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三十、适逢其会

三十、适逢其会

    赵和洗漱干净,来到了庄园里。

    这是一座典型的大秦庄园,一片农田之间,由青砖砌成的院墙,形成一大片连在一起的院落,在院落之外,则是由木栅栏加夯土构成的围墙。围墙只开有南北两座门,四角与门两侧各有望楼。围墙外挖有不算太宽的壕沟,既方便排子,也方便在有敌侵扰时守卫。

    庄园里居住着近百户人家,有两百多青壮男子,只要戒备得当,等闲数百贼人也奈何不了庄园,若是准备再充分些,就是莽山贼大队前来,也会因为损失惨重而放弃攻打。事实上莽山贼在咸阳周边活跃了好几年,可却从来没听说他们打破过这样的庄园。

    赵和习惯在起床之后活动活动筋骨,这也是铜宫之中老人们给他的建议之一。哪怕昨夜疲惫不堪、今早起得稍晚,他也不准备改变这个习惯。

    如同某位老者对他说的那样,好的习惯须要花上数月乃至数年才能养成,而要破坏却只要三五上话。

    赵和不理他,转身想要走,但陈殇紧接着就在后威胁:“你别走,你若走那我回得咸阳再来就是带大队人马了!”

    “初一那日我们已经在丰裕坊牛屎街看到过你了,我们无意为难于你,否则你也出不了咸阳。”陈殇旁边戚虎也道。

    赵和无奈地回头。

    他可以立刻远遁,但势必连累赵吉,甚至王夫子、萧由和平衷都会受到连累。

    嗯,平衷连累就连累罢了,赵吉当他是朋友,王夫子一家对他也极是友善,萧由这位小吏深沉似海他不愿意得罪……

    “你们跑到这来做什么?”赵和一脸茫然:“你们不是在咸阳城中么?”

    他装作对昨日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同时向闻讯而来的一个庄丁悄悄使了眼色,那庄丁会意,小跑着去找赵吉报信。

    “废话不要那么多,让我们进去,给口热食,再来点热汤。”陈殇瞪着眼睛:“你小子那么机灵,这是想拖延时间?”

    赵和摇了摇头:“我只是庄中客人,做不得这个主,你们先稍侯,主人马上就到了。”

    庄园本来就不大,没一会儿,头发还没有梳理好的赵吉就骂骂咧咧地跑了过来,身边带着好几十个庄丁:“我倒要看看,是哪里的狗贼,敢到我这庄子里来撒野……咦,这不是戚校尉么,还有……陈殇?”

    虽然不熟,但大名鼎鼎的咸阳四恶,有志于成为咸阳新一代游侠儿领军人物的赵吉还是认得的,看到来的是陈殇、戚虎、俞龙和李果四人,他瞪圆了眼睛。

    戚虎笑嘻嘻道:“昨日在驿亭不是见过了么?”

    赵吉得了赵和的示意,原本也是要装傻的,却不曾想这外表最为粗豪的戚虎眼神却最好,不仅认出了他,还直接将昨日驿亭之事也说了出来。

    赵和有些无奈,昨话的俞龙道。

    “正是。”李果点头。

    他们大步向庄子里走来,昨夜与虎贲军纠缠一夜,人倒还撑得住,但他们的马早就弃了。

    “虎贲军敢来这里,我将他们全都埋了!”赵吉嚷嚷道。

    赵和默不作声让到一边,听到李果在那叹了口气,俞龙也哼了声:“烈武帝才驾崩几年,如今盗贼祸乱京畿,甚至夜袭咸阳,这乡间豪强视朝廷法令如无物,武断乡曲又算什么大事?就是硕夫你家,也不是如此么?”

    “就是,我记得李果家的庄园也在这一带吧?”戚虎也道。

    “远。”李果向来言简意赅,只回了一个字。

    赵吉并没有将这四人引入庄园,而是找了家佃户之家进去,让人升起火,再端来热食。四人早就饿了,狼吞虎咽下去之后,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若是谭渊,看到这边炊烟起,肯定也会赶来。”肚子里有些货之后,戚虎看了看同伴们:“若不将他们杀尽,只怕还会与我们纠缠不休,你们怎么说?”

