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江湖道义 > 第十五章 家法
    红毛吓得紧闭着双眼,尤笑话就被文涛挥手示意安静了。

    “知道为什么吗?”薛棋上前几步走到陈斌跟前说到。

    陈斌重重的喘着气,忍着剧痛抬头看着薛棋。“大薛先生——啊——我不明白。”事情到这地步,陈斌多少也猜到东窗事发了,但是还没完全戳穿,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装无辜的说到。

    薛棋擦了擦枪,转头看着狼狗的尸体。“把人给我带过来。”

    这时旁厅里几个小弟把打的鼻青脸肿的义仔拖了出来。薛棋把枪插回口袋说到:“现在明白了吗?”

    陈斌看着义仔,眼珠不停的打转,虽然不明白义仔怎么会被抓到这里来,但是眼前的情势不用多说也知道自己玩完了。狗急跳墙,陈斌强忍着剧痛向前跳起,同时拔出腰间的匕首,本想挟持住薛棋,自己讨条生路。然而在一边的尤笑到:“这个人,买凶杀了他老大,但是今他陷害了你。所以,他也不能完全由我们立龙社来处理,你可以先打他一顿,怎么打用什么打随便你,但是不能打死他。”

    听完薛棋的话尤笑到。

    义仔听完绝望的看着薛棋,尤笑完尤笑到。

    义仔看见一丝曙光,感激的看着尤笑你可以打他,并且不能打死他。俗话说一命换一命,这样换不了刀手的一条命。”薛棋拍了拍尤笑到。

    尤笑到。

    尤笑说这个刀手是你什么人,你要这样保他?”

    “他不是我什么人,我跟他中午才认识,这件事他虽然有责任,但是罪不至死。他只是个工具而已。况且,我相信他跟你我一样,都有爸妈。”尤笑到。

    “第一,他动手杀了立龙社的堂主,就算他只是个工具也得死,不然传出去我们立龙社会被其他社团笑话。所以第一条你错了。”薛棋转过身走向茶桌,“第二,有爸妈的人不代表就不应该死,整个中京每完薛棋已经坐下了,翘着二郎腿,看着尤笑什么。义仔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也瞬时黯然下来。薛棋却笑了笑,“不过正如你刚才说的,你救了我一次,我薛棋从不欠人人情。所以,你把他带走吧。”

    尤笑到。

    “先离开这再说话!”尤笑到。声音不大,但是因为众小弟都很安静,所以薛棋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洪亮。

    尤笑到。其实他很想立马答应下来,但是考虑到还有张志祥和光头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什么意思。才如此回复薛棋。

    “嗯!”薛棋摆了摆手,“走吧!”

    尤笑完几人就下楼了,楼下一群小弟见薛棋和众人下来了。纷纷散开一条路,有一个小弟以为薛棋等人要用车,急忙打开车。但薛棋却绕开了,五人在前面走着。后面百多个小弟隔着十几米路跟着。

    “喂!那个拎鸟笼的是谁啊?没怎么见过他,他怎么也和大薛先生和三位老大一起。”一个新烂仔问旁边的老烂仔到。

    “小声点!”老烂仔警告到,“他现在是放下了,处于半退半隐的状态。你没见过也不奇怪,一半没什么事他不会过来的。今他曾经中了一个帮派的陷阱,二十多个人围砍他一个人。结果那二十个人全部倒下了,他全身是血的走了出来。”

    “哇!那么猛!”新阿烂仔说着抬头对文涛有些虚胖的背影投以崇拜的目光。

    “呵呵,所以叫你别乱说话。文涛哥现在虽然手底下没人,也没钱。但是他走出去,外面的社团,知道文涛哥的,不管多大的大哥,都要给文涛哥几分面子。”老阿烂仔神采飞扬的说着。好像他就是文涛一样。

    “那他为什么要退下?”新阿烂仔突然转过头问到。

    老阿烂仔顿了顿,这个确实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在新人面前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自己刚刚树立起来的博学的形象立马就倒了。“额,这个有很多种说法,有说文涛哥厌倦了江湖厮杀,也有说文涛哥是为情所困。很多种,但是真正的原因我知道都不是这些传闻。不过这些事我们还是少知道的好。你也别太八卦!”

    新阿烂仔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假装很受用的点了点。

    薛棋五个人走在马路中央,后面一群小弟跟着。迎面而来的汽车见这阵势也都纷纷掉头。薛棋从口袋里掏出包烟,给文涛四人每人发了一根,最后自己点上一根烟。这时天色已渐暗,路灯开始亮了,路两边的霓虹灯招牌也星星点点的亮了起来。薛棋吐了口烟,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