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五零章 道人是谁?

第一五零章 道人是谁?

    萧寒见过华老头正骨,只是华老头正骨的手法实在不敢让他恭维,每一次,只要看到一半,萧寒铁定就会被杀猪一般的惨嚎惊走,那叫声绝对是闻者流泪,听者伤心。

    而正完骨的人还要抹着眼泪感谢华老头,至于心里是不是在感谢他八辈祖先,这就不得而知……这次看这道人正骨,不知是不是也这个样子。

    道人这下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先起身从愣子怀里接过医药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柄黑色的大剪子,然后皱着眉看了看身边几个好奇的女人。

    “诸位女施主,都请回避一下……”

    小敏和薛盼正看的津津有味,没寻思到这道人说赶人就赶人,刚刚萧寒在这的时候可没让她们回避,心里有些不喜,特别是两个丫鬟,小嘴一嘟,刚要出声指责,就被萧寒和张强赶紧推到一边。

    “一边去,一边去,这要给他剪裤子了,你们还看什么!”

    “呀……呸!谁看了!姐妹们,走,我们去那边看枫叶!”

    萧寒无奈的看着小敏大摇大摆的领着几人离去,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女人都是不讲理的……

    再回身,那道人已经把大牛的裤管剪开,正用手固定骨折部,一边轻轻的往左右上下方向摇摆骨折远端,一边侧着耳朵听骨擦音。

    没消多少时间,这道人就结束了手上的活动,萧寒在旁边不由得一惊,心道这么快就好了?这也太神速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而当看到道人甩着手去够夹板,萧寒立刻反应过来,非常长眼色的把夹板提了过来,和道人一起给大牛绑紧。

    做完这一切,道人额头上也开始冒汗,萧寒朝着小东使了一个眼色,小东立刻领会,飞快的跑回去,不多时就取来一竹筒泉水递给道人。

    道人见状也不推辞,接过来就大口的灌了下去,一竹筒水很快便喝了干干净净。

    喝干净水,把竹筒递还给小东,道人擦了一把沾到胡子上的水珠,又从药箱里取来纸笔,写下一个方子,这才对着外围弓着腰的那人招了招手。

    “施主,你先过来,这是你弟兄?太不小心了,今完,立刻使劲的点头:“是是是,小人替大牛多谢孙道长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我这就去找人,这就去!”

    说罢,这就要赶紧转身离去,不料,他还没来得及离开,就听那年轻的贵家少年无比惊讶的喊到:“你是……孙道长?!”

    本来,被人称为贵人的萧寒正在心里偷着乐,猛然间听到那人称呼道长为孙道长,心里猝然一惊,立刻起身,一脸震惊的指着那道人问道:“您,您姓孙,敢问您高姓大名……”

    那道人不知道面前这少年为何如此失态,奇怪的看了萧寒一眼,对他说:“哦?这位小兄弟听说过贫道?贫道俗家姓孙,孙思邈。”

    “孙思邈!果然是,我就早应该猜到!”

    一听这个名字,萧寒嗓子眼里立刻发出“呴喽”一声奇怪的声响,道人接下来说的话萧寒是一句都没听见,脑海里只剩下孙思邈三个大字,对,这里是五台山,可是后来这里可不叫五台山,而是叫做药王山!

    而谁能称得上药王这个称号,不就是千年香火不断,已然被人神化的药王,孙思邈?!

    “萧寒…萧寒……”张强看萧寒双目开始空洞起来,立刻也知道这是遇到了大人物,赶紧拉了拉萧寒的衣服,帮他回神,顺道再悄悄问道:“孙思邈是谁?”

    可是,就张强那个大嗓门,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在这寂静的树林子中,这声音也足以让周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太丢人了!刚清醒过来的萧寒恨不得把张强的嘴巴缝起来,你丫不知道就不能装知道?非要暴露出来?!

    孙思邈是谁?是一个影响了中华医学几千年的传奇人物!

    而如果让萧寒说在这个时代他最想见谁,孙思邈绝对是其中最想见的人之一!

    认真算起来,萧寒就是从军医出身,当初早早就问过华老头,而在自视甚高的华老头嘴里,孙思邈都是让他无比佩服的对象!

    华夷愚智,普同一等!

    这是一位真正的医者,一位连皇帝赐官都推辞不去的医者,仅在这一点,华老头就自认不如!

    “你闭嘴!”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萧寒撇下摸着脑袋一脸茫然的张强,这赶紧对孙思邈执弟子礼。

    “小子萧寒见过孙道长,家师华先生对道长向来推崇,责令晚辈如果见孙道长一定要恭敬以以师礼相对,0只是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见到道长,实在是三生有幸!”

    很久没有这么客气的跟别人说话了,萧寒都感觉生疏了不少,他是最讨厌繁文缛节的人,在华老头强逼着这才学习了一些,除去今道:“呵呵,不必多礼,我其实也早就闻神医萧寒之名,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神医……”萧寒当场就弄一个大红脸,赶紧拱手:“孙道长你这是在笑话我,在您面前,我哪里敢提医术!”

    孙思邈闻言,却很认真的对萧寒说:“怎么不敢?你把战场急救术传授出去,还研究出青霉素,这份功德,已然无量!可惜当初你师父发帖邀我一起去研制青霉素时,我正好有病人走不开,否则一定要去观摩学习!”

    药王要跟我学习?萧寒差点晕过去,就自己那两下子,露馅是必然!不过露馅不怕,他本来就不指着这个神医的名头,怕就怕药王以为自己是弄虚作假之人,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这得赶紧岔开话题,萧寒眼睛乱转,有些心虚的对孙思邈说:“嘿嘿,那个孙道长太抬举小子了,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说到这,刚巧看到大牛的同伴还没走,这下算是抓着机会了,赶紧指着他说:“哎,你,就你,别害怕,虽然你接二连三的打断我们救人,倒也是心急自己兄弟,不知者无罪!我与这大牛早先也有一面之缘,这次救人救到底,愣子,你赶车把他俩送回去,我们与孙道长在这里等你!”

    那人被萧寒指着,腿肚子都抖的筛糠一般,正如萧寒所说,他要不是情急,根本就不敢在这一群非富即贵的贵人面前大喘气,尤其是听说这年轻人还是一位侯爷,他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里长,而侯爷,不知要比里长大出多少翻!

    等到萧寒说完,这人“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嘴皮子哆嗦半出来,只能“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来和张强他们一起把地上的大牛抬到车厢里,向着家赶去。

    “此子,大善!”孙思邈抚着长须赞叹的看着也跟着忙活的萧寒,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这位华先生的高徒且不论医术如何,医德却是无缺。

    等到把人送走,萧寒心里算是百味交集,又期待与药王相识,又有那么一些怯意,扭扭捏捏不知该如何与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说话。

    孙思邈见萧寒突然扭捏起来,也不知所谓何事,只道是萧寒年级尚小,心性不定,这就当先对他说道:

    “哈哈,今日得见你这故人之徒,又与你一起救得一条性命,却也是一件幸事!对了,还不曾问你,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

    萧寒听药王问起自己,赶紧拱手回答:“没事,没事,我们这就是在家闲闷,出来散心,游玩一番!”

    “哦……”孙思邈点点头,又看看:“既然是出来游玩,看这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去我道观休息一晚,我正好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

    “啊,请教?咳咳……不用,不用,我们明日还有事情,就不打扰道长了!张强,张强,别愣了,我们要赶紧启程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