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二百零五章 快到年末

第二百零五章 快到年末

    距离朝会过去已经三的三两事,在这个冬的绝不是自己!绝对不是!

    不过,风靡长安大街小巷的传言在这一有金子了,就连看都没看过!现在明晃晃的一堆就散落在桌子上,俩人竟是连要都不敢要!

    “侯爷,您这是折煞小的啊!我们那里能用这东西!再说,这就不是给我们的,这是给你赔罪的,我不能拿,绝对不能拿!”愣子叔把脑袋摇的飞快,头下的枕头都被摇到了床底。

    不光愣子叔这样说,老刘也是一模一样的说法!甚至比愣子叔还要激烈!

    俩人之前在军中,受伤吐血不是一次两次了,被人从战场上拖下来都快习惯了,那一次不是生扛扛过去的?

    像是现在有人照顾着,有病号饭吃着,有份例拿着,这都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再拿主家的金子,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结果,萧寒好言劝了好久,俩人宁死不从,无奈,只能给每人留下两块,好给家里人打个首饰,其他的入帐,就当是替二人先保管起来。

    多余的金子收起来了,就给留了两块,愣子叔这才眉开眼笑,一手抓着一块,琢磨着是给老婆打个镯子好,还是留着压箱底好,财迷的样子让萧寒都不禁捧腹,他这是忘了自己最开始看到金子的时候,表现要比俩人不堪多了!

    至于两人的伤势,华老头说的没错,俩人都没什么大事。

    说起来,也是多亏了自己家的铠甲够结实!经受如此重击都能护着俩人一命,现在虽然还不能下地,但是吃饭说话已经没了大碍,甚至在这次萧寒去探望之时,愣子叔还在床上偷偷拿着小瓶子喝酒。

    结果毫无疑问,酒被没收了,照顾他的愣子也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骂完一老一小,萧寒发现床上躺的竟然无所谓的样子,大怒,撸起袖子,亲自动手,翻箱倒柜的把他家里搜了一通!又从炕底下那个洞里找出半坛子酒来!

    看到最后的家底被人搜走,愣子叔这才露出一种死了愣子一般的悲痛感,哭求无果,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小东把他的宝贝扛走!

    “哎,小东,别给我琗了,侯爷,您就别搬了,我保证不喝了还不行?”

    “保证?”萧寒瞪着眼睛瞅了瞅病床上的愣子叔,连连摇头,直接指使小东快走!

    人是因为他才受伤,这好不容易伤有些起色,再因为喝酒出事,那岂不是太亏?再说这些酒鬼的话也能信?信他?还不如去相信柴绍以后会吃素!

    推着小东从愣子叔家出来,萧寒犹自怒气未消!一路上一直在叨叨:“混蛋,不要命了!伤都没好,就敢喝酒!真是老寿星上吊!”

    “侯爷,老寿星上吊啥意思!”扛着酒坛子,被压的呲牙咧嘴的小东此刻竟然还有心思问这个……

    萧寒没好气的看小东一眼,边往前走边道:“啥意思?嫌命长!”

    “啊?”小东竖着耳朵听到这个答案,先是一愣,然后这才想明白这歇后语的意思,刚要咧嘴笑,背上的坛子就一滚,吓得他赶紧调整好姿势,这愣子家的粗瓷坛子实在是太沉了!

    萧寒走在头前,小东背着坛子紧走两步这才跟上步伐,又问:“侯爷,您刚说的,他咋就嫌命长了?愣子叔不是好好的么,又能吃又能睡,喝点酒也不大要紧吧……”

    “伤号喝酒没问题?”萧寒停下脚步,奇怪的看了小东一眼,这才想起,他估摸错了古人的常识。

    在现代,几岁的小孩都知道生病受伤不能喝酒,可是在古代,酒可是不折不扣的好东西!除了逢年过节,压根就喝不上一口,又有几个知道受伤不能喝酒呢?

    错愕的看着小东,差点把小东吓得把酒坛子都扔了,萧寒这才回头叹气道:“哎!也怪我,这些事都没跟你们说!等回头,我跟师傅商量商量,弄一些平日里用的上的知识给大家讲讲!”

    “那感情好,不过,侯爷,我们赶紧走吧,这酒坛子太沉了……”

    “额,忘了,这酒就赏给你了,爱搬哪里搬哪里去!”

    “真的!”小东一听,顿时大喜过望,下意识就要行礼,可这背上的酒坛子还没卸下来,一松手,傻子都知道后果……

    “咔嚓……”酒坛子碎了一地,里面的美酒和小溪一般在冻得生硬的土地上肆意流淌!

    这在好酒之人眼里几乎是无价之宝的三道美酒就这么干净利落的孝敬了土地爷爷……

    “侯爷,酒没了……”手足无措的小东哭丧着脸,看着脚下一地浪迹欲哭无泪,刚刚自己在想啥?为啥要松手?

    萧寒也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先是呆了一下,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噗嗤一声笑了出声,但是很快又看到小东沮丧的样子,又赶紧憋了回去。

    提着衣角,小心的避过酒坛子碎片,走到还保持抓虚抓酒坛样子的小东身边,捏着鼻子拍了拍他肩膀,萧寒说道:“放心,你打破愣子叔酒坛子的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

    ”您老会给我保密?”小东傻傻抬头,看着一脸真诚的侯爷,突然想到,自己从明今日还在祭祀上闲话的人。

    不想总待在屋子里,萧寒怕自己见不到阳光会发霉!所以过了家门,也没入,反而开始在街上转悠起来。

    冬日里的风景真的很单调,又没有下雪,看不到银装素裹的样子,抬头望外看,只能几颗移植过来的小矮树,光秃秃的连树枝都没几根,也不知来年开春会不会活。

    “哎,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你们怎么样,是不是在烤着暖气,玩着手机,有没有偶尔想起我。”

    望着空旷的天空,萧寒正乱七八糟的想着闲事,一点没注意到一团灰白色的毛绒球正从远处飞奔而来。

    毛绒球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兔子一般,弯都不转一个,直挺挺的往萧寒这冲来,结果最后一头撞在了萧寒的腿上!

    穿的厚厚的萧寒都没多大感觉,它就把自己撞得晕三倒四,爬起来勉强甩甩脑袋,迷糊着一双眼睛奇怪的看看萧寒,然后再就倒地不起……

    “小奇?”又在回忆的萧寒只感觉小腿被什么撞了一下,回过神来一看,就看到小奇正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舌头耷拉的老长。

    “咦?你这是咋了?”看到这个小家伙作怪的样子,萧寒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就弯腰想把它抱起来,可还没靠近,一股浓烈的酒味就扑鼻而来,差点熏了萧寒一跟头!

    这醉狗没法抱了,怕被它迷迷糊糊的咬一口,没狂犬疫苗的时候被咬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