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二八、最后之事

二八、最后之事

    赵和凝视着罗运。

    罗运也盯着他。

    旁边的赵吉挠了挠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发生。

    “第一批来寻你的人,乃是所谓咸阳四恶,那个为首的陈殇,他也在到处寻我。”赵和缓缓说道。

    罗运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所以你听到他的声音,立刻躲在柴火堆里去了。”

    “第二批来寻你的人,为首的叫谭渊,而是虎贲军校尉,他同样在搜捕我们。”赵和又道。

    罗运这次不作声了。

    “我不知先生是因为什么事情被他们盯上,但此时是我们脱身的唯一机会。”赵和又道:“如我料想不差,那群齐郡游侠儿正在驿亭之外,他只等着罗先生对我们说了点什么,便会连我们一起抓起。”

    “他们与谭渊是一伙的。”罗运也点了点头:“你这少年,不仅所学甚博,心思也很深沉。我倒是很想知道,二十年后往山上躲,可前提是他们能够离开驿亭跑到山上去。

    所以驿亭中必有通往山上的暗道!

    “我带人去找驿卒!”赵吉叫道。

    “驿卒只怕早就躲到暗道里了。”赵和摇头,他与罗运又对望了一眼,从罗运眼中看出考校之色。

    赵和想了想:“厨房!”

    方才院子里这么多人,驿卒在被虎贲军驱赶之后就消失了,赵和依稀记得,对方跑向厨房方向。

    他们顾不得油壁车,直接冲到了位于院子西南角的厨房,进去一看,果然里面空无一人,无论是驿丞还是驿卒都不在其中。

    “水缸。”赵和目光转动,指着水缸道。

    赵吉的家仆上前推动水缸,移开之后,便看到了一个向下延伸的洞。

    点起火把进入洞中后,最后入内者将水缸又移回原位,罗运道:“得快一些,他们很快就会回来,这暗道不够隐蔽,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

    暗道不高,只能弯腰而过,罗运大腿受伤行动不便,一前一后各有一仆撑扶,他才得以前行。赵和一边走一边暗暗计算步子,足足走出了三百余步,他们才到得暗道尽头。

    “这花费了不少气力,定下此策的驿丞倒是个能干的。”赵吉啧啧称奇。

    “上去,进入山中,罗先生隐居附近,应当知道道路吧?”赵和道。

    他们掀开头顶遮挡的山柴,发现出口是在一个破烂的棚屋之中,看起来象是樵夫或猎人搭建起来临时避雨的所在。

    在这里并没有看到驿卒的身影,他们来到棚屋之外,看到雪地里混乱的脚步。

    “我们往这边走!”赵吉的一个仆从道。

    这仆从身手矫健,此时也绰弓在手,警惕地望着四周。赵吉道:“赵雁是猎户出身,依他说的走!”

    对此罗运没有反对,赵和更是没有意见。

    赵雁在前引路,身后另两个仆从则负责消除雪地上行走的痕迹,不一会儿,他们便钻入密林。

    林中积雪更大,时不时便有树上的雪坠落下来,砸得众人面前一片白茫茫。他们艰难跋涉,走了许久,这才看到隐约有条道路。

    但在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犬吠之声。

    众人一惊,这犬吠声很急,距离也不远,不知是山中的猎户,还是别的什么人。

    “走快些!”赵雁道:“有四条狗,都是猎犬!”

    只不过他们走了这么久,已经极为疲劳,而且还背着一个罗运,行动十分不便,速度自然提不上去。特别是罗运的牵驴小仆,年幼体弱,在积雪中每挪一步都艰难,不知不觉中便落到了最后。

    “射!”后方传来这样的呼声,依稀有些熟悉。

    紧接着弓弦声响,罗运的小仆应声仆倒,背心处插着一枝箭,血汩汩而出。

    “该死,是那些泼皮狗!”

    赵雁看了看周围,又看了一眼罗运,罗运见小仆被射死时脸露痛苦之色,此时泪如雨下。

    “我是不祥之人,原不该连累诸位,还请将我放下,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我留下来,诸位自可脱身。”罗运说道。

    “罗先生器量非同一般,吉人自有情。”齐郡游侠儿之首叫道。

    “滚!”

