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中文网 > 帝国星穹 > 六八、好人太累

六八、好人太累

    虽然赵吉热情相邀,但是赵和还有自己的打算,他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你要去自己去就是。”

    赵吉有些发急,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了一声轻脆的声音:“假惺惺做甚?”

    赵和愣了一下,回头一看,街边不知何时站着两个人,再仔细打量,却是女扮男装的清河县主与侍剑。

    看到赵和望过来,清河县主微微一笑,迈步过来,柔声道:“你既然与自己朋友如此要好,又不住在京中了,为何不将自己的宅子让与他暂住?”

    她这话是对着赵吉说的,赵吉顿时面红耳赤,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好,阿吉,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家,我吩咐家里的人,让他们都听你使唤!”

    赵和原本是想要婉拒的,可是听到赵吉将家人交与他使唤,赵和心中一动。

    俞龙戚虎和李果都随大军出征,他身边再无可用的人手,赵吉的家仆,身手也都不弱,只要听他使唤,关键时候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再加上一个陈殇……唔,还有樊令,这都是他可以说得动的打手,然后有萧由为他出谋划策……

    想到这,赵和不再推辞,而是点头道:“行,我就不与你客气了。”

    赵吉大喜,连连拍着他的胳膊,亲热得不得了。旁边的清河县主微微笑了下,便带着侍剑又向前,看方向,她们是想去王夫子家。

    赵和与赵吉约定,过会就到他家去,然后小跑了几步,追上了清河县主。

    “县主是到王先生家去吗?”

    清河县主侧脸看着赵和,目光流转,眼波盈盈,然后笑道:“你追上来,是想和我说什么?”

    赵和犹豫了一下。

    “说起来,那日之事,我其实应当向你道歉,在那么多人面前骗了你,无论我本意如何,终究是利用了你。”清河剑眉微垂,然后向赵和拱手,象男人一般深揖了一下:“阿和,无论我本意如何,终究是利用了你,在此向你……道歉!”

    那,一边真心诚意地向清河也拱手作揖。

    他目光清澈,神态真诚,清和看了之后,抿嘴笑了一下:“其实我倒真希望……你是我的弟弟,可惜,我那弟弟没有这个福气。”

    赵和却是一笑:“向我这样活到这么大,也未必是什么福气。”

    这话说得苍凉,旁边侍剑听了眼中光芒闪动,险些就落泪下来,而清河更是垂首好一会儿,没有再说话。

    “对了对了,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县主。”赵和自家有些不好意思,便岔开话题:“我追上来也是为了此事。”

    “你说。”好一会儿,清河缓缓道。

    “是这样,县主如果方便,能劝王夫子让鹿鸣随你一起去乡下住段时日么?”赵和道。

    清河愣住了。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讶异地打量着赵和:“你这是何意?”

    “大将军出征之后,我担心京中会有什么变动,我只是一个少年,劝不动王夫子,但县主你是夫子的学生,请自家师妹去乡下园子小住,夫子应当不会拒绝,最好连鹿鸣娘亲都一起请去。”赵和诚恳地道:“便是县主你也可以借这机会,到外边去小住一段时间。”

    清河目光紧紧盯在赵和的身上,眼波变幻莫测。赵和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你脸上很好看。”清河说道。

    赵和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虽然清河年纪比他大,可也不过是十**岁的年纪,比他大不到哪里去,此时夸他好看,让他实在不知如何应对。

    清河自己笑了起来,笑声在风中,如同银铃轻响。

    “咳,我……唔,我与陈殇是好友,县主,我可不想被他拿剑追着砍。”窘迫了好一会儿,赵和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不过此话一出,他就知道不妥。

    果然,清河剑眉下垂,脸上的笑容变浅,然后收了起来。旁边的侍剑更是上来,气呼呼地道:“陈殇那个浮浪子,休要在我家县主面前提他的名字,听了就脏耳朵。”

    “我觉得……若是县主真觉得他不好,还是尽早对他说清楚,他这个人嘛,看上去是浑不吝,但若一但真心,那真是死心踏地,而到最后,受伤也越重。”

    赵和这句话让侍剑双眉倒竖,直接就要喝骂,还是被清河拦住,清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赵和。

    她身量高大,不逊男子,足足比赵和高出一个头。

    因此她微弯下腰,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赵和身上。

    “阿和。”她开口道。

    “嗯?”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是个好人?”清河问道。

    赵和愣了一下,他接触的人不多,不过似乎有好几个人都这样说过他了。在铜宫中,有位老先生便曾感叹,说他是个好孩子,长大后是个好人,而棺材铺子的平衷,也说过他是个好小子。

