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江湖道义 > 第十八章 杀父之仇

第十八章 杀父之仇

    巡警眯着眼,尤爸爸的身影被聚焦后而变得更加清晰。食指轻动,正要扣扳机的时候,巡警脑中闪过一句师兄对他的忠告:“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千万别开枪。子弹是不会回头的,人死也是不会复活的。”

    巡警突然松开保险,把枪别在腰上的枪套上,此时阿烂仔也已经跑了他跟前。巡警附身一冲夺过尤爸爸手中的刀,迅速掏出手铐把尤爸爸的双手反拷起来。

    尤爸爸虽然愤怒,但是也还没到完全失去理智的状态,巡警夺掉了他的刀后他似乎也冷静了少许。

    “你怎么抓我啊!快去抓这帮阿烂仔啊!”尤爸爸辩解到,“他们抢我钱啊!”

    这时几个阿烂仔见尤爸爸被拷起来了,吐着舌头扮鬼脸。巡警一看,几个阿烂仔手中果然抱着钱匣子。阿烂仔见巡警看着自己,这才想起来逃跑。巡警也丢下尤爸爸去追阿烂仔。

    尤妈妈追得比较慢,这才出来蓝山街,人群间隙中看见自己老伴手被反拷着,迷茫的站在人群中。尤妈妈刚要喊尤爸爸,却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从人群中走出,直接从后面拖住尤爸爸的下巴,一刀划断尤爸爸的喉咙。

    “让你儿子不知好歹!”鸭舌帽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便夺路而逃。

    尤妈妈双腿一下软了,不敢相信的跪在地上。尤爸爸动脉被割断,喷着血,很想捂住伤口,但是手却被拷住了,在地上抽搐着。

    旁边有些女孩尖叫起来,稍微冷静一点的男人则掏出手机叫救护车。尤爸爸在地上抽搐着,艰难的转过身,看见自己老伴一脸惶恐的跪在前方看着自己。

    或许是知道自己挣扎徒劳,或许是想在老板面前留下一个从容的样子,像年轻时追她时一样从容的样子。尤爸爸放弃了挣扎,挤出一丝笑容望着老伴,然后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警察和救护车赶到时尤爸爸早已没了体温,尤妈妈也在别人的提醒下给尤笑不出个所以然来,另一边也有几个警察在给目击者做笔录。张志祥却看见了尤爸爸背着的手被手铐铐着,缓缓的走到尤笑到:“你爸举刀砍人,我拷他是——”巡警话还未说完就被重案组的高级督察李志兵给喝停住:“住嘴!”

    “可明明就是——”巡警有点委屈的辩解。

    “你还说!” 李志兵厉声喝住。

    李志兵训斥巡警到,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巡警架不住李志兵的威严,灰溜溜的走到一边。

    “抱歉,是我没教好下属。”李志兵对尤笑,行凶者曾经丢下一句话‘让你儿子不知好歹’,能不能请你待会回警局说下具体情况。”

    现场简单的勘察取证完后,尤爸爸的尸体被抬上了运尸车。一些目击者也跟着去了警局。

    中京市西京警局,口供室内。

    尤妈妈憔悴无力的依偎在尤笑说。”李志兵看了看尤妈妈,对尤笑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自己私下解决的话,你也会触犯法律。到时候抓的就是你。”

    尤笑到:“想一时意气用事也行,但是先想想你妈。资料上看,你家就你一个儿子吧,你出事了你妈怎么办?”

    尤笑的什么意思。”

    两人都没了言语,沉默却被外面传来的几个阿烂仔的叫冤声打破。

    “冤枉啊,警官。是那老头先砍我,我随手抱着钱匣子挡的,随后老头被一位警官铐住了,我想起临时有事才跑的。”

    “对啊!我们是良好市民,干嘛抓我们啊?”

    “闭嘴!看你们几个也不是好东西,阿伯的钱都抢!”

    声音慢慢靠近,马上就要到走廊的拐弯处。尤笑到:“没人看见,你还要不要告。”未等阿烂仔回话,李志兵又拍了拍他的脸:“还有,像你这种小混混,我不高兴的话,可以查死你,你信不信?”

    阿烂仔虽然不服,但是也不敢吭声。

    “再跟警察叔叔一遍,你是被人打的,还是自己帅的?”李志兵叼着烟问到,此时不像一个高级督察询问犯人,倒像是一个黑社会恐吓平民。

    阿烂仔憋着嘴,忍了一会回到:“报官警官,我自己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