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书库 > 红楼丫鬟 > 第二十七章破瓶子

第二十七章破瓶子

    文杏以前也是习过软笔字的,但用的更多是硬笔字,可怎么说也是写了二十几年的字,书写的整齐这是必然的,若是做不到那才该羞愧了。

    “这首桃夭默的不错,你读过诗经?可还读过其他书。”

    “呃……我没有读过……也不是这样说,嗯,我只是看过几页诗经,唱歌一样念起来顺口,这才记住了,呃……其他书籍……没读过,其实这几天在这里收拾书房,就难免翻了翻几本书,桃夭……是……以前听我……的小伙伴念过,对,是的,现在在这边翻到了就记下了。”

    “诗经,恩,不错,那你可懂它的意思?”

    “知道,就是说一个新嫁娘若桃花一般,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嫁到你家去,定是宜室宜家,呃……后面……呃……后面,总之大意就是这样的。”诗经本就易懂,以前时不时的用用这简洁优美的诗句,谁也不会傻的去用那些长篇大论的译文,文杏也只记得个大概了。

    “呵呵呵……也没错,”金钿笑了笑又问道:“那你可读过笠翁对韵?”

    “啊?什么?恩,等等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好耳熟啊?”

    “笠翁对韵这本书是用启蒙的,它的特点就是跟唱歌一样,呵呵呵,这不正是你所好吗。”

    “呃……哦……”文杏看着眼前这个笑都笑得温温柔柔的美人尴尬不以啊!

    启蒙,启蒙的书籍给我看,算了看就看呗,反震以前也没看过。

    “对了,还有一事忘了交代你,书房乃是重地,你就是有要好的伙伴也不可往书房带,知道吗?别人也别让进,若是出了差错,你可是担待不起的,明白吗?”

    “是,明白。”

    “恩,以后书房就交给你了,再有两日也就差不多了,我也就不必过来了。”金钿欣慰的巡视了遍书房“好了,我也该走了”

    文杏想着去送送,这段时间多亏了人家,

    金钿就跟后面长了眼睛一般,回头对着她说道:“你不必送我了,好好歇歇吧,等下有时间在整理整理吧,不过走的时候记着锁好门。”

    “恩,”文杏目送金钿离开。

    回到桌前坐下,提笔习字全当歇息了。

    书房分两层。楼下全是一列列书籍,只在临窗口处设置了一书案,旁边放了一张榻,偶尔主子在这看书累了就在榻上憩息片刻,金钿说宝钗在悠然居时也是时常在这榻上歇歇的,楼上是个卧室,以前老太爷经常泡在这,就收拾出一间做了卧室,现在里面虽没住人,但里面也是满满当当的书籍,还余下些名贵的字画书籍,以及古物摆件之类的,都放在那,当然现在随着金钿的离开那也已经上了锁。

    文杏这的桌子是往日侍候的丫鬟们放茶水茶杯等一应器物的地方,现在那些器物都收捡起来了,桌子就腾出来了,正好可以可以用来习字看书。

    文杏金钿两人又用了两三日,这才将楼上楼下整个书房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金钿很是满意,这些时日还经常在宝钗耳边唠叨,将宝钗心勾的痒痒的,很是想过来瞧一瞧。

    确实,她也找了个机会过来看了看,进来第一眼书房还是之前的书房,书籍还是那么的多,也还是一列一列的书架,仅仅是将房间的摆设调整了一番,格局就与之前不同,给人的感觉却是耳目一新。

    宝钗来回穿梭在书架之中,时传来惊呼声,

    “这说居然还分了类啊!这找书可好找了。”

    “不错不错!分的很仔细。难怪你在这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那是自然,一份劳碌一份收获。占了这么长时间,总得做出些成果了,姑娘看着可还喜欢。”金钿笑道。

    “甚喜。”

    “喜欢就好,也不枉,我们俩收拾这么些时日。”

    “咦~,这是什么香?”宝钗嗅一丝幽香,将挑好的几本书抱在怀中,向着香源跑去。

    “姑娘慢些跑,仔细着脚下,别撞着了。”奶妈见宝钗一路快跑,吓得忙高声呼道。

    “原来是它啊!”

