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三八、知法玩法

三八、知法玩法

    温舒在茶楼底下,看着虎贲军的人将茶楼团团围住,他又侧过脸去,看着与自己同时而来的咸阳令。

    温舒心中有种快意。

    他也担任过咸阳令一职,那还是烈武帝在世重用酷吏时的事情,因此,他看到眼前这位咸阳令王鉴,心中颇为不屑。

    这不过是尸位素餐之辈,所以咸阳城才变得这么混乱,陈殇这样的所谓咸阳四恶,堂堂咸阳令竟然拿他没有办法。

    今日就让他这位前任,来教教后任该怎么做事。

    “尊令觉得时机是否到了?”他捋须向王鉴问道。

    “我只是奉命辅助刺奸司行事,非我主职之事,我不会插手。”王鉴断然道。

    他还不知道被围在茶楼中的人身份,温舒保密做得非常好,但是咸阳城中权贵云集,随意一个士人背后都有可能牵连出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所以他也只会做好自己的辅助工作,绝对不会为了出风头而去替温舒做什么决定。

    温舒噗的一笑,笑声很轻蔑:“尊令这般推诿事责,难怪可以在咸阳令这位置上安稳坐着,或许任满之后还可以升一升,成为九卿之一呢。”

    他讥嘲之意几乎是不加掩饰,王鉴却泰然自若,倒是王鉴身边的属下,颇有面露不快者。

    “准备——”温舒不再理睬他,举起一只手,准备令虎贲军强攻。

    可就在这时,王鉴身后不远处的萧由眼睛一眯:“且稍等!”

    温舒不满地扫了他一眼,正要训斥之时,萧由不慌不忙将手一指:“看,有异变!”

    温舒向茶楼望去,只见茶楼之上,方才赵和露出头的窗子处,突然又伸出两个头来。

    是赵和与陈殇。

    俩人不但伸出了头,而且每个人手上还拿着一样东西。

    火把。

    点燃了的火把上,火焰在跳跃,赵和与陈殇熏熏然,仿佛喝多了酒。赵和伸长手,将面前悬起的灯笼点燃,陈殇也做了和他一般的事情。

    “这厮想要**,给我攻——呃,嗯?”温舒下令的话又被堵了回去。

    因为在陈殇与赵和身后,俞龙、戚虎还有李果出现,他们一把冲上来,将陈殇与赵和抓住。

    “什么意思,内讧?”温舒心念一转。

    但见戚虎伸出头,向下边笑道:“上元节时,竟然有人在咸阳纵火,被我当场擒下,我乃北军中郎将杨禹下属校尉戚虎,咸阳令署可有人在?”

    正在看热闹的王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衙门被点了名。

    不过戚虎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在咸阳为令,能象他一样做到第三年,早就有自己的一份护官符。他知道戚虎是一位北军中下级军官,更知道戚虎的背后是谁。

    朝中某位九卿级别的大员,兵家传人,戚虎与其女订亲。

    紧接着俞龙也报了自己名:“国子监太学生俞龙在此,与戚校尉一同擒住醉酒纵火之人。”

    “李果,故右将军彻侯李扬之孙。”李果也报出自己的身份。

    虽然俞龙与李果的直接身份算不得什么,但背后牵连的势力也让人头疼。国子监不必说了,道:“依大秦律,于咸阳纵法,为第二等罪案,次于谋逆、大不敬等,咸阳令署在擒获人犯之后,结案之前,不得将人犯交与任何人,以免有人私下勾通说情。咸阳令署可有人在,还不来接走人犯,莫非是想违背大秦律么?”

    这话再一出,王鉴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很是无辜地向温舒摊了摊手:“温司直,你看……”

    “把人交给我,这是关系到与莽山贼勾结的大案,就是谋逆,是大不敬,是要抄家灭族!”温舒厉声喝斥。

    王鉴心里极是不快。

    自从两人在一起开始,温舒对他就极不客气,全然不顾论品秩官职,咸阳令要远大于一个临时设立的刺奸司司直,对他冷嘲热讽呼来喝去。若不是看在他背后的这是谋逆大不敬抄家灭族的大案,总得给我证据吧,不给我证据,不给我公文,我就将人犯交给你,你觉得大将军、丞相还有御史和太尉那边,谁会放过我?”王鉴仍然一脸无辜的模样:“证据给我,我立刻把人交给你!”

    温舒手中能有什么证据,他抓人的目的,正是为了证据,而且是与莽山贼无关的证据。

    他盯着王鉴:“尊令就是这样对待皇命?”

    “皇命?行,你拿什么,他招了招手,把萧由从人群中叫了过来:“萧吏掾,将相关的大秦律背给他听。”

    萧由面无表情地站到了温舒面前,两人目光对在了一起。

    “大秦律第五卷第十七章京城篇……”萧由开始背诵大秦律,只背了两句,便被温舒喝止。

    “够了,我不向你要人,但借你咸阳令衙署一用,审问这二人总该可以吧?”他向王鉴拱了拱手,第一次用上了商量的口吻:“王公,这毕竟是天子之意,你可要想得长远一些。”

    王鉴心中极是快意。

    这家伙终于向自己低头,大名鼎鼎的赤炼温舒也有这样的时候!

    而且温舒的话也有道理,如今五辅确实能够牵制天子,但等到天子二十岁亲政之时,记恨起此事来,他王鉴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略一犹豫,王鉴点了点头:“既是如此,这点面子我总得给温司直的,毕竟温司直可是我咸阳令署的前辈,温司直任咸阳令时,我还在外郡当个县令呢。”

    温舒稍稍松了口气。

    他抬起头,望了茶楼之上的众人一眼,目光阴冷。

    不在刺奸司,他有些手段不好用上,但在咸阳令署也行,毕竟那里也有不少刑具,已经足够给他施展了。

    “还请王公派人去将人犯带下来。”温舒又向王鉴拱手。

    “唔,你们都听到温司直的命令么,快去把人带来,休要走脱了人犯。那几位擒获人犯者,你们要客气些,对了,这两位人犯非同小可,你们也都给我将眼睛睁大些!”王鉴向差役们下令。

    那些差役原本是在虎贲军后看热闹的,此时自己变成了主角,一个个兴奋排开虎贲军,三步两步上了茶楼。

    片刻之后,他们将陈殇与赵和绑下了楼,当陈殇与赵和经过温舒时,两人都向他笑了一下。

    温舒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目光更为阴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