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四九、烈武密诏

四九、烈武密诏

    温青登登登跑下了茶楼,一直守着门口的李果晃了过来,看了一眼赵和手中的信封:“不愉快?”

    “她是温舒的侄女,如何会与我谈得愉快?”赵和苦笑着回过神,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他眯着眼睛好一会儿,突然又抬起脸:“李果大哥,恐怕我暂时不能去你庄子了,我不能离开咸阳。”

    李果沉默了好一会儿,简短地道:“咸阳危险。”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留在这里,我想知道……我究竟是谁,为什么我打小就呆在铜宫之中。”赵和抿紧了嘴:“刚出来的时候,我原本想着不去问这个问题的,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我不去问这问题,这问题还是要缠着我。既然如此,哪怕注定要因此而死,我为何不做一个明白鬼?”

    李果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如何去劝慰他,便只说了一句:“我陪你。”

    “我先要去这里!”赵和摊开了纸。

    李果目光在纸上掠过,迅速看到标记过的地点。

    “曲池坊?”

    曲池坊在咸阳东南,因为引水穿过咸阳,在此形成了一座湖池而得名。在咸阳城中,曲池坊是一个很著名的风景上佳之处,每到春暖花开之时,便有无数咸阳人来此游玩,而夏日曲池的荷花,被称为“曲池荷风”,更是所谓咸阳十景之一。

    比起别的坊拥挤,曲池坊显得空阔,只有三百余户,一千多人口。此时刚刚过了上元节,积雪才化,曲池边上没有什么风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游人。赵和与李果匆匆赶来,很快就在曲池坊的西南角找到了那图上标记了的房子。

    这是一幢小院,只有一进,院子不大,极其破败。赵和正待用钥匙开门,却被李果一拉。

    李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赵和的心立刻提了起来,李果擅射,视力听力都远胜过常人,此刻做出这般姿态,肯定是有所发现。

    稍等了一会儿之后,李果带着赵和绕到了院后,指了指院墙之上。

    因为积雪的缘故,曲池坊的地面都湿漉漉的,行走于其上,难免会沾上湿泥。李果所指之处,便有两个清楚的湿泥脚印。

    看脚印的情况,还很新。

    里面果然有人!

    赵和心中一凛,温舒死前的秘密安排,在这里肯定是藏着什么东西,怎么会被别人抢先?

    难道说温舒除了将事情告诉了自己的侄女,还告诉过别人?或者说温青在将东西交给他之前,也曾先拆开信封给别人看过?

    李果从背上摘下弓,缓缓做了个手势。赵和会意,跑到院前,然后用力咳嗽了几声。

    他拿出钥匙去开院门,却发现温舒留下的钥匙,并不是开此门者。

    他在外头试图开门,弄出很大的声响,里面也传来轻微的悉缩声。赵和又拍了拍门,咣咣咣的声音中,里面的悉缩声变大了。

    “是谁?”赵和厉声道。

    然后就听到有脚步声向着后院跑去,李果的喝声,弓弦声响。赵和飞快绕过前院,到后面望去,只见李果神情古怪,在他面前有一只鞋子,鞋上插着箭。

    除此之外,什么人影都没有。

    赵和愣了一下,李果指了指东面:“往这边扔了个鞋子被我射中,人从那边墙翻过去了,听声音是跳入了曲池之中。”

    这道,李果点了点头。

    他眉头也皱得紧紧的,屋里的霉味让他起了不好的回忆,因此他一刻都不想在这破屋子里多呆了。

    “温舒让他侄女将这个给我,绝不是来让我看一些破烂的,而且他是临时被从铜宫调回咸阳,他既然准备把东西给我看,那他就必定在这期间回过这座宅邸。”赵和喃喃自语,他打量四周,可些被那个黑衣贼破坏得太厉害,什么有价值的发现都没有。

    至于那些散落得到处都是的纸张、简牒,赵和翻了翻,都是些案件记录,或者是施刑的法门,再就是一部分名家的学术典籍。对赵和来说,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作用。

