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六十四章 一块封地引发的战争

第六十四章 一块封地引发的战争

    “滑头,哈哈!”

    李渊大笑过后,从面前的桌子上找出一份帛书,旁边的老太监赶紧躬身接过,在萧寒满是希冀的目光中缓缓打开。

    “门下:今长安人萧寒,从医出身,改…………”

    “……今赐,县子爵位,准着红袍,俸禄五百石,钦此。”

    “臣,谢皇上…”

    好不容易熬到老太监念完,萧寒赶紧谢恩,其实刚刚念得全都是文言文,听的他头都大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不过听不懂,他可以看旁边人的表情嘛,这不,从旁人的表情上来看,萧寒感觉应该是有料!

    谢完皇上,恭恭敬敬的把圣旨接过来,萧寒以为这就完了,刚要提起前摆,溜回去找个明白人研究研究到底占了多大的便宜,没想到腿还没迈,眼睛先动不了了。

    环佩叮当,清脆的铃声将萧寒的目光吸引过去,龙椅后面的黄色纱帐被一双素手掀开。

    紧接着,从纱帐里面走出一宫装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绸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虽没有萧寒所期盼的半露胸脯,但是依然让萧寒看的目光沉醉,我勒个去,唐朝福利这么牛逼,这也是给我的?

    李世民从宫装女子一出来,就紧张的看着萧寒,薛收可不止一次两次在他面前说过萧寒经不住美色,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你瞧瞧,好家伙眼珠子都不会动了,把人家宫女看的两腮犹如桃花,都快红到了耳朵根后面了!

    眼见宫装女子已经款步走到萧寒面前,李世民赶紧出列,挡在萧寒身前,对着李渊拱手道:“儿臣与萧寒一见如故,想为萧寒正冠!”

    “准…”

    “正冠?啥玩意?”萧寒被李世民挡住视线,正不乐意呢,突然听到李世民说的话,这才发现,原来人家宫女姐姐手里似乎捧着一顶头冠,可惜还没看清样式,就被李世民挡的一个严严实实!

    而另一边,得到了皇帝的允许,李世民缓缓将紫金冠从宫装女子的手中接过来,郑重的戴在萧寒的头上,帮他把垂下来的两条丝带系好,又扶了扶正,这才退后一步,面露笑容的望着萧寒。

    萧寒那里经过这阵势,见李世民如此郑重,他也不敢耍宝,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就感觉这啥头冠怎么这么沉,像是带着一块铁块一样,翻着眼睛想要瞅瞅头上这玩意到底是啥做的,是不是金子的干活……

    旁边的李建成见萧寒翻白眼的滑稽样子,不但没笑,反而冷哼一声,面沉似水。

    原本他还想要争取一下萧寒,可如今一看,他与李世民关系竟然如此亲密,这样一来,他倒也不必再花心思来拉拢萧寒了。

    须知这正冠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礼节,正冠之人首先须要比这被正之人尊贵。

    而且关系更是需要很好,日后要时常提携和帮助才可,可以说,如果是派系之间,两个派系绝不可能出现给他人正冠的情况。

    萧寒封侯仪式完毕,雅乐响起,四周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的皆拱手祝贺,这一次,萧寒算是正式在大唐的权利阶层露脸,日后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了。

    此时就算萧寒再笨,也懂得该如何做,赶紧朝着四方作辑回礼,一时间官员和和睦睦,仿若一家人一般……

    但是这种情况注定不会太久,萧寒是一个新丁,不清楚步骤,但是这些老狐狸那个不是修炼成精,焉能不知授冠之后,就是封侯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封地!

    封地关乎一个侯爷的最基本利益和权力,如果把你封在海南岛,好家伙,以现在的交通方式,你来回一趟,半年多不用干啥了,全在路上了。

    而在所有封地中,毫无疑问,越接近大唐的权利中心长安,也就越好。

    幸运的是,现在大唐实际分发出去的封地并不多,所以就长安城附近都有很多闲散之地。

    造成这一点是因为大唐开国所立的大部分侯爷都是闲散侯爷,连个封地都没有,甚至下一代都不能继承侯爷的爵位,这也是比较可悲。

    雅乐渐止,四处的嗡嗡声也消失不见,几乎所有人都在翘头以待,就连那位历经四朝的老伯秋福都大老远伸着脖子往这看,金殿封侯,必有封地,而且封地肯定不会太远,这已经是一个默认的规矩,所有人都在观望,看看这位新晋的子爵到底有多大的分量。

    李渊高坐龙椅之上,珍珠串成的珠帘恰好挡在眼前,让人看不大清他的眼睛,等到所有人都在观望萧寒的时候,这才开口道:“世民,上次让你为萧寒挑一封地,你挑的怎么样?”