    “呃……这有什么干系?”他问道。

    “做好人是对的,但不要做太好的人,太好的人很累。”清河说到这里,嫣然一笑,然后站直身,快步向前:“小鹿鸣的事情你放心,就交给我了,你自去忙你的吧。”

    赵和停下脚步,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牛屎巷深处,心里疑惑不解,良久之后,才摇了摇头。

    这女人就爱说莫名其妙的话,难怪在铜宫中时,那些老人都说,在女人身边比呆在铜宫还要难熬。

    他收回心神,专注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

    他要找到那个与莽山贼和犬戎人勾结的家伙,他有个预感,那家伙也是温舒死的真正幕后黑手,那家伙对于温舒,对于江充,对于十五年前的星变之乱,知道的肯定比谁都多。

    那家伙肯定知道他的身世。

    翻身骑上马,经过牛屎巷口时,他看到樊令正在那对着一只狗笑,那只狗趴在地上直呜咽,显然知道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

    “樊令,樊大哥!”赵和叫了一声。

    “等会,拿着狗腿回去。”樊令瞄了他一眼,然后专心对狗笑了起来。

    “我说你给它个痛快不成吗,为何要在那吓唬它?”赵和不解地问道。

    “都说笑里藏刀,我要看看我的笑里能不能飞把刀子将它杀了。”樊令回道。

    赵和听了哈哈大笑:“樊大哥,你这样说,我以后可不敢叫你樊大哥了,怕别人以为我和你一样蠢。”

    “你本身就蠢。”樊令转过头叉着腰:“狗腿没了,你可以走啦!”

    “我哪蠢了,倒是你想要用笑里藏刀之术杀狗,狗杀不死,倒是能把人笑死……咦?”

    赵和笑着指了指那狗,然后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

    樊令摊开手,一脸得意:“瞧,给我笑里藏刀杀死了吧,说你蠢,你还不服?”

    赵和真心不服,可面对那只被樊令的笑吓死的狗,他不服又能怎样?

    “行了不废话,樊大哥,近日可能会寻你帮忙,你心里要有数。”他说道:“让大娘也小心些,我怕还会有除夕夜那样的乱子。”

    樊令撇了一下嘴:“还用你说?”

    他虽是个憨人,却并不傻,赵和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驾马离开。

    到了萧由家门前一打听,才知道昨夜萧由都没有回家住,这让赵和有些担心,不知道萧由今夜会不会回来,更不知道萧由在刺奸司是否发现了什么。

    他让萧家的仆役往刺奸司跑一趟,直到午后,萧家仆役才从刺奸司回来。原来他要见到萧由也极不容易,如今刺奸司业已进入戒备状态,据他带来的萧由之话,正是担忧大军出动后咸阳城中有所不靖,所以刺奸司上下才这么紧张。

    不过虽是戒备,还是许人回家,所以到傍晚的时候,萧由会回家中,让赵和在他家里等着。

    赵和在等待之时,便在翻阅那本《罗织经》。

    他觉得,或许这本被视为歪门邪道的书籍,在这个特殊时刻,会派上一点用场。

    傍晚时分,萧由终于回来了。

    “我在家不能呆太久,马上还得回刺奸司去,如今又有事情。”一见赵和,萧由匆匆地道:“让人准备好面饼,咱们边吃边谈。”

    “那些犬戎人招供了么?”赵和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招供了,他们来此就是想要刺杀大秦五辅,扰乱咸阳政局,好发兵入寇。”萧由看了赵和一眼:“他们说那个将他们引入咸阳并与莽山贼勾结的人,自称江充。”

    赵和呼吸短促地停了一下,眼睛顿时瞪得溜圆。

    他猜想的不错,犬戎人的口供若是真的,他真可以从那只幕后黑后处知道自己身世之谜。

    “还有呢,他们有没有说如何找得到江充?”

    “没有,一向是江充来找他们,哦,华宣便是那个江充带来的,只不过华宣与他们首领密谋之时你们赶到,他们认为华宣是官府的探子人,便将其他了。”萧由苦笑道:“刺奸司现在又忙起来,原因便在此,一个是自称江充之人没有找到,还有一个是他们的首领逃脱了。”

    说到这,他声音微微压低:“虽然从口供里得知,只走脱了两三人,可若找不出来,终究是个隐患!”