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枭门邪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她的话一出,在她周围的人脸色都是一变,王扬和杨叶是惊讶,这些人还被下了药,是所有人都被下了药,还是只是那个高大男子?

    而那名高大的男子在听见阎离的话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似期翼又似有些黯然。

    而莫玉眼中却是一瞬间闪过阴冷,看着阎离的目光也有些冷了下来:“姑娘可是弄错了,我斗武场怎会给人下药!”

    此刻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听着,若是让那些人听了去,传了出去,他们还用不用混了,若别人以为他们给这些人下药,岂不是会以为他们买走的那些人都是被他们控制的,他们的人还卖不卖得出去了。

    虽然他也动过这样的消息,这样一来也可以给他快速的传速消息,可那些人也不是傻的,很快就会怀疑到他的头上,那么多人他也是得罪不起的。

    听到她的话,阎离轻笑了一声,笑道:“莫老板听错了,本姑娘可没说你给这些人下了药,莫老板的人品我自是信得过的!”

    她的话一出,其余人的目光再次微微变化,而阎离这时已经再次说道:“不过这个人......”

    阎离的话已经很明白,虽然别人没有被下药,可这是男子却是被下了的,既然他已经是她的人,她自然不会再允许有什么把柄落在别的人手中。、

    听到她的话,莫玉表情再次一变,看来,这小丫头是真的看出来,没想到,小小年纪,眼力不错,连自己在对方身上动了手脚,对方都能轻而易举的看出来。

    不过,她看着对方的神色,对方这态度已经算是给他面子,若是他在说什么,恐怕这丫头就要说些什么了,于是他笑了笑,很镇定的说道:“到是忘了,这人之前有过几次反抗的行为,还伤了我们不少人,没办法,我们才会给弄了点东西,如今他既然已是姑娘的人,这解药自然要给姑娘了!”

    说罢,他从怀中拿出一包解药,递给她,嘴中却是笑道:“这人不好控制,姑娘还是小心为上,别给他解药的好!”

    阎离把药接过来,脸上却是笑眯眯的:“此事就不劳莫老板操心!”

    在一旁的王扬和杨叶见状,忍不住再次对阎离有些意外,总感觉她笑意盈盈的面容下,还隐藏着什么,和平日的她有些不一样,虽然都是笑着,可是那笑容却不同!

    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阎离这人,绝对是个隐藏得很深的有,但幸好,他们与她都能够真心相交。

    接过解药,阎离他们就离开了,在她身后的那些人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阎离,他们知道,从此以后,这人就是他们的新主人,也不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阎离他们走了,莫玉的脸色的也沉了下来,对他身边的人低声说道:“去查查,那些人都是些什么身份!”

    还有那人,落到了那个少女手里,也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这事他必须要说说!

    “今晚高阳楼我就不去了,我得把他们安排好!”阎离对王扬和杨叶说道,这些人既然她买了,也就要把他们安排好!

    “理解理解,那明日见吧!”杨叶点了点头,心知阎离有事处理,也就没说什么,而王扬则凑到她耳边说道:“那个男人我看着不简单,那莫老板说得也没错,你还是小心点的好,我看那解药也真的不能轻易给他!”

    那男人的气质一看就是不凡,会落到斗武场,还特意被下了药,这背后的一定有其他的原因,阎离买了他,就怕惹来什么麻烦,而且这个本身怕也不是好惹的!

    阎离点了点头,心知他是真的担心她,于是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你看我,像是那种会吃亏的人吗?”

    她买的人,她买来是替他做事,他不服,自己会想办法让他服,但若是想欺到她头上来,那么,她绝对会让他知道,她可比那莫老板狠的多。

    不知为何,明明阎离说的很平静,可在她的身上却有一种很可怕的气息,王扬心中那丝担心瞬间就不见了,嗯,阎离这人看着好欺负了一点,可她这人,的确是可怕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吃亏的人。

    而且,再怎说,阎离身边还有摄政王呢,有他在,谁能伤害阎离?

    大家说了一会之后,便各自离开了,阎离带着她买的那些人往她买的院子走去,她没打算反他们带回丞相府,而是先打算把他们安排在她买的院子里!

    当阎离把他们带回那个院子的时候,几个人有些失望,本以为阎离是什么身份贵的世家公子,但现在看来到是他们想错了。

    阎离把他们的眼神全看在了眼里,她不动声色,继续带他们走着,而当他们看到一群少年少女在训练的时候,眼中却是闪过惊讶,这是在做什么?

    “介绍一下,我叫阎离,把你们买下来,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说说你们现在有什么想法!”站在他们面前,阎离高声说道,目光盯着他们每一个人看。

    那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明白阎离这个举动是想做什么,而那高大的男子也是目露思索,不过却是不有轻举妄动!

    过一会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弯腰对阎离说道:“回主子,我不知道您说的想法是什么,我只知道,如今我已被您买下,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人,忠诚于您是我唯一要做的事,我没什么本事,但只要主子一句话,我于海刀山火海,绝不迟疑!”