    “看来黑衣贼收获也不到,否则他不会弄到这个时候……他至少进来了一个时辰。”

    赵和看着旁边一根被吹灭的蜡烛,从蜡烛燃烧的进程做出新的判断。

    一个时辰前,他们才刚刚到丰裕坊,甚至都没有看到温青,这就证明贼人在他们之前就知道了这里。

    “如果是刺奸司的人,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偷偷摸摸,只要大张旗鼓地上门来搜索就是,所以黑衣贼所属于的那一方现在还没有曝露出来,他隐藏在幕后,只有鬼鬼祟祟。”赵和又判断。

    屋子察看得差不多了,赵和到了两厢侧屋。两厢倒是没怎么被破坏,但同样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回到院子当中,赵和皱眉沉思,温舒究竟想给他看什么。

    目光反复在院中打量,然后赵和目光一凝,看到了一根椽子之下。

    按道理说,这个地方蜘蛛会织网,院子里其余类似的地方,都有蛛网的痕迹,唯有此处不存在蛛网。

    虽然这里也积满了灰,可是撒灰做旧总比让蜘蛛在这织网要容易得多。

    赵和又看了看旁边,搬来一个凳子,踏着凳子站起,凑到椽子下看了看,然后伸手去掰椽子下的一块木板。

    木板应声掰下,露出里面的一块暗格。

    赵和“哈”的轻呼了一声,伸手将暗格中的物品取了出来。

    那是一个铁匣,铁匣口上了锁。

    “应当就是这个了……我们走!”赵和拿钥匙比了一下,确认这就是温舒希望他看到的东西,立刻对李果说道。

    李果点了点头,他们来到门前,想要从里开门进去,却隐约听到外边有声音。

    “院墙!”

    赵和示意道,两人回到院中,从那个黑衣贼脱身处翻墙而出,在他们跳出的同时,就听到后边轰的一声响。

    这老宅的门被人踹开了。

    赵和将铁匣子包住,拍去身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绕过老宅,来到前面的路上,好奇地拉着一名差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这是温舒旧宅,我们奉命与刺奸司一起查抄。”那差役不疑有他,随口回应道。

    赵和与李果交换了一个眼色,果然,刺奸司之人也来了。

    不过刺奸司又晚了一步。

    回到了李果府中,赵和看着这里的破坏模样,想到温舒家,心里有点同情李果。

    难怪他说咸阳居大不易,这么大的宅子每年检修都要一大笔钱,再加上养着一大家人,只靠着咸阳城外的一个庄园出息供奉,实在是有些艰难。

    他用钥匙打开铁匣,里面放的东西很简单,唯有四卷纸

    但李果看到第一卷纸时脸色微变:“这是谕旨专用的楮皮纸!”

    “是皇帝的密诏。”赵和已经摊开第一卷纸。

    如他猜想的那样,这是一封皇帝密诏,只不过极不正式,上面写的是命令温舒查看江充是否真正死了。在密诏尾部,有另一种笔迹所书的时间“烈武帝三十七年”。

    “烈武帝三十七年,就是十五年前!”李果道。

    “我出生的那年。”赵和冷冰冰地回应。

    对自己的身世,他同样有所猜测,若猜测是真,他真是逆太子遗孤,那也就意味着,烈武帝要温舒查的这个江充,就是他的直接杀父之敌。

    而烈武帝本人……既是他的祖父,也是他的杀父元凶!

    他放下这第一卷密诏,紧接着去看第二卷纸,这同样是一份密诏。

    “将彼孺子好生抚养,勿令夭折,待其十六岁时,择一女为妻。”

    赵和看到其中的主要内容,瞳孔猛然缩了一下。

    这份密诏最尾,同样有人留下了时间记录,是烈武帝四十一年,也就是十一年前,那一年,赵和四岁。

    仔细打量着这一串冰冷的字迹,许久许久,赵和也没有将之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