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五三、概不赊欠(新一天求推荐票)

五三、概不赊欠(新一天求推荐票)

    贾畅抱着鸡,晃晃悠悠地在东市里转。

    他想要找个斗鸡的场子,让自己的斗鸡参与一场,若是能嬴,可以得些小钱花用。

    近来他的日子过得可不怎样,几场大热闹都没有参与,除夕之变赵吉与赵和一起破围求援的事情他早就听说了,那时将他羡慕得直跺脚,暗恨自己没有赶上。

    前几日咸阳令衙署发生的事情,他同样也有所耳闻,别人或许听了这些对赵和唯恐避之不及,他却恨不得跟在赵和身边。有这么多热闹可看,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事情。

    因此,当贾畅看到人群中的赵和时,立刻加快脚步,想要与他招呼。

    但是赵和行色匆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三步两步就不见了踪影。

    贾畅想要小跑去追,但他还没有跑动,身边一人倒是先往前跑了,在一家铺子前探头探脑,似乎是在望着什么。

    贾畅好奇,跟过去也望了一眼,便看到赵和与一个身材稍瘦的汉子一起,正在向卖吴锦的铺子掌柜问些什么。

    他们还拿了件东西给那掌柜看,但掌柜打量了一番之后,便连连摇头。

    贾畅心中一动,看来赵和这里又有什么事情。

    他正想进去,身边方才小跑张望的人却转身过来,见着他抱的鸡,便开口询问:“你这鸡怎么卖?”

    贾畅大怒:“你家鸡才卖,你看我这鸡头上插了草标么,没插草标便是不卖的鸡!”

    “我看你这鸡也属寻常,为何不卖,我正想买只鸡回去炖了吃。”那人道。

    “我这是斗鸡,你这蠢物竟然想将它炖了吃?”贾畅更怒了。

    那人缠着他问了两句斗鸡的事情,突然间又不理他,转身便走。

    贾畅本来想上前揪着与对方理论的,可看那人目光所及,正是出了店铺的赵和二人,他心里一动。

    在咸阳市井中讨生活的少年,哪个是蠢的?

    便是贾畅本人,也没有少替人打探消息、盯梢传讯。

    所以他立刻判断出,这个人正盯着赵和,他佯作与自己纠缠,无非是不想让赵和注意到他。

    想到这,贾畅退了一步,悄悄跟在此人身后。

    这人的注意力大半集中在赵和与李果身上,因此对自己身后多了条小尾巴反而不在意。贾畅跟着他足足过了两条街,心里可以确定,此人真是在盯赵和。

    贾畅看了看赵和前进的方向,拐入一条小巷之中,然后将鸡搁在自己的头上,撒腿狂跑起来。

    赵和与李果一家家铺子问过去,凡是卖吴锦的铺子几乎都问过了,但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赵和倒还有耐心,李果有些焦躁:“若是家家都不承认卖过这种织染的吴锦,那岂不是说我们又白忙了?”

    “没有白忙,若都没有卖过,至少说明这吴锦不是在东市买的,而咸阳城又唯有东市卖吴锦,这也意味着,那个人是从外地而来,极有可能就是从吴郡来。”赵和道。

    李果默然,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累。

    若论心机,别说萧由、温舒他们,就连赵和这样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自己都比不上。

    自己还是用箭解决问题比较拿手。

    “萧大夫说了,东市一共有十六家铺子可能卖吴锦,这是第十五家,这家完了就只剩一家……嗯?”

    赵和边说话边进铺子的门,但踏在门槛上时,愣了一下。

    因为铺子当中,头上顶着鸡的贾畅,一边喘着气一边对他们挤眉弄眼。

    赵和心一动,向贾畅走过去,两人身体交错之时,听得贾畅低声道:“有个戴着青布幞头的人盯着你们。”

    贾畅说完之后,顶着鸡就出了门,赵和则助察看布料为掩护,偏脸向着门外看了一眼。

    果然有一个戴着青布幞头的人,站在那里一副等人的模样,但眼神却往这边瞄。

    李果双眉一扬,赵和把他拉住,心思转动,低声道:“他此刻还不知道我们发现了他!”