    李世民向着李渊拱手,朗声道:“儿臣借阅过各地县志,特意选出三块地方,请父皇圣断!”

    “哦,哪三块地方?”李渊问。

    “第一在长安东南,蓝田县,第二在长安以西,永寿县,第三个在泾阳县以北,三原县!”

    李世民站出来,对着李渊娓娓道来。

    这三个地方都是他和薛收精挑细选过得,其中以蓝田最好,依山傍水,距离长安仅有五十里路,只是这等封地,自然有大把的人在垂涎,而第二个选择,永寿县距离长安也仅有七十里路,地形又极为险要倒也不失一个好的选择,至于最后的三原县,李世民和薛收只是随意拿出来凑数而已,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它。

    “蓝田?”

    果然,李渊对于李世民第一个说的地方颇为关注,嘴里轻声念叨着蓝田的名字,几乎要下了决定。

    就在此时,文官队伍里一个老者站了出来:“启禀皇上,微臣认为蓝田作为封地,有些不妥……”

    “哦?有何不妥?”李渊面无表情的望了老者一眼,颇有些玩味的意思。

    老者直起身来,仿佛没见到皇帝的表情,依然面色严肃道:“蓝田县,是长安与秦岭之间的要道所在,连接巴州,金州两处要地,未来必定要派兵把守,微臣以为,此地应该由大唐直接管辖,不适宜作为封地!”

    派兵把守就不适合作为封地了?就连不通晓政事的萧寒都觉得这个理由太过于牵强,看向此人的眼神也变了,这人摆明就是来找茬的吧,虽然我没说要那块,但是我可以不要,你不可以拦着不给啊,我和你又无仇无怨的!

    “放屁!”

    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响彻全场,差点吓得萧寒一激灵。

    “谁?谁在大放厥词?”出来说话的老头差点被这俩个字呛死,身子都气的直哆嗦,转着圈找说话之人。

    不过不用他找,说话的人自己就站了出来。

    一颗锃光瓦亮的脑袋杵在那里,几乎可以当电灯用,而且就连眉毛都没有一根!让人一看就再难忘记

    长成这样的自然只有一人,刘弘基刘大人而已!

    萧寒转头一看,差点没乐出声来,在刘弘基身边,同样光头的段志玄正友好的看着萧寒,俩人凑一块,活像一对卤蛋,区别的只是一只眉毛没毛,一只有毛而已……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老先生原先估计还想与来人对骂,但是一看刘弘基一身的匪气,立刻就熄了这个念头,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呐!

    “啥啥啥?”一脸匪气的刘弘基掏了掏耳朵,萧寒亲眼看见掏出了一坨不明物体,然后屈指一弹,不偏不倚,正好掉到老先生头上,这一下,可算是炸锅了,把老头给气的,掏出勿板就要去拍刘弘基。

    “小犊子,今:“怎么样,老子讲义气吧~”

    另一边,刚刚才爬起来的老头见刘弘基如此得意,气的浑身都在哆嗦,用力甩开扶他的同僚,颤抖着手指着刘弘基,张着嘴,半出话,最后眼睛一翻,竟然活生生气晕过去……

    萧寒一见如此,也有些傻眼,心里直咕念:“哎,这唐朝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经气。”

    不过老头这一晕,他自己是没啥事了,文官堆里又炸了……

    自古以来文武两不合,特别是现在,因为打仗,武官的地位无限被拔高,而武官里又多是刘弘基这样的胚货,文官里早就对武官心存不满,现在一见刘弘基竟然高在大殿里公然出手,这下算是炸了窝了。

    几个老夫子跳出来就对刘弘基一顿的口诛笔伐,而刘弘基自然不甘示弱,来一个骂一个,来一双骂一双,这些成不出话,偷偷抬头望望李渊,李渊高坐台上,看不出表情,也没有出声阻止,任由下面人乱成一锅粥。

    不过这也难怪,李渊刚从偏居一隅的太守偶然当上了皇上,威严还没有完全树立起来,等到了武则天的时间,谁要敢这样在朝堂上胡闹,估计早就挂宫门口示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