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四六、空空落落

四六、空空落落

    赵和站在衙门大门前时稍稍有些茫然,看到迎上来的赵吉,才露出一丝笑来。

    “阿和,随我走吧!”他向赵和叫道。

    赵和正待要应下,看到陈殇带着俞龙、戚虎和李果也围了上来:“小子,要不要随我们走?”

    有这么多人叫他去,赵和心中觉得微微一暖。

    然后他看到了公孙凉。

    一袭青衣未着官袍的公孙凉,独自一人,缓缓从街道一头走了过来。只从外表看去,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赵和被他眼神盯着,总觉得心中发寒。

    公孙凉的目光极为深沉,不象温舒那样阴冷,但却象夜空一般,深得让人看不见底。

    “你是何人?”赵吉瞪着公孙凉。

    陈殇却是脸色大变,他在刺奸司呆了两,温舒的官爵比我还要高一些。”公孙凉走过来,先是冲着赵和一笑,然后又笑眯眯地对赵吉道。

    “原来你就是公孙凉!”赵吉失声,脸色大变。

    “我还没有报自己的名字,你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不愧是在咸阳城中自称新一代游侠儿领袖的赵吉。”公孙凉道。

    赵吉嘴紧紧抿住,向后退了一步,多少有些胆怯。

    赵和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挺身站在了赵吉身前:“公孙凉,你是冲我来的,何必对别人出言恫吓?”

    “呵呵,赵和,我早就听到你的名字,一直想见你,不过,今日还真不是冲你来的。”公孙凉又笑道。

    他始终在笑,但每次露出笑容,都让人心中发寒,仿佛那笑容是刀,在不停地剜割人心底的秘密。

    赵和很不喜欢他。

    “我今日来,只是与你们打个招呼,以后可能会多打交道,先见礼总能熟悉一下,礼多人不怪嘛,对了,陈殇,我似乎听说羽林中郎将杨夷在寻你,你要不要带赵和去见他?”

    陈殇脸色顿时变白了起来。

    公孙凉说完这话,又向众人点头,然后迈步进了咸阳令衙署。

    他身后涌来数十名虎贲军士卒,将衙署大门堵住,隔绝了内外。

    陈殇心中一凛,难道说公孙凉是冲萧由来的?

    他踮起脚,想要看到衙署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什么也看不到。

    回过头来,再看赵吉与陈殇,赵吉的脸色阴晴不定,陈殇更是惨白。

    “怎么了,你们?”赵和诧异地道。

    赵吉吞吞吐吐:“阿和……我想起来,我家中尚……尚有他事,恐怕不能接你回去了。”

    赵和愣了愣,然后灿烂一笑:“好,你先去忙你家中事情。”

    “那,那……那就改日再会!”赵吉匆匆抛下这句话,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他这一离开,赵和又看向陈殇:“呃,你是不是也有事情,暂时不能带我去了?”

    陈殇看着他脸上的平静,嘴角浮起苦笑。

    “其实没有什么,各有各的难处,我知道的。”赵和哈哈一笑:“这几日与你在一起,我本来就有些嫌你,给我寻来多少烦恼,就这样吧,就此告辞……”

    他说到后来时,声音有些发颤。

    清河县主不是他的真正亲人,赵吉这位好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不能带他回去,现在陈殇等人也不可能收容他,他又不愿意连累萧由……这么看来,咸阳虽大,他在这里却没有一个家。

    李果觉得气氛非常憋闷,忍不住哼了一声:“要不,你随我走!”

    他话不多,但此时说出这一句来,让赵和心中还是生出丝温暖。

    在诸人当中,反而是李果与他交往得最少。

    俞龙戚虎却是一左一右,各推了李果一下:“横之是什么人物,你还不知道,他怎么会因为畏惧那个公孙凉而不接纳这小子,分明是有别的事情!”

    陈殇抿着嘴,好一会儿才道:“这样吧,阿和,你先随硕夫去他家中,我还些公务,等我这公务处置好了,再来接你!”