    赵雁张弓射去,一箭便将最前的一游侠儿射倒,紧接着拔出腰刀,向前猛冲。

    赵和心中骇然,赵雁的身手极强,就算比不得陈殇、谭渊这样的知名剑客,比不得樊令这样勇士,但也远非普通人可以比拟。

    这样好的身手,却在赵吉家中充当仆役,赵吉向来不提自己家世,现在看来,他家世非同一般,或许还有什么隐秘暗藏其中。

    这些仆役此前在齐郡游侠儿面前表现得唯唯喏喏,看起来就只是几个伺候人的普通佣人,但此时暴起发难,一个个都是极度悍勇,反而将齐郡游侠儿压着打。

    赵和乘着这个机会,撒腿便跑。

    赵吉同样也跑开,不过两人并没有同一条路,慌乱之中,同时也是有意无意,他们跑散开来。

    跑了没多久,赵和猛然一纵,爬上一棵树,然后如猿猴般在相邻的树之间跳来跃去,直到离开第一棵树数十丈,这才又下树。

    对方就是带了猎犬,也不可能继续追踪他的气味了。

    他没有急着逃走,而是悄然回头。

    对方也绝对想不到他会往回跑,即便他又留下什么气味,对方也只会以为是他逃时无意留下的。

    当他接近罗运之时,他瞅了个机会,借着风吹动树枝落下一片积雪的机会,悄然爬上树。

    此时罗运已经被包围了。

    一半虎贲军都去追捕赵吉的仆役,围着罗运的包括谭渊在内,一共是十五人。

    “新帝用你们这些齐郡浮浪子弟,想要打开局面从五辅手中收回皇权,想法未免有些简单了。”

    跌坐于地的罗运环视周围,徐徐地说道。

    “罗先生人在终南隐居,对朝堂中的事情倒是很了解。”谭渊蹲下身,微笑着道:“那么罗先生可知道我此次来,真正目的是什么吗?”

    “呵呵,我如何会知道?”罗运不答反笑。

    “罗先生,我的上司叫公孙凉,不知你是否知晓其人?”谭渊慢慢起身,背着手踱起步来。

    “公孙凉……没听说过。”

    “公孙先生是纵横家一脉,他最擅长的就是用人。”谭渊道:“他早就收集咸阳城中的逸事趣闻,得到一个消息,因此调了铜宫令温舒前来担任新设的刺奸司司直,这位温舒,罗先生想必熟悉吧。世人只道他自称法家弟子,只会刑讯逼供,却不知道他其实更擅长抽丝剥茧,从无数案牍图籍中寻找关键线索。”

    “哦,原来温舒这酷吏也投入新帝手下,新帝倒是荦素不拘,什么样的人物都用啊。”

    “温舒用了一日半夜功夫,从咸阳户籍入手,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罗先生大才,曾经名动咸阳,往来俱为公侯,为不少达官显贵座上之客、入室之宾。但三年前的元月二日之后,罗先生却从咸阳消失,终南山里却多了一位隐者。”

    罗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一次没有再接话。

    “是什么原因让罗先生放弃名声、前途,跑到这荒山野岭之中啃野菜吃树,却又不舍远离咸阳这伤心之地?公孙先生与温司直都很感兴趣,故此遣我来请罗先生去,他们说了,罗先生若是配合,那就是天子之上宾,当年之耻亦可报之,甚至……罗先生当初失去的人或许还可以用别的方法找回来。”

    罗运仍然未答。

    谭渊停止踱步,看着他一笑:“不过,看情形罗先生并不领情,没关系,反正公孙先生与温舒也有交待,他们只要罗先生这个人,罗先生若是配合,那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现在没人捣乱了,请罗先生随我们走吧。”

    罗运终于开口:“那你这昏君爪牙可知道我又为何会留在这里等你么?”

    “嗯?我给了你一箭,又让人盯着你,还早就备好了猎犬,难道这一路上你还有脱身的机会?”

    “我留在这里,就是想看到你面上失望的神情。”罗运微微一笑:“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