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一、铜宫之囚
    铜宫占地面积极广,按照方位,被分为东西南北四区,其中西区靠着山,关在这里的,一直是帝国最重要的“犯人”。

    如果说其余三区之人还有重获自由的机会,那么在帝国百年的历史中,从未有人从铜宫西区活着离开过——死了离开的都没有,因为所有死在这里的人,都会被就地掩埋。

    今日这个历史要被打破了。

    铜宫令温舒冷冷盯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仿佛是从古墓中躺了千年的干尸,一双深陷的眼睛里,浮动着两团昏黄的火。

    他是已经仙去的烈武帝任用的酷吏之一,据说年轻时曾是盗墓贼,也当过剪径的小贼,后来不知怎么的受到了某位大官的赏识,成了一位小吏,再后来因为严苛,竟然从无数小吏中脱颖而出,成了大帝重用的对象。

    铜宫的吏员兵卒们,面对他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

    但他面前的年轻人却嬉皮笑脸,一副浑不吝的模样。

    “象你这样的人,也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看来陛下驾崩之后,朝廷果然是出问题了。”温舒那双森冷的眼睛终于眨了一眨。

    “如果不是奉有上命,除非你家有漂亮的媳妇女儿,否则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年轻人咧着嘴,懒洋洋地一笑。

    温舒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不怒反笑:“你姓氏名谁?来此何意?”

    “我姓陈,耳东陈,单名殇,你一定听说过我!”年轻人笑容更甜:“我要来带一个人出铜宫,你应该接到了命令!”

    温舒确实接到了命令,但他还在犹豫,是否要遵守这个命令。

    “没有御旨,不可放人。”他冷冷地说道。

    陈殇懒懒地在怀里掏了一把,先掏出了一枚玉佩,然后是一根金钗,再然后是一对镶了宝石的手镯,无一例外,这些都是女子的贴身饰物。见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陈殇发怒了,他将怀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其中甚至还有几件女人的小衣。

    温舒身后的狱卒们都看呆了,谁都不知道,这家伙的怀囊里怎么能塞进这么多东西。

    “啊,想起来了,我把它系在了屁股后面!”发现怀里东西都不是,陈殇一拍脑袋,在身后掏出一枚铜符:“我没有什么御旨,但有这玩意儿,可以么?”

    这是一枚铜符。

    古老的青铜造型,形成一头怪兽模样,形状类虎。

    温舒盯着铜符好一会儿:“大将军印?”

    这一次陈殇是把他真正惊到了。

    很难相信,关系到帝国兵权的大将军符印,竟然被这家伙系在自己的屁股后边,带到了这里。

    先帝已经大行,新帝尚未登基,大将军曹猛为顾命五大臣之首,他的符印,便是此时的御旨!

    “应该就是大将军印吧,反正此前我也没有见过,如果你觉得不合用,我把他拿回去。”陈殇耸了耸肩。

    温舒眯着眼睛,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既然是执了大将军符印而来……你要带走什么人?”

    “我来带走的人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温舒眉头微微一拧。

    铜宫之中关着的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没有名字的,只有一个。

    虎乳儿!

    温舒至今记得,十四年前,还是个婴儿的虎乳儿被上林令送到了铜宫,上林令并没有说明他的身份,温舒也没有问他的身份。当时问起婴儿名字时,上林令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写下“虎乳儿”三个字。

    温舒其实可以猜到虎乳儿的身份,不过他很清楚,自己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

    “把虎乳儿带来。”温舒吩咐道。

    然后他们就在铜宫的大门前干等着,陈殇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他在温舒面前转来转去,摸一摸守卒的兵甲,敲一敲铜宫的大门,还跑到铜宫大门一侧的某棵高大古树下撒了泡尿,然后得意洋洋地过来:“回去以后,我可以在兄弟们面前吹嘘了,我是在铜宫撒过尿却仍然全身而退的人!”

    温舒的眉角微微跳了下,脸上仍然是那万年寒冰的表情。

    无人理睬他,陈殇丝毫不觉尴尬。

    又等了一会儿,铜宫的侧门终于打开了,在十几名守卒的“陪同”下,一个瘦瘦的少年走了出来。

    “这就是他?”陈殇吃了一惊:“看上去连十二岁都没有吧?”

