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血染侠衣 > 第三百七十一节 过往梦魇口难言(二)

第三百七十一节 过往梦魇口难言(二)

    灵儿见此,心中一痛。虽然她知道齐阳极有可能是在糊弄对方,但齐阳此时的表情却不似有假,仿佛在说一个从不曾向外人道出的秘密。

    齐阳微微垂眸,继续说道:“自那以后,老夫就不再食荤了。”

    “若食荤会如何?”徐乐关心地问。

    “会有不适。”齐阳抬头看向徐乐,转而微笑地说,“而且养生之道,清淡为宜。二公子也记下吧!”

    “神医的医术如此高超?为何不为自己诊治一下呢?”徐乐不解地问。

    齐阳笑了笑,才道:“有些创伤却是药石无法治愈的。关于这点,二公子难道还会不知吗?”

    灵儿突然想到小倚子曾经问齐阳胃疾可是与那次受伤有关,那次受伤?灵儿心中突然大痛,难道齐阳哥说的都是真的?

    “原来如此。”徐乐惋惜地说。

    齐阳暗暗留意徐乐的神情,此事怕是已经揭过。他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灵儿。

    灵儿正皱着眉头,双手绞着自己的衣角,显得非常不安。

    齐阳轻唤道:“铜铃?”

    灵儿闻声缓缓看向齐阳,心痛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齐阳担心徐乐起疑,意有所指地说:“你不是说饿了么?快吃点东西吧!”

    灵儿闻言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可她哪还吃得下东西?她努力忍着,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

    接着,徐乐提起了那两个侍卫疏于职守一事。

    齐阳说:“这也不能怪他们,深潭边上长着一种叫‘宁神草’的药材,会让人犯困。而他们陪了我们一整天,想必也累了。”

    “那又如何?把在下的贵客晾在一边,自己在那儿打瞌睡,此罪过就不可饶恕!”徐乐怒道,“在下会好好地教训他们,让他们长长记性。”

    灵儿被徐乐凶狠的语气吓了一跳,筷子不知怎么就从手里掉了下来。

    “小兄弟,这是怎么了?”徐乐挑眉看向灵儿。

    “糟了!徐乐该不会怀疑我们对那两人做了什么手脚吧?”灵儿越想心越虚。

    齐阳忙开口道:“铜铃胆子小,没见过世面,让二公子见笑了。”

    徐乐将齐阳对灵儿的袒护看在眼里,笑着说:“小兄弟心地善良,是不忍心看人受罚吗?”

    “我觉得他们并没有什么过错,只是累了。”灵儿强忍下恐惧,小声地说。

    “既然二位都为他们求情,那在下就对他们从轻发落吧!”徐乐说。

    “多谢二公子。”灵儿的声音还是有些打颤。

    “小兄弟很怕在下吗?在下可不是坏人。”徐乐说着,嘴角一勾。

    齐阳忙解释道:“二公子别误会,铜铃他只是比较怕生。”

    “小兄弟可以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没人会伤害你。”徐乐微笑着说。

    “我知道了。”灵儿低头道。

    ---

    回到屋里,齐阳让人去准备洗澡水,然后自己坐在矮榻上一言不发。

    灵儿觉得齐阳是在生自己的气。待四下无人,她就走到齐阳身边,小声地说道:“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齐阳抬头看着灵儿,轻轻叹了口气,才说道:“在下没有生气。”

    “你还说没有生气,你都不搭理我。”灵儿委屈地说。

    “啊?在下只是在想明日的事。”齐阳解释道。

    灵儿一听,不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闷闷不乐,自觉没趣地走开了。

    齐阳见状愣了一下,然后起身说道:“姑娘适才太过紧张了。”

    灵儿闻言低下头来。

    “在下不是说过不必惧怕徐乐吗?”齐阳低声道。

    “可我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忍不住害怕。”灵儿终于向齐阳坦白。

    “这是为何?”齐阳走近灵儿,询问道。

    “因为……”灵儿绞着手帕,支吾着说,“他不是好人。”

    “那请姑娘再忍忍,过了明日就好了。”齐阳柔声道。

    灵儿点了点头,问道:“明日就能把小倚子他们救出去了?你想好怎么救人了吗?”

    齐阳摇了摇头,回答说:“还没有万全的对策。”

    就在这时,有人靠近,他们也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仆从们送来了木桶和热水。

    “放在屏风后面吧!”齐阳用苍老的声音交代道。

    灵儿看着仆从们把一桶桶热水倒入大木桶中,不一会儿,屋子里就热气氤氲了。

    灵儿心想:“齐阳哥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此时沐浴并不适宜呀!”

    待仆从们离开,齐阳把门关上,对灵儿说道:“铜铃,去洗吧!老夫正好看会儿医书。”

    “我?”灵儿惊讶地看着齐阳,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胸口。

    齐阳点了下头,坐回矮榻上,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看了起来,却不是所谓的医书,而是那份地形图。

    “可是我……”灵儿不是不信任齐阳哥,只是这屋子并不大……

    确认四下无人,齐阳才再次开口:“姑娘今日不是摔倒了?难道不想洗一洗?”

    灵儿这才记起在刑房的那事,迫不及待地往屏风后跑去。

    齐阳微微一笑,低头去看手中的地形图。

    灵儿心想:“‘隐香’真是好东西,燃过后身上竟一点恶臭味都没有留下,也就让我一时忘了那件事。还是齐阳哥细心!”

    听到“哗哗”的水声传来,齐阳敛了笑容,蹙起了剑眉。手中的地形图也被他随意地搁在一边。

    齐阳暗暗咬牙,伸手去揉搓双膝。虽然揉的时候也很疼,但揉搓过后先前的那种刺痛感就没那么剧烈了。若他有多余的内力,哪还需要遭这份罪?

    灵儿舒服地泡在木桶里,似乎要把这几日来的疲惫都洗了去。她突然好奇齐阳哥在做什么,就拨开屏风的缝隙,偷偷往外看了看。

    这一看不得了,灵儿生生地愣在了那里。

    灵儿觉得自己的心被利刃狠狠地割开了。她快快地擦干自己,穿好衣裳,走出屏风。

    齐阳正拿着地形图,抬头看着灵儿走近,并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就仿佛灵儿先前看到的那一幕从不曾发生过。

    灵儿看了眼齐阳手里的地形图,什么也没说。

    齐阳顺着灵儿的视线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地形图,暗道一声“糟!”原来他适才拿过地形图时太过慌张以致拿反了!

    齐阳正想着要怎么解释,就看到灵儿拿了医箱走过来。

    “又要换药?”齐阳不太情愿地问。

    灵儿没有回答,只是蹲下身来,把医箱放在地上,开始脱齐阳的鞋袜。

    齐阳紧张地说:“姑娘这是……”

    -----

    感谢亲们的~~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起点中文正版,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