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十六、樊令在此

十六、樊令在此

    “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在听赵和说事情前后之时,王夫子一直都是静静的,等他说完之后,这才摇了摇头,拒绝了跟随赵和立刻离开的建议。

    “夫子!”赵和急了。

    “咸阳乃大秦帝都,即便如今局势动荡,也不是盗匪随随便便就能劫掠之地,咸阳附近最出名的盗贼唯有莽山贼。”王夫子说到这的时候,微微有些怒意。

    赵和知道他为什么发怒。

    莽山贼盘踞于咸阳城外南山之中,数量从一千到数千、上万说法不一,在距离咸阳这么近的地方,藏着这么大一伙盗匪,朝廷屡剿而不灭,这其中怎么会没有猫腻!

    哪怕赵和只在咸阳城中呆了半年,他也不只一次听说,莽山贼是大将军的政敌暗中支持的力量。朝廷大军只要一开拔出动,他们立刻就会从南山消失不见,但朝廷大军回到京中,他们就又死灰复燃。

    “丰裕坊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攻破,倒是如今贼人定然在丰裕坊外正街上布了眼线,出去的人一多,必然为其所觉……”王夫子站起身,来到墙边,摘下挂在墙上的剑:“我身受街坊之恩,不能独自逃生,况且我拖家带口,又能逃到哪里去?这种情形下,唯有齐心死战!”

    赵和怔怔地看着王夫子。

    他知道王夫子所说“身受街坊之恩”所指为何,王夫子父母早亡,完全是丰裕坊的邻里帮助才活下来,他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对街坊邻居的恩情念念不忘。

    “夫子……”看着王夫子握剑出门,赵和追了上去。

    王夫子回脸向他一笑:“阿和,你能来向我示警,我很高兴。”

    只说了这一句,他便大步踏出门,紧接着,赵和就听到外头响起了警锣之声。

    王夫子敲响了警锣。

    这是除夕之夜,很多人守岁,到现在还没有睡着。警锣声一响,以牛屎巷为中心,周围各方纷纷骚动,一个个火把、灯盏燃了起来,一位位青壮出了大门。

    “出何事了?”

    “怎么了怎么了?”

    “是有盗匪还是走水了?”

    他们议论纷纷,然后向牛屎巷里王夫子家聚拢过来。

    赵和跟出门,看着王夫子向最先到的几位邻居解释原因。王夫子在丰裕坊里极有威信,他只是简略几句,众人就信了他,然后纷纷又跑回家去。

    当他们再出来时,或执刀,佩剑,还有拿着弓矛者,还有不少人背着弓、挂着箭壶。

    大秦万里江山,是赳赳武夫们打出来的,民间讲武之风极盛,就是士子书生,也都是仗剑游学上马读书。

    就在这时,东坊门处又传来警锣之声。

    王夫子带着二十余人匆匆冲向东坊门,但在出牛屎巷时,却被人拦住。

    匆匆赶来的是萧由。

    赵和觉得萧由与王夫子身上有些东西很相似,比如哪怕都是半夜出来,可身上的衣裳却都整整齐齐。

    但他们也有不同之处。

    王夫子因为盗匪入城之事,显得有些激愤,他以忠义激励周围的青壮,但却没有具体安排事务。

    萧由赶来则不同,他直接发号施令,首先遣人前往各巷巷口,通知青壮备战,紧接着又让人准备饮食、兵刃、药物。在场先后到了百余人,他却仿佛个个都认识,所用之人也都让众人心服。

    在极短时间内将这一切安排好后,他才对王夫子道:“夫子,你去东坊门,可能会与贼人迎头相遇,千万小心。我所长不在厮杀,便停于此处,为夫子调拨后续。”

    “有顺之在,我无后患。”王夫子说完后,带着人便冲向前。

    有萧由这一阻,聚在王夫子身边的人数猛增,已经有百余人了。

    赵和跟上去时,侧脸看了萧由一眼,发觉萧由拉着一个壮汉正在低声吩咐什么。

    那壮汉正是樊令,他连连点头,然后快步追来,一下子将赵和挤到了边上去。

    “萧大夫让我护着王夫子。”他瓮声说道。

    如同萧由料想的那样,他们在离东坊门五十步处,便借着火光,看到坊门处聚了不少人。不仅如此,在这些人脚下,已经横七竖八躺着好些具尸体。

    这些尸体应当是零散赶来的坊民,若不是萧由阻了一阻,王夫子只带二十余人冲来,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此时双方人数相当,而从坊门中涌出的贼人越来越多,王夫子心知不能拖延,将剑一举,喝了声“杀”,当先冲了上去。

    赵和跟在王道之侧,呼吸情不自禁急促起来,但在他身边,赵吉的呼吸声更为响亮,还隔着二十步,他就举起了剑,发出裂帛般的喊声。

    赵吉非常兴奋,他带着街头恶少年打过不少架,但哪里比得上这种真刀真枪的战阵?他加快速度,甚至超过了王道,眼见就要第一个与盗匪们接战。

    但他身边又有一人更先一步,狠狠地撞入盗匪群中。

    樊令不知从谁手中夺来一具大盾,轰然撞翻两个阻挡他的贼人,紧接着另一只手抡起,剁肉的斧头猛扫出去。

    鲜血飞涌,惨叫破空。

    收住斧头之后,樊令又缩起身躯,尽可能用盾掩住自己,再度撞向迎来的盗匪。他突在最前,又最显勇悍,因此也就成为贼人集击的目标,两支矛三柄刀剑一齐向他招呼过来,被他用盾一拔拉,全扫到一旁。

