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汉明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只为自己和天下百姓作说客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只为自己和天下百姓作说客

    “哈哈……哈哈……。”陈子龙大声笑了起来,“陈某是不是听错了?覆亡在际,他真以为义兴朝凭他那数万军队就能起死回生?十府之地怕都保不住,还敢妄谈说罢了,这几年,也没见他重施故伎,对杭州三府之地的世家士人进行劫掠啊。”

    陈子龙道:“可他治理三府之地日久,治下各州县衙门所任用之人,出自哪里?除了留任之外,可有一个新晋士人?官员皆来自他军中手下,三府士子敢怒不敢言罢了。”

    “这不是朝廷没有开科取士吗?”

    “哼,你以为朝廷开科取士,朝廷委派的流官能去他的地盘上任?三府之地农税减免,却将赋税转嫁于世家和商贾头上,这不应着了他声称的劫富济贫吗?”

    “可毕竟三府之地的民生在转好,这一点无可指摘吧?况且三府的世家商户,也没有反对,彼此相安无事啊。我亲耳所闻、亲眼所见,杭州城中商人都在称赞他,因他的政令,商人的利润所得,并没有因商税而降低,反而增加了很多。”

    陈子龙嘿嘿冷笑道:“你果然站到了他一边,为他说话了。江南沿海,本就是商贸繁荣之地,商人利润增加不是什么怪事,可中原呢,商业凋弊,如果按他的做法,官府如果把农税转嫁到商人头上,怕是十府之地就有九府得反乱。再有,按他的任官方略,这道:“他有解决之道,江南学堂已经建成,三府孩童皆可免费入学,且学堂还提供一顿丰盛的午餐。一期便是三千人,卧子啊,三年一期,不出十年,他的麾下再不缺可用之人。”

    陈子龙震惊了,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彻骨地寒意。

    这是一种尽乎绝望的寒冷。

    三年一期,十年之内,他的麾下就有一万可用之人。

    这个数字,近乎明末在册官员的半数。

    够了,真得够了。

    这是一种精英阶层的彻底更替,利益的彻底洗牌。

    无数的世家和豪族将因此而没落。

    陈子龙怒极而笑,道:“太祖啊……历祖历宗啊,你们听见了吧?大明宗室出了这么个数祖忘典的妖孽!”

    钱肃乐突然开口道:“他不是明室后裔。”

    陈子龙身子一震,“这话当真?”

    钱肃乐慢慢将误会的前因后果对陈子龙说了一遍。

    陈子龙愣了半晌,嘿嘿冷笑道:“我说呢,原来确不是朱家人。可也怪了,当今破,任由完,陈子龙瞪着眼睛看站钱肃乐,“你就不阻拦?”

    钱肃乐苦笑道:“阻拦得了吗?”

    陈子龙厉声道:“这将引起一场史无前例的乱世、浩劫!你我更会是历史的罪人!”

    钱肃乐反问道:“如今不就是乱世吗?国已亡、家已败、百姓惨遭屠戮……还能乱到哪去?最差的都已经发生了,为何就不去尝试一下万一呢?万一真如他所期待的,破而后立呢?卧子啊,眼下最紧要的是挡住清军,过了眼前这关再说,至少在杀鞑子这一点上,你我和他,甚至陛下,乃至大西、大顺民军,都是一路人。”

    陈子龙张大着嘴,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陈子龙才开口问道:“他想我怎么帮他?”

    钱肃乐摇摇头道:“他不需要你帮他,他需要的是你帮义兴朝守住应客,还是他的说客?”

    钱肃乐悠悠道:“我只为自己和客。”

    陈子龙沉默了很久,终于点头道:“好,那就合作一次,仅此一次。”

    ……。

    含凉殿中。

    “呼——。”朱慈烺长长吁了口气。

    他对面前的钱肃乐道:“太傅果然是朕的肱股,这次可是帮了朕大忙了。陈子龙肯与朕同心协力,此次防御清军来犯,朕就有了五成把握。”

    钱肃乐提醒道:“陛下切不可小视清军,以臣看,还得诏令镇国公率军北援,方可放心。”

    朱慈烺皱眉道:“太傅觉得朕离开了镇国公,就守不住这江山了?”

    钱肃乐赶紧道:“臣是以为,多一份力量对朝廷总是好的。”

    朱慈烺冷哼道:“朕心里有数,真要是战局不稳,会诏令镇国公来援的。”

    “陛下圣明。”

    朱慈烺问道:“太傅以为,朕启用陈子龙,该当授以何职?”

    钱肃乐答道:“卧子要替陛下募兵、筹饷、安定京城人心……以臣看,最好还是官复原职为佳。”

    “太傅的意思是让陈子龙重归内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