    陈果扬了一下眉,略有些犹豫:“杀尽?官府?”

    “什么狗屁官府,他虎贲军是官府之人,我们就不是官府之人了么?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比靠山!咱们是在为那位做事情,虎贲军出来捣乱,自有那位顶着……可惜的是,那位让咱们取回的东西没有拿到。罗运隐居的宅中我们也去看了,什么都没有……说起来,谭渊为何不带罗运走,却对我们纠缠不休?”陈殇心中忽然生出一个疑窦。

    “罗运死了。”一直没作声的赵和忽然道。

    “罗运死了?”正在撕着馒首的陈殇动作停了下来,他侧过脸看着赵和。

    两人相见时就处得不是很愉快,赵和逃走的事情更让陈殇受到了惩处,哪怕陈殇没有再抓赵和,但也不意味着他就喜欢这个少年了。

    同样,赵和也谈不上喜欢陈殇。

    “如果不死,谭渊就带着罗运走了,他们用不着追你们。谭渊肯定是以为你们从罗运那儿得到了什么东西……”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拿到!”陈殇愤怒地一把将馒首扔在地上。

    他喘着气,看了看周围,目光停在俞龙面上:“子云,他说的……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你其实心里也明白。”俞龙道。

    陈殇苦恼地用拳头捶了一下自己的头:“小婢养的,老子只差那么一点点时间,早知谭渊会如此,在驿亭里就该……”

    不过说到这,陈殇就没有继续了。

    他清楚,在驿亭中敌众我寡,又处于被包围状态,根本无法和谭渊领的虎贲军硬扛。那时屈服离开,先摆脱包围,再伺机而动,才是正确的选择。

    “自杀,罗运定然是自杀。”戚虎又说道。

    “谭渊要带他走,他见无法脱身,便寻机自杀,所以谭渊才恼羞成怒……横之,你并没有失败,虽然你没有拿到东西,谭渊也没有拿到东西,那件东西随着罗运的死,恐怕谁也拿不到了!”俞龙道。

    陈殇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确实如此,而且若说我是失败,谭渊那厮比我败得还更惨!”

    他幸灾乐祸笑了两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馒首,拍了拍灰又满不在乎地吃了起来。

    “谭渊不知道我们没有拿到东西,所以他对我们穷追不舍,既是如此,就在这里与他做个了段。”俞龙又道。

    “你说,我们做。”陈殇嘴里塞着馒首嘟囔着道。

    “这需要他们相助。”俞龙示意。

    陈殇揉着自己的额头,侧过脸看着赵和,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兴奋的赵吉:“这两小子……”

    “我行的,我自然能行,我庄子里可有两百号青壮,还有弓箭、刀枪!”赵吉迫不及待地道。

    “你这小子胆大包天,这么急着杀官造反么?”陈殇嘿嘿一笑:“原本还想着不让你这样的小子卷进来,这可是你自己参一脚的!”

    “只要能给这新上任的小皇帝捣乱,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赵吉笑道。

    众人都是一愣,就连赵和,也侧目以视。

    “瞧他上台之后干的都是啥子事,再给他折腾下去,天下就要大乱了!”赵吉补充道。

    “行啊,没想到你这家里暗藏刀兵的小反贼,竟然还有一份忧国忧民之心。”陈殇嘲笑道。

    “对方人数不少于三十,皆有轻甲,只靠民壮,杀不过。”俞龙对此却是摇头否定。

    有甲与无甲完全是两回事,剑术再高,兵刃再锋锐,遇到甲士,即便能杀一二,剑也会卷刃,人也会疲劳。故此要对付甲士,也唯有甲士。

    “无妨,智取就是。”戚虎嘿嘿一笑,又看向赵和。

    赵和被他看得寒毛竖起,总觉得这家伙似乎是不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