    “什么意思?”李果不解。

    “继续,看他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

    赵和说完之后,便如此前一般继续逛着店铺,向店家询问是否卖过如那鞋子面一样的吴锦,最后两家都逛过之后,仍然一无所获。

    他并不失望,因为新的线索又出现了。

    两人出了最后一家店铺,佯作要去另一家,经过一条巷子拐角时,两人却停在那里。不一会儿,那个戴着青布幞头的人果然冲冲跑了过来,李果按照赵和此前所说,在拐角处迎头与对方撞上。

    一个有心,一个无意,撞的结果,自然是那戴着青布幞头者向后踉跄倒地。

    他面露惊慌之色,只道是自己盯梢被发现。

    李果上前将他扶了起来,赵和在旁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们有急事,未曾仔细,所以才撞着你……有没有事情?”

    那人眨了眨眼睛,神情微微一松:“没事,我并无大碍。”

    “不成,不成,万一撞出什么毛病了呢,那边就有家医馆,你要不要去医馆看看?”赵和又道。

    “不用,真的不用。”

    “唉,既是如此,不如这样,我请你到这铺子里饮一口热酒,好压压惊?”

    那戴青布幞头者只是摇头,赵和再三相劝,他怕引起赵和怀疑,只能勉强同意。到了旁边的小酒铺子,李果说要如厕离开,赵和便点了一桌菜肴,又上了热酒,殷切地请那人吃酒吃菜。

    那人追踪他们追了大半日,此时也确实饥渴交加,心里想着不吃白不吃,便不等李果开动起来。

    赵和又等了会儿,说是去催一催李果,也出了酒铺。那人自斟自饮,好一会儿没见人回来,这才意识到不对。

    “人……”

    他才走到酒铺子门口,就被人揪住:“客官,你先付了账才能走。”

    那人心急:“方才随我来的那两位呢?”

    “那二位早不知去了何处,就只有你喝酒吃菜,你可得付了账再走!”

    那人怀要掏怀里,可是掏来掏去,怀里却什么什么没有。

    他顿时急了:“我的钱,我的钱呢?”

    酒铺子的伙计见此情形,不动声色将袖子拢了起来,旁边另一个伙计,还有后厨的厨师,也都捋了袖子出来。

    “我赊账,身上的钱不见了。”那人道。

    但迎接他的是一脸讪笑:“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客官,你若一时不乘手,拿什么东西抵押也成。”

    那人大怒:“我身上若有东西抵押,还需要和你们罗嗦么?”

    双方顿时争执起来,旁边看热闹的你一句我一句,都帮着酒铺说话。那人无奈,双手一摊:“我身上没钱,你们说该怎么办吧。”

    “我倒是有个办法。”人群之中一直在看热闹的贾畅笑眯眯地道。

    那人见着贾畅,记得是路上相遇过的斗鸡儿,当下喜道:“你说,你说该如何是好。”

    “酒铺子里的几位哥哥,可认识我贾畅?”

    贾畅在东市斗鸡,又跟着赵吉一起结交游侠儿,倒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因此酒铺的伙计表示认得。

    贾畅一挥手,豪气地道:“那么这位大哥的酒菜钱,就记在我的账上了。”

    见酒铺伙计同意,那青布幞头男子松了口气,向贾畅道了声谢就要走,却又被贾畅拦住。

    “喂喂,我可没说请客,酒铺子里的生意好,他们没功夫陪你回去拿酒钱,我今日正闲着,可以陪你去拿钱,然后再回来替你把账付掉……不过话说在前头,我这算是替你跑腿了,你总得打赏几枚跑腿的钱。”贾畅道。

    看热闹的人都哄笑起来,个个笑骂贾畅狡猾。

    那人觉得只好如此,当下应了下来,带着贾畅便离开了东市。

    好半,但我知道那幢宅子是谁家的。”

    “是谁家的?”

    “晁冲之,御史大夫晁冲之的外宅。”贾畅嘿然一笑,拍了拍赵和:“阿和,你本事果然大,惹了虎贲军,惹了刺奸司,如今又惹了御史大夫,我还真心佩服你,才几话,但人却很快跑掉。

    在咸阳市井中生存,他如何不知道御史大夫根本不是他这个层面上之人能招惹的,今天招惹到纯属意外,既然在赵和那里已经拿到了好处,那就该赶紧离远些,不但不能凑到赵和身边来,甚至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东市能不来就尽量不来。

    赵和与李果则再次走向萧由家,今日的收获,也唯有萧由能够给他们解释了。

    “对了。”走着走着,李果突然开口:“有一件事。”

    赵和侧脸:“何事?”

    “子云与御史大夫是乡党。”李果脸色突然阴了下来:“他们都是吴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