    一路小跑转了个弯,见到书案上摆着个土陶色梅瓶插着几枝白玉兰,这般搭配倒是有股返璞归真的感觉,凑近白玉兰深深的嗅了一口。

    “唔~这白玉兰不错,”

    “有心了。”可宝钗更感兴趣的却是这一梅瓶,伸手挪动着梅瓶,让它缓慢的旋转,细细打量,瓶口还有缺口,这样粗糙简陋的花瓶,宝钗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她的花瓶。

    “这一定是文杏倒腾的,你是一时兴起来了这,我们也来不及准备了。”金钿站到旁边,看到这么寒碜的瓶子,也是一陈错愕。

    “恩,应该是了。”宝钗点点头,金钿仔细打量了一下宝钗,瞧她没什么变化,也知文杏这事做的没惹她不快,倒也放下心来。

    还是一旁的奶妈,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开了库房,去拿那去年中秋时奶奶那款霁蓝釉嫦娥奔月梅瓶来换了这个。”

    “奶妈不必了,我看这个就很好,”

    “很朴实,虽然它没有她以往看到的那般颜色好,那般的精致,却别有一番韵味。你说呢?金钿”

    “嗯,朴实无华,往日我们用其他花瓶插花,或繁华似锦,或秀气端庄或是小巧别致,却从不似这般通透朴实无华。”

    “可……这也太寒碜了点吧?若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薛府连个好点的梅瓶都没有。”奶妈在一旁听宝钗金钿两人对这破瓶子瓶子赞叹不已,很是不理解,实在忍不住插嘴道。

    “小姐在这啊!我去给你打了壶甘泉,如今天气太热,还是喝点清凉的泉水解解热吧?”文杏端着个托盘走近,托盘上放置着一个青花陶瓷壶并五六个成套的茶杯。

    给在座的三人,一人斟了一杯茶,然后默默的现在一旁,金钿端着茶杯未喝,嘴角却不住往上翘了翘,奶妈一旁瞧着也不住的点头。

    宝钗慢慢的地饮了几口又道了声:“有心了,这个时候喝上一口清凉甘甜的泉水,甚好。”

    “奶妈金钿你们也喝啊,还有你,也忙活这么久了,自己也喝一口吧。”

    “多谢小姐”文杏先道了声谢,这才来拿杯子,

    金钿和奶妈只是点了点头,这才饮茶。

    现在正是正午,酷暑的正午正是烦热无比,好在悠然居树木繁多倒也甚是凉快,一杯甘泉到下去,更是解了,这股子燥热。

    几人都多喝了几杯泉水,这才停了下来,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宝钗又问起这梅瓶,

    “你这瓶子是哪买的?我看着倒是挺好的。”

    “这,回小姐这并不是我的瓶子,这是箐儿的,她给我插花用的。”文杏抬头看了眼桌上的梅瓶嘴角抽了抽,如实回答道。

    “哦,这样啊。那我等一下回去问问箐儿去。”

    “姑娘问这干嘛?你不会真要摆这破瓶子吧?”奶妈不解,可不解何止是她啊。

    “这个破了的就算了,外形要修改下,总不会差的,我挺喜欢这类款式的,去订做一些来瞧瞧,总要问问是哪家做的吧?”

    宝钗说要修改奶妈这才没在这上面多说,

    “这东西哪用得着去问那,随便哪家都做的出来,到时候随便叫一个掌柜过来,吩咐下去就好了。”

    “啊,哦,也好,那奶妈这事就交给你了。”

    奶奶自然无异议,点头称好。

    又表扬了一番文杏,赏了她个银果子之后便在开始看书,奶奶打着扇子,金钿递个茶水什么的,文杏站在稍远一些侯着,许是盯着脚尖厌烦了抬头向她们瞧去,瞧着瞧着眼神就偏了,目光都集中到那个破梅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