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江湖道义 > 第十四章 黑社会不用讲证据

第十四章 黑社会不用讲证据

    文涛把陈斌一脸的不满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理会。转过头打量着尤笑我跟他只是小过节而已。”尤笑看着没什么架势,但是看陈斌那些人的恭维劲,应该来头不小,红毛心想着。

    文涛鼓了鼓嘴,眼神飘向远方,一会回神过来。“料你们也不敢,不过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们都别想跑。”

    “还用查吗?明显就是他们干的。狼狗哥待我不薄,我今道。

    文涛抓了抓头,转而看着陈斌。“你有证据?狼狗是我拜把子的小弟,他出事你以为我会旁观?”

    “我们不是警察,不用讲证据。只要知道是他们干的就可以了。”陈斌坚持到。

    “但这件事可疑的地方太多了,我只是不想狼狗死的不明不白。”文涛看着陈斌,见陈斌仍想坚持。补充到:“我相信大薛先生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私下处理这件事,是他们干的他们肯定跑不了,你放心,立龙社那么多兄弟,不是吃干饭的。”

    陈斌一时语塞。

    “走吧,站这等警察来查身份证啊?”文涛说着就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见陈斌依然一脸不服气的站在那里,“不是要我叫大薛先生来请你吧?”

    陈斌便带着众阿烂仔压着尤笑到:“妈!放心,没事的!”

    尤妈妈不知道要怎样回答,一脸泪水的伫立在原地看着尤笑到。

    洞箫抓了抓下体,然后又放鼻子上闻了闻,不屑的回到:“什么人都得一样——死。”

    阿秀看着洞箫恶心的动作,撇过头,“阿萧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洞箫不以为然的嗤了一下:“阿秀,我是粗人,不懂什么恶心。都十几年交情了,你不会现在才认识我吧。”

    阿秀无奈的摇了摇头,捋了捋她利落的短发,看着阿全。“怎么样?待会去我场子玩玩?”

    “哪还有心思啊,狼狗这人虽说平时不怎么讨人喜欢,但跟我始终是拜过把子,砍过鸡头烧过黄纸的。认识这么多年,现在他就这么突然走了,多少有点——”阿全脸色有点沉重,难过两字终未说出口。

    “他不行,我行。你知道我最喜欢美眉给我吹箫的。等会把你场子里的十三金钗全给我叫上来。哈哈!”洞箫抢话到。

    “滚吧你,我怕我的姑娘们全得病。你一个单挑十三个,你以为你是叶问啊!”阿秀说着随手将桌上的垫杯布朝洞箫脸上丢去。洞箫一手接住,猥琐的超阿秀伸了伸舌头说到:“我实力强嘛!”

    薛棋看了看手表再转过头看了看三人。三人便停止了嬉闹。不一会文涛拎着鸟笼进来了。

    “阿涛,怎么样?”阿秀问到。

    文涛径直端起桌上的一杯茶,一口干了之后对阿秀点了点,然后对薛棋说到:“人带来了,还在下面找车位停车,我先上来了。”

    薛棋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文涛坐下。文涛坐下后问到:“怎么样?大薛先生想怎样处理这件事?”

    “做错了事,肯定要死的。”薛棋淡淡的说到。

    “这是肯定的,但是可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不然传出去我们立龙社的面子可挂不住。”文涛回到,其他人皆以为他们两个指的是尤笑到:“狼狗走了,千口堂要个说话的人,他下面的场子也要个做主的人。不如你接下来吧!”

    文涛避开薛棋的眼光,给自己杯子斟满茶再给薛棋填满。“我现在挺舒服的,守着个小饭店,也不忙,没事遛遛鸟,睡个觉什么的。江湖上的事,实在不想多管了。”说完文涛看着薛棋的眼睛。

    “那件事你还是放不下?”薛棋与文涛对视着。

    文涛眼神有些黯然的垂下,“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嗯。”薛棋说着拍了拍文涛的肩膀,“你自己决定。”

    洞箫刚想开口说狼狗的场子让他接下来时,陈斌带着众小弟压着尤笑到:“可惜狼狗哥不在了。”陈斌说着窃窃的瞄着薛棋,本以为薛棋接下来会夸奖他。

    “听说你是靠控制他妈才抓住他的?”薛棋站起来一巴掌扇过去。“祸不及家人,这个道理你懂吗?你第一完,薛棋质问到。

    “唉,算了,大薛先生,小问题,他也是有苦衷。”阿全解围到。薛棋这才坐下了,对尤笑的吗?”薛棋朝狼狗的尸体努了努嘴对尤笑到。

    尤笑的。只是放我兄弟一马就行了。有什么找我一个人就行了。”

    陈斌听完马上跳起来一脚踹过去,“操!你一个人顶的了吗?”尤笑话。尤笑不是也不行啊!想怎样随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尤笑到。

    “你哪来的枪?”阿全继续问到。

    尤笑,以为狼狗是被枪杀的,不以为然的回到:“抢的买的,有区别吗?你们今到。

    “呵,你看他们这样子说什么有用吗?”尤笑的,我认倒霉!”

    薛棋慢慢的从胸口上的内口袋拔出枪,仔仔细细的擦了擦。站起来缓慢走到尤笑的?”

    陈斌心里一阵激动,心想事情既然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尤笑着脸稍稍斜了一点,看着文涛说到:“刚才谢谢你。没有让我在我妈面前被人砍。”

    文涛翘起二郎腿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回到:“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说完了吗?”薛棋低着头问到,同时拇指叩开保险。

    “什么就是什么吗?”

    一名阿烂仔一拳揍在红毛小肚子上。“别大喊大叫的,凡事讲证据我们就去当警察了。”

    陈斌重重的呼着气,他已经紧张到极点了。尤笑话。皱着眉,感觉事情有点怪怪的。文涛则笑了笑,抿了口茶。阿秀看着文涛的样子,眼神透着一股爱意。

    薛棋抬起头正视着尤笑着便闭上了眼睛。

    “嘭!嘭!”两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