    “铜宫不会弄错任何一个人。”温舒冷冰冰地道:“带上他,你可以滚了!”

    陈殇再次打量着这个少年,发现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少年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看上去就象是个木头人。陈殇心里嘀咕了一声,然后又笑了。

    反正他也不需要这个少年能有多聪明,他是大将军指明要放的人就行。

    “从今话了。

    “没有见过外边?”陈殇问道。

    “没有。”虎乳儿回应。

    陈殇盯着他,神情稍缓。这小子,才一出生便遭逢大难,还嗷嗷待哺,就被囚入铜宫之中。

    外边寻常的景色,对这孩子来说,却是从未见过的美景。

    不过瞬间陈殇就又心硬起来。

    他要做的是惊了两个字。

    陈殇哈哈一笑,眼里却闪过寒芒:“你跑得还算快,不过还不够,过会儿,你必须跑得更快。”

    “哦。”

    少年的反应让陈殇觉得很没趣:“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问为什么?”

    “象你这个年纪,不就应该好奇心重嘛,哈哈,你可真一点都不讨人喜欢。”陈殇说道。

    少年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不会讨人喜欢,我会努力去学如何讨人喜欢。”

    于是陈殇就只能无语了,他一向以嘴尖舌利著称,可遇到这少年,全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我告诉你为什么要跑得更快吧,温舒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他只听从烈武帝的旨意,烈武帝不允许有任何人活着离开铜宫,那么他就一定会执行。虽然按照大将军的命令,他被迫让你跟我走,但肯定会派人在半路拦截。”陈殇一边说,一边拔出了剑:“你要跟上我,如果被这群渣滓杀了,我的使命就完不成啦。”

    虎乳儿笑了笑:“不会。”

    “什么不会?”他这么自信,让陈殇忍不住问了一句。

    “能在铜宫里长大,就不会轻易死去,这是我隔壁的老先生说的。”

    虎乳儿一直沉默少言,这时说出这样一句话,就象是布袋子里露的锥尖,让陈殇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领,看看是不是铜宫里长大的孩子,真不会轻易死去吧!”

    在陈殇的笑声中,对面的路上,已经出现了好些条身影。

    这些身影原本伏在路两边,但见到陈殇并没有进入他们的伏击圈,于是仗着人多拥了出来。

    一共是三十多个人,都执兵刃,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看上去象是市井中的无赖与游侠儿。

    “不是温舒派来的,反而是莽山贼吗,连一个甲士都没有吗,也太小看我啦。”陈殇拖着声音大笑。

    虎乳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陈殇将手中的剑突然交到了虎乳儿手里:“去吧。”

    “什么?”虎乳儿愣了一下。

    “当然是去厮杀了,你总不能赤手空拳与敌人作战吧。”陈殇挑了挑下巴。

    “那你呢?”

    “我当然是在后边放冷箭,你不要想逃跑,我骑着马,跑得会比你快。”陈殇欢快地向着对方举起了弓。

    他以为虎乳儿会吓得瑟瑟发抖,可是虎乳儿接过剑,咧开嘴向他笑了笑,没有一丝畏惧。

    “你为什么不怕?”陈殇忍不住问为什么了。

    “我隔壁的另一位老先生说,在铜宫里多活一道。

    “好吧,但愿过会儿你还能这样装腔作势。”这个回答再次出乎陈殇意料,他撇着嘴说。

    这个孩子,真的一点都不可爱,他一点都不喜欢。

    那三十多个人越来越近了。

    他们摆出阵势,并不准备给陈殇和虎乳儿单对单的机会。

    “赵虎,上吧!”看到对方已经进入射程,陈殇用弓身敲打了一下虎乳儿的脑袋。

    然后他看到虎乳儿举起了剑。

    ——————————————————————————————

    (《史略流沙英雄传》:陈殇,故关内侯陈寿子也,本名尚,少而无行,为游侠儿、浮浪子。父愤而言之“尚耶尚乎,何如殇乎”,乃自更其名为殇。咸阳多有怪之者,唯北军郎将鲁人戚虎、诸生楚人俞龙、故右军将军李扬孙李果与之为友,并称‘四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