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祸源

第二百五十三章 祸源

    躬身请这位对自己很是欣赏的老大离去,萧寒环顾四周,这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该坐在那里!

    放眼望去,四周的小岸几全部都一模一样!上边是既没有号牌,也没有写名!这倒让萧寒犯了难,疑惑的看看别人,却发现他们好似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一般,已经有一半人已然就坐。

    挠了挠脑袋,萧寒眼珠子一转,这就要往后溜,因为这里边不论说岁数还是官位,他都是垫底的,这时不往后跑干嘛?

    不成想,萧寒这才刚刚转身,步子还没迈开,手臂却再一次被柴绍抓住。

    随后,柴绍拽着他就往大殿右边的中央区域走去。

    “柴大哥,你这带我去哪里?”萧寒一惊,连声问道。

    柴绍却头也不回,就像是抓小鸡一般拖着萧寒便来到了一小片空座位面前,将萧寒往一个位置一扔,自己紧临着他坐下。

    “你今晚就坐在这,别乱跑,今晚规矩大着呢!秦王他们怕你闯祸,特意让我看着你!”

    “谁闯祸?我怎么能闯祸?我这么听话的人……”

    萧寒有些不忿,不过在柴绍戏谑的眼神中很快便败下阵来,有些没底气的样子说道:“不就…不就跟几个人起了点小冲突么?我这不也从没吃亏…”

    柴绍撇了撇嘴,不屑道:“是没吃亏!要不是有人一次次维护你,你现在早不知道埋在哪里了!”

    柴绍这点说的很对,其实就连萧寒都觉得自己来到大唐以来,这一切都太顺了!

    身边的认识人,一个个都对自己推心置腹。上至亲王皇帝,下至奴仆匠户,不论身份如何,处处都在维护自己,让自己接触到了一个最为理想的大唐!

    其实有时间,就连萧寒自己都没发觉,一路走到现在,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有血有肉的大唐!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将萧寒从回忆中唤醒,迷茫抬头着看向四周,却发现刚刚还空空的岸几里已经坐满了人,柴绍正与一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大声笑谈,周围几人也在侧着脑袋倾听,不时还附和几句,看到萧寒在瞅他们,一个个还很友好的朝萧寒笑了笑,可惜萧寒只是觉得他们有些眼熟,根本不知这些人的名字,只能回敬一个白痴一般的笑容。

    该死的铃声还在一直响,萧寒被吵的有些烦躁,刚要捂上耳朵,铃声却突然一滞,有钟声敲响。

    “这要干嘛?报幕么?主持人呢?”萧寒这个时间也乐了,他突然觉得这一套,特像上学时举报晚会的流程,刚要伸头去看看,却被旁边突然看过来的柴绍一眼瞪了回去,赶紧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祁:“笨蛋!不懂就别瞎说!那一套叫做冕旒!只有大礼仪才能带!还有耳朵边上的珍珠名叫“允耳”,不塞入耳内,只是系挂在耳旁,以提醒戴冠者切忌听信谗言!充耳不闻你都不知道?你认识字么?”

    “废话,我当然认字!可这老师也没教啊……”萧寒有些无奈,怎么走到哪,都有人把他当文盲?不过这还真是他第一次知道充耳不闻的来处,这词原来还是一个好词……

    说话间,李渊已经安坐在龙椅之上,随着他这一坐,在龙椅下靠的最近的几张岸子里站起几个人,却是同样身穿冕服的李世民三兄弟。

    “儿臣!恭祝父皇万寿无疆!”

    (这里科普一下,唐朝其实并没有儿臣,父皇这些称呼,皇子喊皇帝一般叫耶,这里只是为了读起来顺口,特意换做大家比较熟悉的称呼,莫怪。)

    “微臣,恭祝圣上万寿无疆,大唐万世不移!”

    伴随着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三个嫡子喊出这一句,所有的臣子皆起身拱手,唐朝的第一个新年就此拉开了序幕。

    说起来,其实这个晚宴并无半点新意,除去一开始庄重的山呼万岁,其他的与平日里饮宴一模一样,柴绍说的规矩多萧寒还真没看出来。

    萧寒现在只纠结这个相当于最高国宴水平的晚会,上的菜竟然如此难吃!

    一只白水煮鸡,一块烤的半生不熟的羊肉,几根青菜倒是新鲜,可你丫好歹放点油炒一下啊?这放水里一烫再撒上盐算怎么回事?再说就三个菜?哦,这碗粥也算一个菜……

    你大爷的,这糊弄谁呢!

    萧寒强忍着没把这碗粥扣在传菜太监的头上,四处一看,却发现这里每个人的菜都是一模一样,如果说有不同,那也就皇帝面前多了几个果子。

    “哎,就当忆苦思甜吧……”深深叹了一口气,萧寒费力的扯下一双鸡翅膀,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塞。

    柴绍在一旁见了,趁着四周纷杂,忍不住笑着推了推萧寒:“不好吃吧?忍着吧,这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你还没吃过庆功宴,那个才叫一个难吃!能吃的人不想再立功!”

    萧寒听了,放下鸡翅,看着柴绍问:“哦?那为什么不改改?”

    柴绍一口就把那块羊肉塞进嘴里,一边大嚼,一边道:“改?哼,谁敢?你敢改一下看看,那些老夫子不骂死你!”

    “感情他们不立功,吃不着这东西,所以才给你们找点不痛快?”萧寒恍然大悟,他看待事物的眼光总是与众不同。

    柴绍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还别说,萧寒说的还有几分道理!

    菜都上齐,每人又上了一壶酒,萧寒试着闻了闻,药材味十分重,心里有些了然,这应该就是传说行的屠苏了!

    一杯酒刚满上,还不待送入口中,从侧殿又进来了一大群乐师,抱着琴瑟琵琶,施施然来到大殿中央的空处。

    紧跟在他们身后,还有数十名男女舞者,身着彩衣,飘然而至。

    “这是要干嘛?大型舞蹈?”萧寒好奇的问了一句,然后就开始伸长了脖子,在这些人里面寻找美女。

    柴绍也在同样伸着脖子往前看,嘴里还露出一根鸡骨头,含糊不清的对萧寒说:“没见识!这是七德之舞!”

    “这就是七德之舞?”萧寒一听这个熟悉的名字,兴致顿时大增!

    上学的时间他有学过,七德之舞,就是秦王破阵乐的前身!面对这传说中的奇舞,怎么能不让萧寒激动?

    乐师就位,当先一人对高高在上的李渊俯身行礼,直到李渊点头,此人才回到队伍里,手中古琴一抚,铿锵之音顿时响彻大殿!殿里其他的杂音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大唐贺!为圣上贺!七德之舞,起!”

    随着一个浑厚的声音,鼓声震天般在大殿内响起!

    场上的男女舞者分散左右,按照左圆、右方,先偏、后伍、鱼丽、鹅贯、箕张、翼舒,排列,交错屈伸,首尾回互,往来刺击,以像战阵之形。

    舞凡三变,每变为四阵,计十二阵,与歌节相场,动人心魄,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