没有再说下去,齐阳却对当年他们几人的旧怨有所了解。

    齐阳说:“这么多年了,他们要动手怕是早动手了。”

    “也对。可其他仇家又怎会得知我们归隐在湖头村呢?”青衣蒙面人不解地说。

    齐阳想了想,问道:“曹兄这几日杀人是为了报恩?”叶山隼人的青春恋爱物语作品目录

    青衣蒙面人点了点头,说:“那是先前不知你的身份。若是为了报恩就要杀了你,这份恩情只能改日再报了。”

    “据我所知,飘飘夫人可不是什么善类。她为何会出手救嫂子?”齐阳质疑。

    “你这是什么意思?”青衣蒙面人惊讶地道。

    齐阳继续说:“湖头村这么多村民遇害,飘飘夫人却偏偏只救了嫂子,这是为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这些我们永远都不会知晓,因为嫂子只交代让你报恩后就走了。”

    青衣蒙面人生生愣住了。

    “嫂子既然撑了那么久才与曹兄相见,又怎会突然辞世?嫂子的武功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是有武功功底之人。外伤再严重也不至于会突然要了她的性命。内伤太重?有曹兄护在一旁,也不应该如此!”齐阳分析道。魔狱无弹窗

    青衣蒙面人细细地回想起来,震惊地说:“她的确是突然就走了。那时我太过悲伤,也未多想。”

    “太湖本就是飘飘夫人的势力范围,她能打听到你们隐居在湖头村并不难。”齐阳又说。

    “你是说……”青衣蒙面人难以置信。

    “这只是在下的推测,真相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而曹兄跟在飘飘夫人身边做事,怕是也很难查到更多。”齐阳说。

    “的确如此。这段日子来,我帮夫人做了许多事,而让她帮忙调查凶手一事,她却总是敷衍。可不借助她的力量,我又如何能找出血洗湖头村的凶手?”青衣蒙面人皱眉道。

    “曹兄别担心,既然在下知道了这件事,就一定会帮你调查清楚。”齐阳说。官道无弹窗

    “好!那就拜托兄弟了!”青衣蒙面人并不怀疑,齐阳身后有逸兴门,想查出真相并不是难事。

    “曹兄眼下有什么打算?”齐阳试探地问。

    “有你帮忙我也不必再跟着飘飘夫人做事,与她的恩还是怨等你查出真相后再说吧!我要回太湖,去找老二他们问个清楚。”青衣蒙面人说道。

    “那请曹兄等在下的消息!”齐阳说。

    “好!这个面具你留着吧!”青衣蒙面人说着把鬼面面具递给齐阳,“就是有件事……”

    “何事?”齐阳问。

    “之前嫁祸于你之事……”青衣蒙面人愧疚地说,“要不我离开前去官府自首认罪,反正他们也抓不着我。”

    齐阳想了想,说:“不必了,清者自清……”天龙之段誉作品目录

    就在这时,有火光由远及近。

    “有官兵?来得正好!”青衣蒙面人笑道,“省得我再去找他们。”

    齐阳看着越来越近的火光,不明白怎会惊动到了官府?

    “你的伤没事吧?需要我助你脱身吗?”青衣蒙面人关心地问。

    “不必。”齐阳应道。

    “那好。对了,昨夜那个……‘踏风侠’是你们的人吧?”青衣蒙面人笑道。

    “‘踏风侠’?”齐阳有些惊讶,原来这几夜到处行侠仗义的人竟然是公孙骞。

    “那小子很有意思,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你的影子,不禁回想起你我刚打交道的那些日子。”青衣蒙面人笑着说。

    维多利亚的秘密

    齐阳记得那时自己刚和济苍雨交过手,受了很重的内伤,遇到他们几个恶人,只能用了缓兵之计,还真和公孙骞昨夜的情形相似。没想到这些往事在机缘巧合下救了公孙骞的一条性命,还化解了眼下的危机。

    看着已经围堵到眼前的官兵,青衣蒙面人朗声道:“青风侠,算你厉害!没想到百姓们如此拥戴你,我想把几桩命案嫁祸到你身上都失败了。罢了,后会有期!”说完,青衣蒙面人踏风而去。

    “他就是杀人凶手!快追!”有人大喊,然后众官兵就追了上去。

    齐阳正打算提气离开,却发现所有的官兵都追赶青衣蒙面人去了,自己被无视了?

    就在齐阳困惑的时候,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在离他不远时停了下来。儒道圣尊最新章节

    马车上下来的两人,让齐阳大吃了一惊。

    公孙茜笑着说:“久仰青风侠大名,今日总算让我见着了。”

    “别说了,赶紧上马车吧!”灵儿说。

    齐阳一下便想明白了。定是公孙骞把今晚的事告诉了公孙茜,然后灵儿也知道了。而适才那些官兵应该都是将军府的,是公孙茜想为自己洗脱杀人嫌疑吧?

    见齐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灵儿不假思索地上前拉他的衣袖。

    齐阳惊讶地看着灵儿,这些举动未免太亲昵了吧?

    灵儿不敢用力拉,只好解释道:“那些官兵抓不到凶手就会折返,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

    “那在下为何要坐马车?”齐阳挑眉问道。大腕崛起无弹窗

    “因为你身上有伤呀!难道你还想用轻功回去?”灵儿心想,却不敢说出来。

    倒是公孙茜开口解释道:“刚好我们有马车,就让我们送你一程吧!将军府的马车一路上也没人敢拦。”

    “不必了,告辞!”齐阳说完,就想离开,怎奈灵儿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不放!

    “青风侠,你就赏个脸吧!”公孙茜恳求道。

    齐阳看了看公孙茜,又看了看灵儿拉着自己衣袖紧紧不放的小手,这软硬兼施,实在让他无法拒绝。齐阳只好妥协道:“好吧!”

    灵儿和公孙茜交换了一个“成功了”的眼神,就推拉着齐阳上了马车。

    这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齐阳微微垂眸,暗中留意两位姑娘的一举一动,推断她们是否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公孙茜坐在一旁,手托着腮盯着青风侠看个不停,也不知在琢磨着什么。

    灵儿则静静地看着车窗外,微微皱着娥眉。

    公孙茜的反应还算正常,可灵儿又在为何事烦恼呢?

    不一会儿,马车就到了京西分坛外。

    齐阳率先下了马车,对着灵儿和公孙茜拱手告辞,然后就消失在后山的方向。

    公孙茜拉住灵儿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别担心了,他看起来没什么事。多亏你想了这么个好主意,帮青风哥哥洗刷了冤屈。”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