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十九、请快动手

十九、请快动手

    幸好,赵吉担心的最坏情况没有发生。

    戚虎部在休整了片刻——时间很短,只有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他开始下令全军前进。

    “不是说打仗还得留下些预备部队以防不测吗?”听得戚虎下令,赵吉忍不住又问道。

    “对上这群乌合之众,还要留什么预备队?”戚虎噗的冷笑了声。

    赵吉在他背后吐了吐舌头,想要跟在他身边,却被一小队兵卒推开:“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在这看着就好了,胡乱冲上去,反倒还要顾念你们……”

    赵吉气得直跺脚,赵和却丝毫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样最好。他看了看周围,找了棵最大的树爬上去,向着前方张望。

    此时咸阳城中,到处都是火把,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声时,借着远近不一的火光,还有雪地反射的光芒,赵和可以清楚地看到,戚虎的部队以十二至十五人左右为一小队,各执兵刃,齐步上前。

    而贼人则排成密集的阵列,你挤我我推你,向着戚虎部迎了过来。

    片刻之后,两军接阵。

    到这一刻,赵和有些明白戚虎为何要休整了。他们疾行军来此,士卒又都全副武装,多少有些疲惫。而且刚到此处,敌情不明,不宜浪战。现在则不同,士卒体力有所回复,戚虎也已经看清楚贼人的情形。

    虽然贼人也有了充分的准备,但真正一较量,戚虎部每一个小队都如同一枝利箭,狠狠扎进贼人队列之中。

    他们并未突入太远,大约突进十余步之后,便向两翼展开,贼人最前的那一部分,就被他们从大部队中分割出来,然后迅速消灭。

    整个过程,让赵和觉得戚虎部是在剥竹笋,一层层将外皮剖开,而贼人则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甚至比起戚虎部休息的时间还短,仅仅三次冲杀,贼人已经列不成队列,明显开始溃散了。

    “当真厉害!”樊令也爬到了树上,见此情形,啧啧称赞。

    “这是贼人太弱,如果都是老樊你这样的勇士,象这位戚校尉这般,还是要吃亏!”因为不准他参战,所以赵吉心中不满,有意贬低戚虎的指挥。

    “便是贼人个个象我,也最多多支撑一轮冲杀罢了。”戚虎却连连摇头:“你看戚校尉他们的军阵,虽然总兵力处于劣势,但在接战之处,他们在人数上反而是优势。他们彼此之间的配合极佳,就是百人敌的勇士,遇上他们一个小队,也不会是其对手!”

    “哪有这么厉害!”赵吉心里认同樊令的评介,但口中犹自不服。

    赵和则看了樊令一眼,这家伙不仅个人武勇远超一般人,看来对军阵也是有所涉猎,并非单纯的屠狗者。

    又看了一会儿,贼人完全崩溃,而戚虎部则衔尾追击,赵和从树上爬了下来,快步向着坊门跑去。

    丰裕坊中,早就听到外边的厮杀之声,乘着大乱之时,他们还从墙头向贼人们射了不少冷箭,此时听到樊令的声音,里面民壮七手八脚打开了门。

    “赵吉,赵吉!”王夫子提剑当先出来,连呼了两声,看到赵吉笑嘻嘻地过来,松了一口气,再转向赵和,见赵和也无碍,顿时脸上浮起了笑容。

    “多亏你们请来援军——不知援军将主何在,萧大夫已经备好酒肉绢帛,正要表示谢意。”王夫子说道。

    “追敌去了,来的可不是将主,而是一个校尉,萧大夫说的那个杨览,根本不在军营之中!”赵吉嘴快,开始说起求援行程。

    赵和缓缓隐入阴影之中,进了坊门,悄然返回棺材铺子。

    他是不想再与戚虎见面,怕被戚虎认出来。

    此时丰裕坊里声音鼎沸,街巷中也有不少身影,有为击退贼人而欢呼的,也有亲人伤亡而恸哭的,还有吹嘘自己在贼人面前多么英勇的。赵和独自行于其间,心中突然觉得安宁舒适。

    若他没有向王道示警,丰裕坊必然会被贼人里应外合拿下,这座民坊,只怕要化成火海,除了哭声之外,别的什么都不会有了。

    赵和放缓了脚步。

    “这种感觉……有些意思啊,虽然并没有谁真正对我说谢谢,但这种帮了别人的感觉,还是让我觉得快活。”赵和嘴角忍不住浮出一丝笑意。

    带着笑意,他来到了棺材铺子前。

    棺材铺子的大门虚掩着,赵和皱了一下眉,敲了敲门:“有人么?”

