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四五、哄人之语

四五、哄人之语

    袁逸看着刺客被关进囚车,而温舒的尸体则被拖上另一辆囚车,又将杯里的酒喝了一口,然后叹了口气。

    只不过在出门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赵和一眼。

    原本以为陈殇是关键人物,却不曾想,温舒盯着的竟然是这少年。

    他向赵和点了点头,然后出门,跨上自己的马,在虎贲军士卒簇拥之下离去。

    衙署正堂之上,陈殇一个箭步冲到了清河县主身边,他脸上陪着笑:“县主,数日未曾见面,我实在……”

    “你辛苦了。”清河县主一句话将他要说的内容全都堵了回去。

    偏偏就是这样一句话,却也让陈殇脸上通红,哪里象是个久经花丛的老手,便是一个初尝滋味的新人也不如。

    赵和有些奇怪地望着他,总觉得这家伙这模样有些刻意了。

    陈殇还想要与清河县主说话,但见她似乎有意结束谈话,心中灵机一动,正色说道:“原来阿和是县主的弟弟,我就说阿和气度非凡,长得又如此俊俏,绝对不是一般出身……”

    “那是哄人的话。”清河县主诧异地盯了陈殇一眼:“你连这都听不明白?”

    “哄人?”陈殇张大嘴巴:“县主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哄人?”

    “哦,我是女人,女人哄人那不是道。

    这句话让陈殇实在无话可对,加之侍剑又上前来,一把将他推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清河来到赵和面前。

    “阿和,虽然你不是我真正的兄弟,但从今话。

    “我是不是逆太子遗孤?”赵和又问。

    刚离开铜宫时,他对逆太子的事情并不知情,但方才温舒步步紧逼,无意中透露出来的话语,足以让他生出怀疑。

    若不是逆太子遗孤,那些铜宫中的老人们为何会对他百般照顾,又为何会将一身本领传给他?

    若不是逆太子遗孤,大将军为何会专门派陈殇去将他接出来,温舒又为何会对他紧盯不放?

    萧由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不是逆太子遗孤,我并不知晓,但我知晓一件事情,你是赵和。”

    “对对,你自己给自己取了名字,就叫赵和!”陈殇在一旁也出声道。

    赵和想了想,再抹了一把眼角,然后露出灿烂的笑容:“你们说的是,我是不是逆太子遗孤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是赵和!”

    “你们先回监牢中,好好休息,今夜城里很热闹,不过你们就凑不着了……”

    萧由正要安排赵和他们,突然门前又有人叫了起来:“喂喂,阿和,你在哪,你在哪?”

    紧接着赵吉从门外跳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灯笼,他的身后跟着十余个家仆,每个家仆手里都捧着东西。

    赵和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我当然要来,好在你没事了。”赵吉目光在赵和手指上扫过,面上露出凶残之色:“你且放心,你受的气,终有一日我会给你出,不管背后是谁,我都会让你出这口恶气!”

    “已经过去,没事了。”赵和心知他又在说大话,并未往心里去:“只是今夜不能在街上看花灯,原本是与你约好了的。”

    “那算什么,我这不拎着花灯来给你看了么?”赵吉哈哈一笑,将手中的花灯举了起来。

    他又向萧由行了个礼:“萧大夫,今夜你就行个方便,我在这里陪着他们,我还带了酒肉,唔,还有斗鸡,我们今夜彻夜不休!”

    萧由摇了摇头:“那可不成,赵和手上有伤,必须好生休养,这样伤才好得快。”

    “呃……那好吧,我让人去取最好的伤药来!”赵吉又道。

    听到他们的安排,赵和心里微微一松,方才的失落感,被驱走了大半。

    在听到清河否认他是其弟,赵和心中其实非常失落,他在铜宫之中孤苦,虽然有师长在侧,可从来不知自己的亲人是谁。而清河方才的话语,曾让他升起希望,觉得自己寻着了亲的。

    可失望之后,却是失落。

    这一夜咸阳城的花灯没有往年那么热闹,赵和在监囚中早早就睡了,倒是陈殇与在这陪他们的赵吉饮酒猜拳,闹腾了许久。夜中时赵和曾经迷迷糊糊醒来,听到已经大醉的陈殇抱着一只靴子在那大叫“清河、清河”,赵和只是往干草中挤紧了些,然后便又睡着过去。

    他们并不知道,监牢的安静之外,咸阳城花灯的热闹之下,却是暗潮汹涌。

    侍御史万安当先发难,弹劾温舒,连带弹劾举荐温舒的公孙凉。他的弹章先是在御史台过了一圈,故此还未进入宫中,便已经被许多人知道。

    国子监诸生也纷纷上书言事,劝谏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