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二五、简单正事

二五、简单正事

    谭渊大步走到刺奸司衙署之前,在大门处停了下来。

    他神情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没有挂匾额的门楣,然后才迈步进去。

    此时刺奸司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许多人手中都捧着卷宗,个个看上去极为匆忙。

    院子里有股血腥气味,大约是在这杀了人。

    谭渊被引到偏厢,停在一座小楼之下。

    “谭渊求见公孙先生。”他扬声说道。

    过了片刻,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小童推开门,做了个引导的手势。

    谭渊跟在小童身后,上了小楼,发现楼上四面大开,公孙凉端坐于正西,背对着他,面对着的则是永乐宫。

    “事情办得如何了?”公孙凉淡淡地问道。

    “在下无能,虽然发现了线索,但因为清河县主的缘故,事情未能办妥。”谭渊将事情简略说了一遍,强调赵和可能对与莽山贼勾结的人有所知晓,未了补充道:“在下已将让虎贲军在外围盯住丰裕坊了,只要有人进出,一定会被他们看到!”

    “呵呵……”公孙凉微微一笑:“你办得已经相当不错了,服他们为道:“谭渊,你知道我为何要将如此机密之事说与你听么?”

    “在下……在下不知。”

    “我希望你能够为防火防盗防陈殇,这说法连我都听说过了。”使女噗的哼了一声:“不要说废话,守在门前,眼睛再敢乱动……你一个失了爵的破户子弟,当不住县主的怒火!”

    说完之后,使女转身入内,砰的一声将院门关上。

    陈殇摸了摸险些被撞扁的鼻子,转头看向戚虎。

    戚虎一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口中也说道:“现在你知道吧,一个好名声有多重要,后悔都晚了!”

    “你与我并称咸阳四恶,能有什么好名声,可还不是给你钓得了好媳妇!”陈殇呸了一下,眼珠子乱转,然后寻到院墙稍矮处,用手一搭,想要跳上去。

    当头一根竹竿打了过来,正敲在陈殇的脑袋上,陈殇惊得一松手,卟嗵一声摔了个屁股墩,然后里面是银铃一般的笑声。

    陈殇不怒反喜:“是县主打我,是县主打我!”

    戚虎摇了摇头,同情地道:“你没救了。”

    “你晓得什么,以我纵横花丛多年的经验来看,县主是早知道我会爬墙,在院中等着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县主记得我!好女怕缠郎,只要她知道我记得我,我死缠烂打上去,肯定能得成好事!”

    陈殇拦着戚虎,嘀嘀咕咕说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戚虎只是一昧摇头,让陈殇不由泄气:“都说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点事情你都不帮我,绝交,绝交!”

    “呸,巴不得与你绝交,与你这厮结识,是我戚某一生不幸!”

    两人回忆起当初戚虎由外地入京,双方在咸阳城中大打出手,连带着俞龙与陈果也加入战团之事,一晃六载过去,再忆当年,当真是时光匆匆,不由得相视而笑。

    “废话不多说,王佐,我真是要收心了,你知道,我岁数不小,功业未成,若再不能娶妻生子,实在对不起我那死鬼老父……”

    “横之,你要收心我赞成,但你别打清河县主的主意,你高樊不起……”

    两人互称表字,正在说话,突然间门又打开,清河县主的使女一脸不高兴地走了出来:“陈殇,进来,县主要见你!”

    戚虎愣住,陈殇却是大喜。

    “你瞧,我说了,她肯定记得我了。”陈殇得意洋洋向戚虎拱手,然后小跑着便到了院子里。

    戚虎跟在身后,却被那使女堵住。

    “你不能进去,县主只叫了陈殇。”

    戚虎心中暗暗奇怪,却也不好说什么,等了好一会儿,院门再开,陈殇一脸兴奋地跳过门槛,那神情,简直如同饿犬见到了肉骨头一般欢喜。

    “你这是……”戚虎讶然。

    “没事,没事,不对,有事,有事!”陈殇拉住戚虎,把他拽到一边:“王佐,我有事要你帮忙。”

    “你休要乱来,我不会帮你的!”戚虎警告道。

    “放心,是正事……不仅要你,还要找子云与硕夫,反正如今正是过年,大伙都闲着无事。”

    “我有事,你也有事,你别忘了我们身上还担着职司!”戚虎不满地道。

    “县主离开之后,谭渊那贱人必然再来,那时我们的职司就解了,我跟你说,出城一趟,去终南山寻一位隐者,在他那儿拿点东西——就这么简单,处置好了,县主便能再见我!”陈殇连连拱手:“为了兄弟这下半辈子能有所依靠,王佐,好兄弟,全靠你们了!”

    “寻个隐士还需要那么多人做什么?”戚虎皱紧了眉,他本能地察觉到,这背后恐怕又是一场巨大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