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江湖道义 > 第二十九章 一触即发

第二十九章 一触即发

    “别跑!”义仔见小兵跑走,大声喊到,同时和尤笑道:“义哥,为什么连你也要来抓我!”

    “跑什么!我什么时候说是来抓你的了!我们是来帮你的。”义仔怒到。尤笑了一遍,然后带着小兵回到城区,当然并不是交给大象,而是先把小兵安置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打算先看看事态发展再定夺。而另一边洞箫等了一店里装修。

    洞箫躺在一张沙发上,脚搭在酒桌上,掀开旁边的一张沙发垫,假装找人 的样子说到:“大象,你把人藏哪了?我兄弟死的冤枉啊。年纪轻轻的就,哎,不给他报仇,以后手下的弟兄可怎么服我啊。”

    “我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他了。” 大象与洞箫相对而坐。

    “找什么啊找?找了一到,但是话里却咄咄逼人。

    “那小子滑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但是我保证一定会把人交给你的。”大象委曲求全到。

    洞箫冷笑一声,对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姐招了招手,小姐看着大象,大象把头撇了一下,小姐便笑着做到洞箫旁边,洞箫抱着她亲了一口,“真香。”而后看着大象,“大象,不是我故意找事,你说把人交给我,我是一定相信的。你的人品道上的人都知道,但是我的问题是你要什么时候把人交给我啊!我兄弟现在还躺着殡仪馆呢,一笑了,怎么会呢?”大象心里犯愁到,警察问自己要人,洞箫又问自己要人。别的时候倒是不怕,但是换着两方要开打的节骨眼上出了这种事,只能先稳住对方。等社团人马准备好了,立马开打,到时候第一个要打的就是现在他眼前趾高气昂的洞箫。

    洞箫不屑的看着大象身后的小弟,鼻子轻哼一声。

    “啊!我现在打电话问问一个小弟找到人了没!”大象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义仔的电话,洞箫带人去了永兴社的场子,摆明了就是要闹事,所以永兴社的小弟已经去了很多人,义仔现在也正在赶去的路上。见大象打电话来了,接通到:“大象哥,我们马上就到了。”

    “什么什么啊!我问你找到没有?”大象有点不耐烦的说到。

    义仔看了看旁边的尤笑说。”

    “行了,快点。”大象挂掉电话把手机丢在酒桌上。

    “怎么?还没找到?”洞箫明知故问。

    不一会义仔和尤笑了还没找到,但是场面上还是要当着洞箫的面再问一次的。

    义仔眼神闪烁的摇了摇头,“那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但是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大象突然发怒的站起来,捡起一酒瓶砸在义仔头上。义仔硬着头皮挨了一酒瓶子,大象刚坐下,义仔头上的血就从头发里流出出来,顺着脸廓。

    “那是你小弟!你找不到人?”大象质问到。

    洞箫轻蔑的笑了一下,看着义仔: “那是你小弟啊?你还真会教啊,自己捅完我们立龙的老大,现在又让你小弟去捅我们立龙的小弟。”洞箫言语间的表情已有原来的轻笑变成恼怒,眼神从义仔身上飘到大象身上,“是你教他们的吧?大象!”

    义仔杀了狼狗的事,大象后来是听说了的,但是事情既然过去了,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压着火气对说到:“洞箫哥,你也太会开玩笑了。我们两边的关系这么好,我还跟你们狼狗吃过饭呢,我怎么会让他们这么做的,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

    洞箫假装眼睛有点疲劳的揉了揉,在大象未注意的时候突然跳起来,顺手操着桌上的烟灰缸狠狠砸在义仔脑门上,这一砸的分量和刚才大象砸的就不一样。大象是对着额头最硬的地方砸的,而洞箫则是朝着义仔的太阳穴砸的,随时可能会被砸死的。义仔中招后立马倒在了地上,尤笑着,把满是血迹的烟灰缸丢在沙发上。

    大象有点愤怒了,洞箫打的虽然是义仔,但是摆明了就是做给自己看的。在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小弟让外人打了,这事说出去大象就不要混了。

    “洞箫,别太过分了!”大象青筋暴露,瞪大眼睛瞪着洞箫。顿时两边的小弟全绷紧了神经,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大象,干嘛这么生气吗,我是帮你耶,你不喜欢就说不用我帮忙咯。”洞箫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食指掏了掏耳朵,“我只是看你你不会教小的,我就帮你教咯。”

    “说谁不会教小的!”大象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身后的小弟也全就近操起了凳子,酒瓶,烟灰缸等。洞箫身后的小弟见对方全装备起来了,也全部捡起有攻击性的东西。两边的人互相瞪着,就等洞箫说话了,洞箫如果说了句软话,气氛可能会缓下来,相反,如果洞箫再说一句强势的话,那么大象就会马上招呼人关门开打了。虽然在这种两边社团关系微妙的时候不宜如此莽撞的开打,但是出来跑的,面子最重要,如今大象面子有点挂不住了,也不管那么多了。

    洞箫像个小孩受委屈了一样的噘着嘴,抓了抓头原地转着圈,估摸着在这里开打的胜算有多大,转了两圈后突然停了下来,慢慢抬起头,死看着大象,两边的气氛紧张到极点。

    “哟,这么多人,武林大会啊!”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大象移开目光瞄了一眼,是李志兵,但是却并未理会他。

    洞箫慢慢张开嘴,突然笑了,轻轻的扇了一下自己耳光,邪里邪气的说到:“哎哟,瞧我这嘴,惹大象哥生气了,真对不起。”说着想伸手去摸大象的胸口,被大象扫开。

    大象见洞箫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况且李志兵也在,不好发作,把气愣是咽了回去。

    “怎么没人理我啊!”李志兵说着自顾自的走到酒柜上开了一瓶酒,往嘴里喂了一口,“干嘛呢?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洞箫转过身,让身后的小弟散开一个口子,对着李志兵做了个请的动作“李警官大驾光临,来来来,上座。”

    李志兵也不客气,揣着酒瓶就坐了过去,这样一来大象坐在他右手边,洞箫坐在他左手边。

    “大象?干嘛不说话啊!气呼呼的谁惹你了?”李志兵问大象到。

    大象剜了一眼洞箫,平肤了一下情绪对李志兵到:“怎么,李警官不是工作很忙吗?怎么有兴致来我这玩了?”

    李志兵把酒瓶揣着桌上,“没什么,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别忘了赶紧把人交给我,我好交差。不然上面压着,下面催着,电视台还的你没忘吧?我要给手下兄弟有个交代,希望你别让我为难!”说完左手竖起了三根手指,示意三天时间,然后假装弄错了的表情,再按下一根手指,大象知道那是在提醒他只有两天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