    藏在盾后的剁肉斧乘机再次抡出,以樊令为中心,盾与斧如旋风般转起,凡敢靠近者非死即伤,余者纷纷退避。

    一条血与肉的甬道出现在樊令身后,踏着他闯开的道路,王道、赵和、赵吉还有其余民壮也冲了进来。

    樊令的勇猛完全出乎贼人所料,虽然抢先进入坊中的都是勇悍之辈,却仍然被他杀退,在他周围形成一片空阔。樊令直冲到坊门前,将盾往地面一砸。

    “轰!”

    在大盾掀起的尘土之中,樊令昂然而立:“咸阳樊令在此!”

    他这一声喝,声如洪钟,震得人耳嗡嗡作响,也让那些盗匪心生畏惧,不由自主就往后连接退步,一直退出了门外。

    还有十余个盗匪留在坊门之内,他们此时也已破胆,被王夫子带人冲杀,又不敢越过樊令,当下向坊内逃去,但没逃多远,就被萧由组织来的第二批民壮逼住,或擒或杀,没有一个逃走。

    “我还没杀呢!”

    赵吉不满地嘟囔,他方才虽然冲得凶,但却连一个敌人都没有杀,这让他觉得甚是无趣。

    他正念叨,在他身后,一具倒在地上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个盗匪刚才给樊令一盾敲在脸上,鼻梁塌了,满脸都是血昏过去,因此被误以为是具尸体,此时醒来,还没有弄清楚情形,只看到赵吉离自己最近,因此一声不吭,挥刀就刺。

    背对着他的赵和茫然不知,而王夫子看到这一幕,向来镇定的他也满脸骇然,大叫“小心”!

    为时已晚。

    赵吉回过脸去时,刀尖已经抵近他的腰眼。

    “啊!”

    赵吉惨叫起来,双眼一闭,只能等死。

    意料中的刺痛却迟迟未来,赵吉睁开眼,看到赵和挡在他身前,抢在那盗匪之前,便已一剑刺入对方咽喉。

    赵吉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重重拍了赵和肩膀一下:“好小子,你怎么抢了我的对手,若你不出手,我只须这样一剑,便能将他杀了!”

    赵和斜睨了他一眼,象征性地翘了一下嘴角。

    赵吉嘿嘿笑着,没有半点窘态,不过额角的冷汗,证明他内心之中根本不是这么轻松。

    不等赵吉再说什么,外头突然一阵怒吼,紧接着,十余名盗匪蜂拥而来,樊令刚想接战,迎着他却响起了“嗡嗡”的弦声。

    冷箭!

    樊令躲在盾后,只是肩上中了一箭,并无大碍,但在他身边,连接发出惨呼声,数名民壮中箭倒下,还有几人吓得转身便逃。

    “休退,不能退,退后便是汝父汝母汝妻汝子!”

    王夫子挥剑大喝,再以剑身猛抽一个逃跑的民壮面部,对方被抽得清醒过来,顿时又转过头去。

    但此时樊令已经陷入孤军之境。

    樊令确实悍勇,民壮们为了保卫家园也不乏勇气,只不过他们面对的毕竟是积年悍匪,对方见到樊令之勇后,还敢上前厮杀的,更都是些亡命之徒。借助刚才民壮的动摇,这些亡命之徒蜂拥而上,樊令肩膀有伤,只能节节后退,坊门转眼之间又要失守。

    赵和眯着眼睛,向后连退数步,只要防线彻底崩溃就准备抢先逃离。

    他虽然钦佩王道,也愿意为其赴险,但若事不可为,他肯定要先顾自己,最多就是逃回去看看能不能将王鹿鸣也带走。

    王道见事情已急,顾不得自己安危,再度呼喝冲上,赵吉也紧紧跟随,那些原本和赵吉一起观望的坊间恶少年、无赖汉,此时不知何来的勇气,护着赵吉涌了上去。

    跳跃的火光中,惨叫声不绝于耳,时不时还有冷箭飞来飞去,赵和站在众人之后,见战局被稳住,樊令有了支援,个人勇武又有了施展的余地,将贼人再度驱出坊门之外。

    这时第二批前来支援的民壮也到了。

    众人推动坊门,想要将坊门重新关上,但外边的贼人自然不会坐视,他们也同样推动坊门,双方一时僵持。赵吉被人挡在后边,看看自己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干脆趴在地上,用刀去剁门那边盗匪们的脚丫。那些盗匪正全力推门,被他一轮剁了过去,纷纷吃痛后退,然后坊门终于轰的一声关拢,紧接着门闩、石锁全部被弄了上来,将门牢牢锁住。

    直到这时,王道终于可以稍松一口气。

    他抹了抹汗,看自己身边,死伤者近百,其中大半倒是丰裕坊的民壮,真正的贼匪数量只有三十余人。

    好在民壮中还有一部分只是受伤,及时带回去救治,尚有挽回性命的可能。

    王道厌恶地踢了一脚地上盗匪的尸体:“乱臣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