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二十、解衣推食(快七万字了,该求票啦!求推荐票!)

二十、解衣推食(快七万字了,该求票啦!求推荐票!)

    在看到赵和冲来的一瞬间,那盗匪毛骨悚然,他想到自己的同伴,就是被赵和突然近身然后刺死!

    “完了!”那盗匪心中绝望,身体却本以地做出反应,以手护自己自己的胸腹,拼命向旁边闪去。

    然后,赵和从他身边冲过,根本不理他,而是直接冲向了后院。

    “蠢货,怎么放他逃了!”

    匪首愤怒地骂了一声。

    他们里应外合,原本已经打开了丰裕坊的坊门,但是却被王夫子夺回坊门,又不敌樊令的武勇,只能逃散入坊中。他们怕被民壮发现,故此又躲回棺材铺,这其中也有想寻赵和报复的意思。

    恰好前来察看自家铺子的平衷一头撞上他们,被他们擒住。平衷胆小,他们也就没有立刻杀死,原想是让他应对可能来搜查的民壮。

    结果赵和回来,这让匪首喜出望外,正想将之擒住虐杀,以泄心头之恨。却不曾想双方交手,赵和放跑了平衷,杀了一人,自己也再度逃到了后院。

    这让匪首愤怒至极,他亲自带头来追。

    棺材铺子的后院比起前面还要杂乱,当他跑到时,只看到赵和已经翻上铺子的围墙,还向他们挥了挥手。

    “我劝你们还是想想如何脱身吧,此时投降,或许还能活命。”赵和跳下围墙,在墙外扔下这一句话,撒腿就跑开。

    贼首也翻上墙,还想再追,就听到赵和在长街上大叫:“平家棺材铺子有贼人!”

    而平衷也在前街大叫,两者应和,原本街上就三三两两不少民壮执械巡视,听得他们的叫声,都迅速冲了过来。

    贼首咒骂了一句,只能换个方向,樊上隔壁家屋顶,然后踩着房顶撒腿狂奔。

    至于同伙……此时谁还能顾得上谁?

    赵和没有回平家铺子,他转了一圈,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赵吉的宅邸。

    在赵吉宅邸前,他恰好看到王夫子出来,赵吉在后相送。两人相互施礼,王夫子神情肃然,而赵吉也少有平时的轻佻。

    看到他之后,赵吉忙招手:“阿和过来,我们刚才正到处在找你!”

    赵和拖着脚步过去,这一夜往返奔波,又连接打了几场,他已经筋疲力竭。

    “今夜我们抵足而眠!”赵吉却还是很兴奋,一脸雀跃的神情:“阿和,你今是尽力相助,而不是从此投靠,赵吉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结交不少人,但是,真正能入他眼的却不多。昨夜的混乱之中,赵和无论是胆气还是急智,都很得他认可,因此结交之念更强烈。

    不过此事也不急。

    在赵和与赵吉吃早餐之时,咸阳城中一片萧瑟。

    昨夜贼乱虽已平灭,贼人在大多数地方都只是虚张声势,但混乱中纵火抢掠的恶徒无赖不少,因此咸阳各个坊闾街道都可以看到烟熏火燎的残痕。

    再加上积雪被踩踏后变成肮脏的黄黑色,整座咸阳完全没有大年初一的节日气氛。

    哪怕永乐宫也是如此。

    烈武皇帝即位之初,便大兴土木,修建这座永乐宫,八年乃成。从此之后,这座楼台高耸巍峨壮观的宫殿,就是大秦的权力中心,所有的大政方针,尽出于此,所有的阴谋诡尽,也尽归于此。

    公孙凉不慌不忙地从永乐宫侧门踱了出来,在他身边,一群穿着绿衣的小吏亦步亦趋。

    身为当今的有人是谁?”另一个声音传了来。

    众人齐齐侧脸,就见建筑的阴影之中,一个人孤身走了出来。

    这人衣锦着裘,没有穿官袍,而是一袭白衣。比起外表已经三十余岁的公孙凉和已四十的丁侃,他太年轻了。

    才二十出头的年纪,长得又丰神俊朗,宽袍大袖,一手把玩着柄玉如意,举止之间,自有种飘逸风流之态。

    “袁观使。”

    众人向其行礼,唯有公孙凉,冷笑了一声:“事情重大,什么是急切!”公孙凉虽怒,却也知道顺着台阶而下。

    “我们三人奉朝堂之命,共同调查莽山贼入城之事,不说戮力同心,也不应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执之上。”丁侃抢先发话,将自己放在了主事之人的位置。

    “这是历朝历代都未有之事,乃我大秦奇耻大辱,故此要我等好生查探,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在满城欢庆之时,行此悖逆之举,特别是要看看,究竟是谁与莽山贼勾结!”公孙凉哼了一声:“丁侃,大将军主持道。

    “我有一人,来自稷下学宫,精擅缉凶追捕,而且剑术高超,此人姓谭名渊,现在虎贲军中任职。”公孙凉推出了自己的人选。

    “我这边有一人,熟悉咸阳情形,市井之中结交甚广,并且他的剑术,比起你那谭渊更高明,此人姓陈名殇,在羽林军中为官。”仿佛早有准备,丁侃也推出了自己的人选。

    然后公孙凉与丁侃又为究竟让谁来查案而争执起来,袁逸听他们越吵越不成模样,笑着又一敲玉如意:“这样吧,他们二人一齐去查,我们三人坐镇中枢。”

    这种和稀泥的建议,却是唯一可以得到各方认可的选择。

    于是没多久,陈殇与谭渊一齐来到了这座紧挨着皇宫的衙署之中。

    这衙署有个名号:刺奸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