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五一、另有隐情

五一、另有隐情

    赵和的头深深低着,好一会儿才抬起来。

    王道仍然是危襟正座的模样:“那些年我经历之事,除了让我将心中这根标杆立稳了之外,还教了我一件事情,就是能够设身处地,理解别人的苦衷。”

    赵和心中一动,再次坐正,凝视着王道。

    “我最难过之时,为人帮傭却未结到工钱,一连三日,粒米未进,那时我故意行走于街坊之间,想的便是那些平日里好心帮我的街坊,若是看到我这模样,可以给我一口饭吃。我面皮薄,不好意是去乞食,便想着用这等方式来弄吃的……结果徘徊了半日,却无人理我。”

    赵和听他坦陈自己当年的心态,低着头,微微笑了一下。

    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初到咸阳时,他站在别人的汤饼店前许久,虽然不乞讨,其实就是在盼着有人见他饥饿的模样,给他一点吃的。

    “当时我心中颇怨他们,这些街坊邻居,我有吃的时候问我要不要到他们家吃一口,我没吃的时候却理都不理……”

    “那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不给饭给爹爹吃?”赵和没有出声,旁边的王鹿鸣泪眼盈盈,气愤地问了起来。

    “我后来跑回家中,也是如鹿鸣这般,眼泪盈盈质问……后来我捉到一只老鼠,靠着那只老鼠熬过那夜……”王道说到这,抬起眼,看着赵和:“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

    “十五年……十五年前?”赵和愣了一下。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夜咸阳城中发生了变故,因为当夜有星变在空,所以被称为星变之夜……那一夜里,人人自危,咸阳城中死者足有五万,大伙都心惊胆战,也就我这样懵懂少年才没有意思到事情的严重性……那种情形下,谁还有空关注我?”

    赵和低下头去。

    “当一个人自身难保之时,让他去关心别人,那是以圣贤的标准去要求一个普通人,而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普能人。后来我想明白这一点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我就会想,我若处在对方那种处境之下,又会如何去做,我是不是圣贤,我能不能舍己为人?”王道又是一笑:“每次我都会回答自己,我非圣贤,我也不是舍己为人者,所以不能以此去怨怪别人。”

    陈殇与李果交换了一下眼色。

    说到这,王道哈哈大笑道:“就这些了,请你们吃一顿没有什么荦腥的饭,却要让你们听我这一番大道理,实在是有些过了。”

    赵和默默地俯身,向王道又行了一礼。这一次不仅是他,就是李果,也跟在身后对王道行了礼。

    “唔,我家窄小,可不能留宿你们,如今过,原以为是一个一板一眼端正无比的人,没有想到……他其实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李果道。

    他难得用这么长的话去评论一个人。

    赵和深有同感。

    他们到了牛屎巷口,又看到樊令闷闷蹲在那儿,见二人过来,樊令精神一振:“阿和小子,你这几一声,别的不说,打几个人,你樊家哥哥绝无二话!”樊令拍着胸膛道。

    赵和忍不住笑了起来:“行了,昨日我受刑的时候,你敢不敢去揍那个温舒?”

    “揍官可不行,我家中还有老娘。”樊令又缩回脖子,继续蹲在那儿不作声了。

    赵和哈哈笑着向他招手道别,与李果再次来到萧由家前,这一次他们总算等到了萧由。

    萧由似乎不太忌讳赵和所遇到的麻烦,直接将他们让进了宅中。

    与王道家的窄小、李果家的破旧不同,萧由的宅子从外表看不甚显眼,但入内之后,发现空间出奇的大,而且各方的装饰都显细心。赵和不懂行情,李果却是清楚的,心中忍不住就想,区区一个咸阳令署的属吏,仅凭他的俸禄怎么可能撑得起这样的家当?

    听服萧由替人穿大秦律的空子,从中渔利,看来果有此事。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待两人坐定之后,萧由问道。

    赵和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温舒早有安排,在死后让人给我送来这个……”

    他一提到温舒,萧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当看到赵和推过来的铁匣后,更是将眉毛完全挤到了一处。

    打开铁匣,飞快地看完里面的四张纸,萧由又将铁匣关上,微微闭眼。

    好一会儿,他长吐了口气,睁开眼道:“在你说之前,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公孙凉昨日至咸阳令署,将我借调至刺奸司。”

