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六三、岂可自清

六三、岂可自清

    将虎贲军军官敲打一遍之后,他们做起事来更为顺畅,过了会儿,甚至有人将所收缴的财物都堆了过来,用一个盘子托着,放在萧由面前。

    “此事萧掾史运筹帷幄,当居首功,还请萧掾史先挑。”那名军官恭恭敬敬地道。

    萧由也不客气,从那些还沾着血的财物中拿了一块金锭:“这伙贼人手中还挺富余的,竟然有不少东西嘛。”

    俞龙见此情形,欲言又止。

    紧接着那军官将托盘里的财富又划了一些到赵和面前:“三位功不可没,这些是你们应得的。”

    李果看着那些金灿灿银闪闪的东西,轻轻咬了一下唇,俞龙眉头皱得更紧,赵和也一时无措。

    “你们收下吧,你们若不收下,他们分起钱来也不安心,这些就只能上缴,最后是上面什么事都没做的人得了去,而流血卖命出力的人却什么都没有。”萧由微笑着道:“举世如此,岂可自清?和光同尘,和光同尘。”

    那军官连连点头,向萧由挑起大拇指:“萧掾史果然是有大学问的,就是通透,几位也不怕你们笑话,这些东西你们不收,我们便也不敢收,交上去后若是入了朝廷公库,我们也没啥抱怨,怕就怕入了某些人口袋,我们还要被骂一句蠢货!”

    赵和默然不语。

    俞龙叹了口气,李果左看看右看看,直到赵和开口:“好,我就收下了……”

    赵和开口收下,李果神情微松,俞龙没有作声,那军官便让人将他划出的财物用布袋装起交给了赵和。

    赵和将财物拢在袖子里,等那军官走了之后,他向李果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来到房间一角,赵和将布袋递了过去:“李大哥,这个不好分,就先一起放在你那儿,我若要用钱,自会向你讨取。”

    李果默然了一会儿,然后笑道:“好。”

    他收过布袋,又拍了一下赵和,表明自己领了这份情。

    对此,俞龙也只能装着没看到了。

    他心中其实觉得这样私分战利品是不妥当的,但萧由说的也对,而李果家中亏空太大,这些钱财虽不多,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份及时雨。

    萧由聚精会神在拼那些碎纸片,等虎贲军将宅邸里里外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之后,他仍然没有完全拼好。

    “萧掾史,接下来怎么办?”那军官分了好处,此刻念着萧由的通达,便上来请示道。

    “审啊,不是有几个伤的么,从他们先开始。”萧由缓缓道:“反正重伤了,他们活不了多久。”

    那军官应了一声,神情转为狠戾:“掾史放心,就算他们活不了多久,我也会从他们口中抠出些有用的东西,前段时间温司直在时,可是教了我们不少……”

    他这话语出,旁边的俞龙神情一动,开口问道:“你和温舒很熟?”

    那军官自知失言,嘿嘿笑了声,没有回应。

    俞龙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道:“事关重大,你只要对我说,可曾从温舒那里听说过《罗织经》?”

    他本是随意一问,却不曾想那军官听了后神情一怔。

    “黄怒,过来!”那军官回头叫道。

    那个名为黄怒的虎贲军士卒小跑着过来,他长得有些怪异,须发皆带着丝金红,看人时也是冷眼斜睨,看得出不是个好接近的人。

    “何事?”哪怕对着自己的长官,他也是懒洋洋地回应。

    “前些时日,你都跟着温司直,可曾听他说过《罗织经》?”那军官问道。

    黄怒歪着脑袋:“似乎曾经听他说过这么一嘴,只不过具体内容我忘了。”

    “咳,休得胡说,快说出来。”军官面上有些挂不住。

    黄怒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李果与俞龙,最后一指赵和:“温司直是个有本事的,一直穷追你不放,你必然是有什么问题,你若是能打嬴我,你想问什么我都答,但若打不过我,呸,跪下来向我赔罪。”

    赵和愣了一下。

    旁边的俞龙李果脸顿时阴了下来,这黄怒的身手相当不错,甚至不弱于谭渊,赵和莫说只是一个未长成的少年,就算已经长大,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我来。”李果二话不说,大步上前。

    黄怒翻了他一眼:“你?不行,我要打的又不是你。”

    赵和沉默了会儿才道:“非要和我打?”

