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五、以一敌十
    咸阳城极大。

    自始皇帝横扫**平定我可以一个打十个。”陈殇向愣住了的虎乳儿挤了挤眼。

    而堵住他们的那些人神情比起虎乳儿更是呆滞。

    “你……你竟然如此下流无耻,竟然叫人?”

    “这不废话么,你们连主带仆加起来少说一二十人堵着我,我不叫人等你们来砍吗?我陈殇乃咸阳四恶之首,能倚多为胜时我为什么和你单挑?再说了,方才你也没有给我单挑的机会啊!”陈殇叉手在腰,哈哈大笑。

    “单挑……对,单挑!”虎贲卫众人中有一个忽然大叫起来:“我们来寻浪子陈殇单挑,你们羽林郎若是不讲规矩倚多为胜,那就尽管来好了!”

    说这话的正是方才狞笑之人。

    虎乳儿本来以为这样喊全是废话,却不曾想那些冲上来的羽林郎之人,闻言都停住了脚步。

    “果然是陈殇!”

    “这厮定然又是勾引了别家的妻女,给仇人找上门堵住了!”

    “若来者不是虎贲卫,我就在这里看着他给人揍!”

    “就是就是,不如这般,打跑了虎贲卫之后,咱们将这厮揍上一顿?”

    陈殇额头上冒的汗,比起这几个虎贲卫的人还多。虎乳儿不动声色地再往旁边去了去,让自己离他更远些。

    他实在无法判断,陈殇吼一嗓子唤出这么多人来,是他的帮手还是他的仇家。

    “陈殇,我要和你单挑,单挑,你敢不敢?”那狞笑之人见围上的羽林郎越来越多,心头有些发慌,又向陈殇道。

    “答应他,答应他!”周围一片起哄声。

    此时,一边后退。

    但他没有去取剑,而是让出了身后一人。

    身后这人面容白净,两道眉几乎连在了一起,长相非常有特色。

    虎乳儿看了他不只一次,因为这个一字眉给他的感觉,比起刚才那狞笑者还要危险。

    仿佛就是一柄出了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陈殇可不怕他。

    自诩为咸阳城中第一流剑客的陈殇,虽然有些吹嘘,但他少小学剑,起于襄汉,后仗剑行走于河洛,最后来到咸阳,这一路与人斗剑的次数,即使没有八百,总也有三五百了。

    几乎未曾败过。

    “稷下谭渊。”那一字眉走上前来,手中抱剑,向陈殇抱拳。

    陈殇还没有反应过来,外边有人惊呼:“稷下十剑之一……你不在齐郡,怎么会来咸阳?”

    谭渊有些讶然地一扬眉:“没有想到谭某的名字,京师中也有人知道,谭某幸为过,是稷下学宫的十大贱人吗?”他笑吟吟说道。

    ————————————————————————

    (《士林?齐篇》:稷下学宫好为虚名,凡一二长处者,必有称号,时有“十剑”、“八仪”、“六骐”、“四骏”、“双龙”之类,互为标榜。和为学宫监时,深厌之,乃饲养斗鸡,号称“五绝”,此风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