    他记得自己离开时,门是打开的,而那些混入坊中的盗匪,应该没有闲心替他将门阖上吧。

    “是阿和啊,我在这里。”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是平衷。

    赵和松了口气:“匠师,你怎么来了?”

    “外头乱糟糟的,官府啥事都不管,我怎么能不来,你跑哪去了呢,有没有受伤?”平衷声音有些颤抖。

    “我没事,匠师你声音有些不对……”赵和又皱了皱眉。

    “这大过年的,竟然兵慌马乱,我能不害怕么?官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出这样的事情,你快进来吧,记得把门关上,道。

    “小贼,你们放开我,我要打死这小贼,我一定要打死这没良心的小贼!”平衷挣扎叫道。

    那个抓住他的盗匪还真的松了手。

    平衷茫然失措,他不曾料到对方真会放开,他叫骂只是为了向盗匪们表示对赵和的恨意。

    “去,去打死那小杂种!”盗匪用刀在平衷肩上敲了敲。

    平衷空着手上前走了两步,见到赵和手中隐约的剑,又哭丧着脸退回:“你们还是将我绑起来吧。”

    “去!”

    那盗匪手中刀一挥,将平衷的一只耳朵削去半片,平衷吓得大叫,向着赵和冲来:“阿和,阿和,你就放下剑,这些大爷们最多打你一顿出气,不会真正伤你……”

    他冲向赵和,张开手臂,想要抱住赵和。

    隐约的光影中,赵和目光冰冷,脸上毫无表情。

    就在平衷抱住赵和的一刹那,赵和猛然弯腰躬身,从他张开的右臂之下钻过。

    那个堵着门的盗匪被平衷挡住了视线,当他听到同伴大叫小心时,赵和已经借着平衷的遮掩,突到了他的怀里,一剑穿透了他的胸膛。

    “该死!”

    “这小杂种好生歹毒!”

    “杀了他,快杀了他!”

    几名盗匪七嘴八舌大叫,挥动武器冲向赵和。

    赵和从容不迫地向前,还顺手推了平衷一把:“出去,到街上呼救。”

    平衷正茫然失措,他扑向赵和时,还以为赵和会给自己一剑,结果发现这这一瞬间情形疾转。

    被赵和这一推,他踉跄扑到门板上,慌忙开门向外逃去,回头时还不忘关上门。只在关门的一刹那,才意识到,赵和本来也是要退出来的,结果反被他挡在了屋里。

    赵和砰的一下,后背撞在门板之上,再想转身开门,敌刃已至,时机已失。

    他骂了一声“猪啊”,只能往侧前方冲去,矮身钻过架着棺材的长凳。

    门关起之后,棺材铺里又陷入阴暗,只能依稀看得见人影,而横着的长凳、架起的棺材还有横七竖八的木料,多少影响到盗匪们的行动。赵和则在这棺材铺子里做事、睡觉,对这里极是熟悉,在这些障碍物间穿来跳去,灵巧地躲过盗匪的攻击。

    “掀掉,把东西都掀倒来!”接连几下都没有得手,甚至还险些被赵和反击伤了一人,盗匪中有聪明的大叫起来。

    一个盗匪将面前架起的棺材掀了下来,然后眼前一花,被赵和掷来的木板正砸在鼻梁上,顿时眼冒金星鼻血长流。

    “小心!”

    这盗匪头脑昏沉之际,就听到同伴惊呼大叫,他意识到不妙,急忙后退,但赵和的身影已经猛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