    “对,说白了吧,我很佩服温司直,所以想揍你一顿出气。”黄怒满不在乎地又转向那虎贲军军官:“李校尉你不必多说,这事情,我不会改主意。”

    那军官十分尴尬,却也无法,只能对赵和道:“休要理他,这厮就是这脾气,若不是这脾气害他,以他的本领,早就成了我的上司了,哪里还会在这当个小小兵卒。”

    赵和撇了一下嘴:“你倒有面皮,你是大人,我还只是一介孺子,我为何要与你打?《罗织经》再重要,也不如我自己的小命重要。”

    “我许你用任何手段。”黄怒道:“而且保证只让你受皮肉之苦,绝不取你性命。”

    赵和只是摇头,那黄怒哼了一声,转身便下楼。

    赵和默不作声,低头往下望去,原本二楼的地板被刺客们拆了一块,因此没多久,他就从缺口处望见了黄怒。

    黄怒大摇大摆地从底下走过,赵和猛然叫了一声:“黄怒!”

    黄怒面带讥色抬头,然后迎面就是一蓬白色粉末雾茫茫而下。

    撒石灰如今可是赵和的看家本领!

    这居高临下一撒石灰,黄怒的眼睛顿时看不见了,他眼里疼痛难忍,心中又惊又怒,听得上面传来赵和的厉喝,毫不犹豫拔剑上撩。

    “卟!”

    他听到一声响,自己的剑刺中了一具身躯,不由愣了一下。

    若是将赵和刺死了,他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但就在这时,他觉得头上传来嗡的一声响,紧接着,一根木棒样的东西狠狠敲在他的头上,打得他晕头转向,踉跄倒地。

    赵和抱着根木棍从上往下猛捅,捅得黄怒连连呼痛,站都站不稳,加上眼前什么都看不见,最终被他打翻在地。

    紧接着,他听到铁器摩擦之声,然后一个冰冷的东西横在他的脖子上。

    “要打你,简直太容易了。”赵和的声音响起。

    “小崽子,你施诈!卑鄙,无耻!”黄怒捂着面怒喝。

    “你方才说了,许我用任何手段,而且你一个大人,堂堂虎贲军中的精锐之士,要与我一个少年,身体还没有长成的平民百姓对决,你不觉得卑鄙无耻,我怎么会觉得自己卑鄙无耻?”

    有虎贲军士上前来将黄怒扶起,带他去擦掉眼中的石灰,赵和在后边不阴不阳地说道:“打你并不是要从你嘴里知道什么,只是让你明白,你根本没有资格去为温舒出气。就连温舒本人都死在追索我的路上,你又算是什么?”

    黄怒气得哇哇直叫,若不是被同袍拖走,简直要回头来再与赵和打上一场。

    “行了,与他一般见识做什么。”萧由将手中的碎纸又糊上一块:“莽夫罢了……嗯?”

    他手中的碎纸终于拼好了一角,仔细看了看之后,他神情微微一变。

    赵和伸头看去:“这是舆图……不对,这里有线,画的是什么?”

    萧由没有作声,又开始拼起纸来。因为已经拼出了一角,接下来的速度快了许多,不一会儿,整张图拼成了大半,赵和看到除了舆图之外,还有另两个地方画了线,线旁还写了小字。

    小字标注的是时间。

    “这是何意?”赵和问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张图上应该有五根这样的线。”萧由一边拼一边道。

    “唔……我知道了。”俞龙这时也看明白过来。

    李果若有所思,赵和看了他一眼:“你看出来了?”

    “我不善看图。”李果憋出这五个字来。

    旁边的俞龙嘿然一笑:“他家就没有一个擅长看图的,若不是自幼生长在咸阳城,你给他副咸阳舆图他也能迷路给你看!”

    李果没有作声,想来是承认了。

    赵和哑然,他虽然还不太明白这副舆图上的含意,但也不至于拿着舆图还会迷路。

    “明白了,原来如此。”萧由终于将最后一张碎纸也拼上去了。

    虽然还缺了一些边角,但整张图基本可以看清,这是长安舆图,如同萧由此前所说,舆图之上还多了五根线。这五根线每根都出自一处不同的地方,然后共同汇聚于长乐宫前的御道这上。

    “这是五辅上朝图。”萧由缓缓道。

    “五辅上朝图……你是说,五位辅政大臣早朝之时经过的路线?那这时间,标注的就是他们出门的时间,还有经过每个关键路口的时间?”

    被萧由点破之后,赵和顿时明白,他睁圆了眼睛:“这些家伙,犬戎人与莽山贼勾结,他们想要刺杀五位辅政大臣,而御史大夫晁冲之,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不是他们第一个目标,五辅大臣之中,每日晁公最早出门,也最早抵达长乐宫。所以他今天遇刺,只是因为他太勤快了。”俞龙道。

    这些刺客是在五辅中随机寻找一位,晁冲之因为来得最早,所以成为了那个倒楣的家伙。

    但是,刺客们为何要刺杀五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