    斗武场那地方并不是人呆,他们在那,就是一个挣钱的机器,没有人格没有自尊,脱离了那里,对他而言就是新生,所以,对于买下他的主子他心中是感激的。

    听到对方的话,阎离眼中闪过亮光,这才认真的打量着对方,这是一个中年汉子,许是常年呆在那地方,眼中的神色有些苍桑,但他看着她的目光却是无比的坚定,还带有一丝感激,这人,嗯,到也还不错。

    “于海,我记住了!”阎离点了点头,对对方较为满意,在她这里,本事虽然重中,但忠心同样也重要,他能在这时候表明他的心意,让阎离还是很满意的。

    因了第一个人表态,其于人也纷纷表态,表明了他们的忠心,如今,他们的命运已经掌握在她手中,除了臣服,他们别无办法,虽然对这个新主子的身份有些失望,但如他们也只有跟着她才能有出路!

    看着这几个人,阎离表情淡然,平静的说道:“我不管你们心里有什么想法,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忠心,只要做到了这一点,我自不会亏待你们,若你们胆敢背叛,我也绝不轻饶!”

    最后一个字落下,她的语气已经上扬不少,让那些人皆是精神一震,原本心中的一些念头了全都消失不见,再次表明了他们的的立场。

    “很好,你们几人就暂时呆在这里,负责这里的一切日常,训练这些孩子还有保护他们的安全,到时有别的安排再通知你们!”阎离说道,那些少年他虽买下了,却没有什么时间训练他们,如今有了这些人人到是省了她不少麻烦。

    那些人看了那些孩子一样,不敢有任何异议,同样那些孩子也是有些好奇的打量他们,眼中有着忐忑。

    而这时,阎离已经看向了于海,开口说道:“你先负责管着这些人,有什么事可心到丞相府去找我!”

    听到她的话,其余人表情都是一变,难道他们的主子与丞相府有什么关系?

    而于海却是眼神一亮,知道主子这是在重用他,于是点了点头,兴奋的说道:“是主子,奴才一定不负您所望!”

    “以后自称属下,见到我,便称呼阎当家吧!”阎离淡然说道,所有人自然是点头称是。

    她看向一直没有出过声的高大男子,说道:“至于你,以后便跟在我身边吧,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认清事实,改变你的态度,别忘了,我已经是你的主子,我不管你以前是谁,从今以后,你都只能是我的手下!”

    说完,她不管对方那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抬步走进了一个房间,拿着图纸在画着一些场地地布景!

    “老大,那些人是怎么一回事!”没多久后,李凌山来了,相比阎离的懒散,李凌山到是经常往这边,这次他一来,便发现了这里的不同,不只阎离在这,还多了几个他不认识的人。

    见到他,阎离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放下手中的纸笔说道“这是我在斗武场买的人,有他们在,我们可以省力一些!”

    听到这话,李凌山表情一亮,虽然他们要培养自己的势力,可等那些人成长也是需要时间的,这些斗武场买来的人,到的确要省事不少。

    虽然他身边也有一些人,但那些人都是公主府的人,听的是他母亲的命令,并不是他的,所以那些人也不能拿来用,现在到是正好。

    “走吧,出去认识一下!”阎离笑道,凌山既然来了,那些人自然也是要认识一下。

    很快,那些人也知道除了阎离外,还有一个他们需要尊重的人,虽然那人同样叫他们的主子为老大,但他们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对方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而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这个二当家竟然还与长公府有关系,这下他们是真的好奇的,他们的跟着的主子到底是做什么的,又与丞相府有关系,又与长公主府有关系,亏他们之前还觉得他们的主子没身份地位,现在看来,到是他们想错了。

    阎离认识了一下那些人,随后对阎离说道:“那个人是谁,看着不像简单人啊!”

    阎离看了那个男子一眼,脸上的笑深不可测:“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现在起,他就是我的手下了!”

    “也是!”李凌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不管对方是谁也好,他相信以老大的能力,既然把带对方带来了,就有办法收服对方。

    “你,想通了吗?”阎离走至那男子面前问道。

    那男子看她一眼,那双具有压迫性的眸子下已经带了点认命:“主子!”

    虽然只有简短的两个字,却是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没有叫当家,只是叫主子,既然她让他跟在身边,他认为,叫主子更为合适!

    见此,阎离满意一笑,对对方的态度还是很满意,她虽然欣赏对方,可若是对方认不清现实,那么她也只能以另一种态度对待。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阎离说道,随后跟李凌山说了几句,便带着对方走了。

    阎离没有回丞相府,而是去了摄政王府,虽然小瑾瑾说了他今日可能不在府中,但她这次去,却不是找他的,而是找风煞等人问点事情!

    在路上,阎离已经知道对方的名字叫南宫玄,她问道:“你的毒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南宫玄的气息一阵起伏,平静了一会才说道:“有了为了防止的逃走,所以给我下的!”

    阎离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却是没有问他以前的事,这个她不急,以后可以慢慢问!

    而南宫玄的却是犹豫了一会后说道:“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所以,给你那解药,很可能是假的!”

    之前听到这主子要解药时,他的心中是闪过希望的,但后面见那莫玉轻易的便给出了解药,他反倒是失望了,对方是什么人他很明白,不可能如此轻易便把解药给出!”

    “我明白!”阎离并不意外,之前看那莫老板的表情她便能猜出来了。

    所以,她才带他来摄政王府,她要找月缺,对方医术不错,说不定有办法,只是她不知该到何处去找他,小瑾瑾与他关系不错,他府中的人定是知道如何联系上对方。

    而南宫玄见她这样淡然,也就没再说什么,心中一阵苦笑,自己怎能指望刚认识不久的一个主子替他操心他身上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