    这话说得,连俞龙戚虎脸上都浮出怪异之色。

    李果更是瞪了他一眼,二话不说,上前抓住赵和的胳膊,将他推上了自己的马。

    “放心,在咸阳城中,有我一口饭吃,总少不得一你一口汤喝!”李果对赵和说道。

    他也上了马,两人同乘一马,扬长而去,根本不理会身后的陈殇。

    陈殇抿着嘴,看了俞龙、戚虎一眼,也是独自上马,落寞而去。

    俞龙、戚虎面面相觑。

    赵和与李果走了好一会儿,赵和忽然昂起头:“陈殇不是那种人。”

    李果没有作声。

    “他绝不是因为害怕公孙凉而不带我走,他是有别的原因,公孙凉说的羽林中郎将杨夷,应该才是真正原因。”赵和又道:“你与他是挚交好友,应当信任他。”

    李果瞪了他一眼:“孺子,闭嘴!”

    赵和有些急了:“我是认真的,你不该误会他。”

    “我没误会他,我只是恨他不愿意将真实原因说出来,由我们兄弟共担罢了。”李果冷冷地道。

    赵和听得此语,才恍然大悟。

    然后先是自嘲地笑了起来,自己终究是浅薄了,根本不理解这四人彼此之间的情谊。

    笑着笑着,他的心突然又空落落的。原本他以为,自己与赵吉也会象这咸阳四恶一般,结成这般的情谊,可是……可是?

    赵和心中突的一跳,赵吉也是出来让他一起分担的事情?

    就在赵和心中生疑之时,羽林军军营前,陈殇慢慢地跳下了马。

    “将主在不在?”他问迎上来的同僚。

    同僚一脸幸灾乐祸:“行啊,陈横之,你这几了,你若来了,立刻去见,对了,要你膝行入帐!”同僚嘿嘿笑着。

    陈殇对他们呸了一口,却没法子将他们赶开,只得任由他们看热闹,一步一挪来到了中军大帐之前。

    既然是膝行进帐,他只能到了门口跪下,然后大声道:“羽林郎陈殇,求见将主!”

    里面哗的一声响,然后几个校尉之流低头弯腰小跑着出来,有人出来时还给陈殇施了个眼色,分明是让他自求多福。

    陈殇吸了口气,低头没有说话。

    “还不滚进来,莫非要我去请么?”羽林中郎将杨夷的声音传了进来。

    陈殇规规矩矩地膝行而入,进了大帐,低头不语。

    羽林中郎将杨夷不过四十岁的模样,长得相貌堂堂——若非如此,他也不能入曹猛之眼,成为当朝大将军的女婿。他从帅位之上走了过来,对着陈殇就是一脚,将陈殇踢得歪倒在地上。

    “若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现在就让人剁了你的狗头!”

    杨夷瞪着陈殇,满腔怒意毫无虚假。

    他对陈殇还是抱有希望的,所以哪怕陈殇在咸阳名声那么坏,与同僚的关系那么恶劣,他仍然让陈殇留在羽林军中,给了对方许多机会。

    只是这家伙,实在没有军人的样子。

    “我问你,这几完,又被踢了一脚。

    杨夷当真是气极:“真心的,你哪一次不是说真心的,这些年来,你祸害了的咸阳城闺女媳妇还少了么,若不是我,你早就被人阉了去当小黄门了!你就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你,也配有真心?”

    陈殇不但不怒,反而涎着脸:“真心,这次真正真心,我发誓,我以我老爹的名誉发誓!”

    这话说出来,杨夷沉默了。

    不过一会儿之后,他断然摆手:“你记住,清河县主的事情,大将军另有打算,你不许再去骚扰她。”

    “可那凭啥,大将军管,你有什么打算?”杨夷这次没有发怒,但是声音却压了下来:“我让你把他给我带来,可是他人呢?”

    陈殇对他很熟悉,从杨夷的声音里,陈殇听到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