    赵和与李果都是“咝”的一下,双眼瞪得溜圆。

    “他赶在被罢职之前,做完这件事情,如今刺奸司虽然没有任命司直,但实际上还在他的控制之下。”萧由突然一笑:“不过你们放心,如今刺奸司并未再追索你们,刺奸司所追者有二,一是温舒,公孙凉称温舒藏了刺奸司重要公文,故此满咸阳在翻找;二是莽山贼,他要从虎贲军中开始查,看看这些年究竟是谁人在暗中支持莽山贼。”

    “他不追我了?”赵和有些不敢相信。

    萧由没有必要骗他,但是自从除夕之变以来,十余日里刺奸司追着赵和不放,赵和也毫不客气的反击,甚至可以说,刺奸司两员得力主官谭渊与温舒之死,都与他有关。

    现在刺奸司突然不找他了?

    “至少没有再动用刺奸司的力量寻你。”

    “他找温舒藏的公文……很有可能就是我给你看的东西。”犹豫了一下,赵和猜测道。

    “有此可能,但也未必,你将温舒是如何把这个送到你手上的事情,细细说与我听。”

    赵和当下将温青如何找到他,他与李果又是如何在曲池坊遇到黑衣贼,然后刺奸司如何晚了一步的事情一一说给萧由听。

    萧由听完之后,不由一笑:“刺奸司去曲池坊查抄温舒旧宅,乃是我的建议,没想到差点捉住了你们。”

    这又是一个意外,赵和与李果都忍不住笑了笑。

    “公孙凉借我至刺奸司听用,说是因为我博闻强记,对咸阳城各种档案都了如指掌,当时他说要查温舒家宅,我便从档案之中翻出,温舒当初受烈武皇帝宠信,先后赐宅五处,其中大的三处后来又因故被朝廷收回,所保留者唯有两处,一处温舒现在居住,还有一处便是曲池坊的那间破宅。”

    “那间破宅乃是二十年前烈武帝所赐,当时烈武帝在夏日贪恋曲池边的清凉,常于曲池坊的庆安宫中居住……十五年前星变之乱,烈武帝便是居于庆安宫,但是后来庆安宫失火被焚,直到现在,也没有重新修复。”

    萧由果然对咸阳城中方方面面的档案都极为熟悉,他将温舒破宅的事情理顺,然后指了指铁匣中的一张纸:“若我猜想不错,星变之乱不久,烈武帝便是在庆安宫中写了这份手诏,然后让人秘密送给在外的温舒。”

    “温舒……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听到这,赵和忍不住道:“他既奉命照顾……照顾我,为何又对我步步紧逼,甚至还对我施刑?”

    “阿和,你老师想必对你说过,同与异皆为事物之两面。”萧由思考了下,然后道:“而善与恶也为人之两面,任何一人,都不可说其完全是善,或者说其完全是恶。”

    李果心中暗暗嘀咕,方才在王道那边便听了一耳朵的道理,现在跑到萧由这边,又要听一耳朵的道理了。

    不知为何,王道与萧由似乎都喜欢给赵和讲道理。

    “对你来说温舒非善非恶,他对你善,也只是为了执行烈武帝的遗诏,对你恶,也不过是因为他想从你身上找到他想要的线索。”

    赵和心底对此本来就有所知觉,知他这样说,更是通透了:“是,他是烈武帝的忠臣,对我来说,却只是一个曾发生过交集的……人罢了。”

    不去考虑温舒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这让赵和心底轻松了许多,毕竟温青那句“忘恩负义”的指责,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不过他对烈武帝倒也真是忠心,烈武帝都驾崩十年了,仍然如此。看来他听从公孙凉的,来到刺奸司效力,实际上是想借助刺奸司继续烈武帝的那个命令……”

    “追索那个江充?”赵和道。

    “对,那个江充……”萧由看了赵和一眼,发现赵和提到这个名字时,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点了一下头:“不过显然有人知道这份秘诏存在,所以温舒被人盯上……等一下!”

    萧由猛然起身,背手在屋中转了两圈,然后看着赵和:“有一个问题,那个任宜!”

    赵和还不太明白:“任宜,这个名字……对了,刺死温舒者?”

    “对,就是他,这个人出现得太巧了,他虽然与温舒有杀父之仇,但当时他怎么那么巧出现在咸阳令署?”

    这一下赵和与李果又是齐齐吸了口寒气。

    若萧由所猜为真,那岂不意味着,温舒之死根本就是有人借助他们的掩护而下手,为的是阻止温舒继续追查江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