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最佳词作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坦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坦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坦诚

    看诊,开药,取药,夏乐一路跟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和往常不一样的样子让郑子靖看一眼又看一眼,时不时还往身边拉一把,最后干脆去哪都牵着她,生怕把人丢了。

    一人满心满眼都是生病的心上人,一人全陷在自己的心思里,只顾得上去观察照顾自己的男人,至于是不是会被人认出来,是不是会上新闻……两人压根就忘了这回事,尤其是禁毒宣传片出来后,在广告还在全渠道覆盖的时候她已经被更多的人记住了,网络上出现了两人的行踪。

    民众就是如此,你三话:“对,我们在陈县这边,你让左右注意数据,如果有异常就控住了,别被人拿枪使,数据正常就不用管,恩,没事,淋了雨感冒了,有点发烧,恩,看好了。”

    药剂师把药递过来,他连忙挂了电话接过药,对照了下单子没错后抬起头来再一次确认:“真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夏乐摇摇头。

    “有不舒服的一定要说,我们先回酒店。”

    夏乐又点点头。

    头一次见到夏夏生病,郑子靖也不知道这人生病的常态是什么,所以就更不知道现在夏夏的状态对不对,他只能想着现在还在医院里,刚刚才见过医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才是来安慰自己。

    打车回到酒店,让人坐下歇着,郑子靖先接了壶水烧着,然后挽起袖子去了浴室,担心浴缸不干净,他把浴缸仔细冲洗了一遍,又用毛巾沾了烧开的开水擦了,之后再放满一缸水,顾不得自己湿了的袖子,就像照顾易碎娃娃一样去把乖乖坐在原位没动的夏夏扶到浴室,“泡个澡缓缓,说不定就退温了。”

    “好。”夏乐觉得有点晕,直到这时她才有点自己可能真发烧了的感觉,把外套脱了,脱毛衣时她就听到脚步声离开,并且将门带上了。

    可是这房间浴室和房间之间是装的玻璃,脱干净后反应比平时要慢了许多的夏乐才发现这一点,抬头看到有窗帘,她正找按扭时看完药方说明的郑子靖转过身来,他愣住了。

    夏乐本可以在郑先生转身的那一刻就进入浴缸中,可她没有这么做,在两人视线对上后才像没事人一样跨进浴缸里,这是第一次,她让医生之外的人看到了她伤痕遍布的身体,只用眼角余光,她看到了郑先生震惊的表情,然后……是心疼吗?

    夏乐闭上眼睛不再看,感情上的事她不需要臆测。

    想一想爸爸,想一想妈妈,想一想死去的活着的战友,想一想身不由己的好友,想一想郑先生……

    真的是喜欢吗?可是,为什么呢?除了还算能打的身手,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优点,就能打也算不上优势吧,为什么郑先生会看上她呢?

    “夏夏,不能泡久了。”

    看,明明刚刚还那么尴尬,可他还是记得关心自己,夏乐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乏善可陈的酒店房间死板的看不出什么来。

    “夏夏?”

    “恩。”夏乐带着一身水花站起身来,也不管帘子仍旧没放下来,从容的擦干身体穿上浴袍,随便擦了擦头发走出去,证明自己没有晕在浴缸里。

    “怎么不吹干头发,本来就在发烧,别又加重了。”本来还有些尴尬的郑子靖一看她这样就忘了那些,又拉着人进去插上电吹风给她吹头发。

    ‘呜呜呜’的声音充斥在不大的空间里,带着温度的手指在头顶穿梭,好像将头皮的每一个角落都摸了个遍,那温温软软的情绪也像是随着这动作从头顶传到心里,不管不顾的就在心里扎了根,双手叉腰的看着她,挑衅却又底气不足的虚张声势。

    夏乐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心疼,就像这一刻,她也舍不得初见时笑得眉眼间全是阳光的男人因为她而失了底气,他就该那么笑着,和初见时一样。

    呜呜声停了下来,郑子靖佯装镇定的看着镜子里的人道:“药泡好了,去吃了好好睡一觉。”

    夏乐恩了一声,推了下头发转身离开这个让郑先生不自在的小屋子。

    一口气把药喝干净,夏乐自觉的爬上了床。

    郑子靖又忙活着把碗冲洗了,窗帘也给拉上,光线暗下来,他的挥洒自如似乎也回来了,“试试看能不能睡着,大人抵抗力强,说不定睡一觉就好了。”

    大白有点困难,她靠在床头打开手机,这才发现微信收到了好几个人的信息,点开看了几条都是问她怎么去了陈县,又怎么在医院,她现在多少也有点歌手的自觉了,知道估计是被人拍着了也就不多问,直接回自己是来办事,着凉了去医院拿点药。

    “身上的伤……是上次留下来的吗?”

    手上的动作一顿,夏乐简单回了几个字就按掉了手机,抬起头来回话,“是。”

    郑子靖却反常的低着头,“当时很险吧。”

    “还有另一个战友,他死了,我活着。”夏乐撑着头,她想起了邹新死前说的那番话,那是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她,“我被冲击得闭过气去了,敌人大概是以为我死了吧,战友是从他的血肉中把我刨出来的,最后他扑我身上护住我了。”

    所以她的伤都在身上,脸上脖子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也所以战友的孩子她出钱出力的治,林凯出事二话不说就一口应下,她承下了多少,也愿意为之付出多少,这大概是没有过那种经历的人一辈子也理解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